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章 莫欺少年穷

  中午时辰还未到,苏宸的糖葫芦全都卖光了,最后一个客户貌不惊人,却是一次性买走了二十串,出手之阔,令苏宸笑逐颜开。
  “苏宸哥哥,怎么有人一下子买走那么多串,吃的完吗?”
  “管他呢,可能家里孩子多吧!”苏宸笑了笑,一上午卖了接近六十串,一个时辰售罄,心情大好,这样可以放心去找赵老四收购山里红了。
  二人回家途中,绕路到了梳儿巷,苏宸找到赵老四,把他带出来的一麻袋山里红,大约五十斤都买走了。
  当临近祖宅的时候,二人看到一顶四撑轿子停在他家门口,周围站着几个家丁仆人。
  苏宸走到门口问道:“你们找谁?”
  “你是苏宸吗?”一位穿戴像是大府宅院管事装扮的人询问。
  “对,我就是苏宸!”
  “家主,人回来了。”这人朝着轿子拱手客气禀告。
  轿子内有人咳嗽了两声,然后掀了帘子走出来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一身帽衫的装扮,头戴方形乌纱黑帽,穿着青褐色皂罗衫,腰系玉带,宽衣大袖,手里拿着一根檀木拐杖,看了苏宸一眼,说道:“进去说吧,老夫跟你聊一聊!”
  苏宸看着这个老者面孔,似乎有点印象,在“苏宸”的记忆中搜寻了一下,忽地恍然醒悟:这不是白家老爷子白奉先嘛!
  苏家宅子的前堂也很宽阔,曾经作为草药堂,诊断和抓药,都曾在前堂进行,如今更显得空荡。
  白老爷子走过了前堂,穿过月亮门,来到了天井小院内,看着院角的一处葱郁的修竹,感慨说:“当年这一簇竹子栽种的时候,我还在场,是你祖父种下的,当时苏家的保和堂,在润州那是首屈一指,尤其是江东那一次瘟疫流行,幸亏你们苏家人依靠古方治疗百姓,才能够保住润州大部分患病百姓,阻止了瘟疫蔓延,也正因为此,你父亲得以被朝廷破格任用,调去金陵做了御医。”
  苏宸静静听着,这些陈年旧事,他是没有什么印象了。
  不过,苏宸心中也在纳罕: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老爷子,今日破天荒到我家里作甚来了?
  白老爷子触景思人,又说道:“你爷爷苏开岩与我是故交老友,加上你父亲曾为我白家治过几次疑难杂症,所以,当年双方才许下了你和素素的婚约。”
  苏宸心下恍然:原来这老头是为了她孙女的婚事而来,不出所料,应该是听闻自己的一些纨绔名声和斑斑劣迹,过来说出一些我配不上白素素的话,然后迫我交出婚书,退了这门婚事。
  如果对方提出退婚,苏宸就打算说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豪言壮语,过过嘴瘾,然后,再让对方拿出五百贯钱作为自己精神损失费!
  这样一来,便可从此两清,自己也能顺便还上曹家欠款。
  跟白家没有关系后,苏宸可以发展自己的生意,攒足了盘查和资金,过两年有门道了,再找机会北渡入宋地,带着钱财去投奔赵宋才有前途。
  “白爷爷,既然您跟我祖父和父亲,都是累世至交,咱们也就摊开窗有话直说就行,我自己知道自家事,外面盛传我为纨绔子弟,声名狼藉,的确有些配不上素素……”
  白老爷子闻言,带着几分欣赏眼光点点头,有自知之明的人,这人品应该差不到哪去!
  苏宸见老爷子点头,似乎认同他的说法,于是继续说道:“苏家衰败,我苏宸也不再是什么富家子弟,官宦人家,只不过一个穷秀才而已,如今又有债务缠身,的确也到了山穷水尽地步,白爷爷,您若有事相告,尽管直言不讳……”
  他在不断暗示,自己已经做好退婚的心里准备了,并且有债务缠身,山穷水尽,如果白家想要退婚,总得表示一下吧!
  若如此一来,一方可顺利退了婚约,择良婿再嫁;而苏宸这边也能堵上债务窟窿,毕竟是前世身“苏宸”欠下的,就用他的未婚夫身份解除,换取酬金,也算一个因果了结。
  白老爷子见苏宸如此诚恳,坦言了他自己的各种缺点,看来浪子回头的心思是坚定的,他心中的担忧也减弱了几分,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行得通。
  “既然苏宸你如此相言以诚,老夫作为长辈,也就实话实说了,以前你确有纨绔之名,形骸浪荡,令人担忧,但人在年少时,哪有不轻狂?听说你前几日还当众立下誓言,打算重新审视自己,励志前行,痛改前非,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老夫听完之后,唯一的担忧也消减不少!”
  苏宸听完之后,愈发觉得这思路不对劲儿,跟自己预期不大一样啊!
  退婚前,不是要先痛批一下他的恶劣行径,然后理所当然地提出解除婚约吗?
  怎么白老爷子说起了他这几年中唯一的优点来?
  白老爷子看到苏宸吃惊,觉得他被自己理解他的言论感化,继续道:“你今年有十八岁了,素素过了年也十七了,你们的婚事嘛……”
  “主题来了!”苏宸暗暗心想,目光盯向老爷子,千呼万唤始出来,只等对方说出“解除”二字,自己顺口讨要五百贯损失费,还有那句——莫欺少年穷!
  “婚事嘛,也该抓紧了!”白老爷子说的不疾不徐。
  “抓紧?对,抓紧解…..”苏宸接着开口了,但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抓紧结了吧!今年中秋就完婚。”
  “完婚?”苏宸惊呆住。
  白老爷子转了口气道:“但是,你要入赘我白家,做我白家的上门女婿,以后你和素素生的孩子,要跟着白家姓。当然,如果生的娃子多,也可以挑出一个男丁姓苏,延续你们苏家的香火!”
  “喔—靠—”苏宸听完之后,如同被雷劈中了。
  我没有听错吧!
  “解”字变成“结”字了?读音差不多,意思刚好相反!
  这白老头,不是来退婚的,而是来催婚的!
  让苏宸成为上门女婿,迎娶白富美,再继承亿万家产……
  “白爷爷,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了什么误会呀!”苏宸感觉两人有信息差儿,中间绝对出现了问题。
  白老爷子一摆手,不再计较的神态道:“以前的确有些误会和误解,但已经解开,都过去了,无须再提。”
  “不,白爷爷你应该并没有对我有个全新的认识,还不够了解!其实,我败家,我可耻,我好赌,我还贪色,经常流连青楼之地,毫无文人风骨,辜负了列祖列宗的栽培,辜负了朝廷对我的期望……”
  白老爷子抓住他的胳膊,赞叹:“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能这般悔悟,爷爷相信你发自内心的。”
  “……”苏宸呲牙,这特么的咋还解释不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