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六章 关乎命运

  苏宸揣好了秘籍,按原路快步折返,回到城内家中,看到灵儿已经做好了饭菜,对她说道:“灵儿,过来。”
  “苏宸哥哥,什么事?”
  苏宸郑重其事道:“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关乎我们未来的命运走向。”
  杨灵儿闻言,站在他的面前,有些小紧张。
  “怎么了……”杨灵儿不知要发生什么事,连命运都扯上了。
  苏宸掏出两本秘籍,把那个封面写着“灵燕拳”的薄本册子交给她,说道:“这是从那个樊老丐手里换来的武功秘籍,咱俩一人一册,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习武,成为武林中人了。”
  “武林中人?是要住进山林子吗?”杨灵儿不解问。
  “这……当然不是,武林,是一个组织,习武之人所处的群体,称为武林。当然,现下大家都习惯称呼它绿林,差不多概念。”
  杨灵儿倒是听过“绿林”的词儿,好像一些大豪杰,还有大盗匪,都自称绿林人士。
  “只有我们学了武,才有自保能力,谁再来咱们家捣乱,咱们兄妹联手,打他们一个屁滚尿流!”苏宸提出自己的习武理想。
  杨灵儿点头,虽然知道打架是不对的,但是,为保护自己亲人和家里贵重物品,她也觉得很应该还击。
  “好,我听苏宸哥哥的,你练我也练!”
  苏宸叹道:“只可惜,光有秘籍,都是空架子,套路,缺少名师在旁指点,所以练武起来,会有困难,如果发现身体不适,一定要说出来,不可强行去练,知道吗?”
  他也担心练错了,再来个走火入魔之类的,反而伤害身体了。
  不过,先从套路和招式练起,不至于走火入魔吧,那都是在高手身上才会发生的。
  苏宸现在只是还没入门的超低手。
  “拿着,这是灵燕拳谱!”苏宸递给了杨灵儿那本小册子,让她自己好好保管,以后没事就勤加练习。
  杨灵儿点头,心想既然是哥哥交待,自己一定要下苦功夫练会,不能让他失望了。
  估计连她自己都想不到,日后南唐一代传奇女侠就此诞生了。
  至于苏宸,哎,不提也罢。
  这对干兄妹一起吃过了早饭,苏宸又熬制了几种药汤,放入了瓶子里,然后拎着医箱,去了知府衙门。
  昨晚手术虽然顺利,但是姚捕快能否生还,还要看伤口和内脏是否会感染,一旦感染,基本没救,人还是会丧命。
  可以说,这个赌,苏宸还没有真正赢,剩下的,有很大运气的成分。
  当苏宸来到衙门的门口,通报了姓名,衙役听说他就是苏宸小神医,立即放行,引入了衙门院内。
  在衙门当差的人,都已经陆续上衙了,院子内有几个捕快还在议论,都在讲着昨晚苏宸破腹救人的事儿。
  有昨晚执勤的衙役,虽然没有亲眼见到手术过程,但是为了凸显昨晚在这里值班当差的光荣,大肆渲染一番,就仿佛自己亲自在身边经历过。
  什么刨开肚子,割掉肾脏,缝合肚皮,听得有人不住用手握着自己的肚子,脸色发白。
  “苏小神医来了。”
  厉捕头看到了苏宸,微微点头,抱拳一礼,表示一种敬重之情。
  苏宸轻笑点头,也还了一礼:“厉捕头!”
  这个厉万征,跟姚远,是知府衙门的两大捕头,据说武艺比姚捕头还厉害一些,道上有个诨号:“旋风刀”,指的是此人擅长使一套刀法,当捕头之前,在唐国绿林有点小名气。
  其它捕快见到苏宸,有人下意识退了半步,还没从破腹开刀的渲染中,恢复神色。
  “我先进去看看姚捕快的情况,等会出来再叙!”
  “苏小神医请便!”
  苏宸因为这一个破腹手术,在衙门圈内,得了一个“小神医”的美名,他现在很担心,一旦姚远捕头感染死亡,他会不会被当成庸医打死在这里以泄恨。
  毕竟给大家带来希望,然后又失望,很容易诱发怒火,无处宣泄,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因此,苏宸格外上心,这不仅关乎自己的名誉,还特么……关乎自家生命安全了。
  走入房内,苏宸开始仔细检查,这姚远的脸色仍有些苍白病态,但是明细比昨晚好转许多。
  姚捕头的嘴角的淤青感消失,身上体温也不再发凉,呼吸和脉搏俱都正常,最主要是没有发高烧,让苏宸放心不少。
  “小神医,我夫君怎么样了?”姚远浑家张氏正从外面端水进来,看到苏宸后,带着紧张神色地询问。
  “术后恢复还可以,我今天带来了一种消炎药,对他体内消炎会有大帮助。”
  张氏虽听不懂“消炎”的词意儿,但是,却能明白几分苏宸的大意,顿时宽心一些。
  苏宸当下拿出了他早晨新熬制的鱼腥草药汤,这是按照后世的中药鱼腥草颗粒冲剂来调配,主要成分有鱼腥草,黄岑,板蓝根,金银花,连翘等药草,可主治肺炎、肺脓肿、泌尿系感染、痢疾、肾炎、中耳炎等,正好适合姚捕快的伤病情况。
  用药壶导流给姚捕头灌入了鱼腥草药汤,而腰部皮肤伤口缝合处,用高度酒擦拭消毒杀菌,这些术后护理,都能够提高病人的存活率。
  当苏宸走出房间时,看到一个高挑的青衣女子伫立在衙门庭院内,格外显眼,穿着一件绫罗长裙,外青内白,里面是素白衫子,青白相间,更衬托出少女的天生丽质,腰间只系着一条细细丝带,没有过多华丽佩饰,却显得袅袅娜娜,素雅俊美。
  “彭姑娘!”苏宸喊了一声,客气打招呼。
  彭箐箐站在那里正跟厉捕头说话,被人喊了一声,刹那回头转眸,盈盈一笑间,倒是更增了丽色。
  “苏宸,你来的挺早呀!”彭箐箐笑着说。
  “医者父母心,姚捕头是我的病人,当然要格外上心才是。”苏宸说出了这一句,心中畅快,觉得自己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
  “看你小身板,昨晚累坏了吧,回去休息的如何?”彭箐箐随口问道。
  什么叫小身板?能不能别一见面,就乱讲大实话地打击人。
  苏宸心下嘀咕,抬头挺胸道:“无妨,不论多累多辛苦,也不会减少我对治病救人的热枕和决心,否则,怎么对得起‘医德’二字!”
  周围捕快闻言后,有所触动,全都钦佩赞叹点头。
  “呵呵……”彭箐箐不知为何,看着一本正经的苏宸,就发自内心地觉得有些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