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一章 事后风波

  夜色苍茫,月光如水,洒在庭院的青砖地面上,泛着白霜般的冷芒。
  彭泽良等人还在衙门院子里等候,一些捕快的亲属家人已经得知自家儿郎受伤消息,纷纷赶过来探伤,顺便要带伤者回家疗养。
  姚捕快的家属和杨栋的老爹,听说自家的人内脏受伤,恐怕难以医救,都嚎啕大哭起来。
  此时,曹修元还不忘偷偷煽风点火,私下对姚家的老母孔氏和姚远妻子张氏挑唆,说姚远已经无救了,但是有个叫苏宸的毛头小子,纨绔子弟,一心贪财,竟然拿姚远的尸体开刀,破坏五脏六腑,说是在救人,实在是胡闹,在祸害你家人的身子,不让他留全尸!
  姚家人闻言,都纷纷上前,哭着跪在地上,给知府彭泽良磕头。
  “知府老爷,姚远他因公殉职,已经够惨了,求知府大人下令,不要让里面的庸医小儿,再伤害我儿的身子,留个全尸入殓……”
  不少捕快的家人听着姚家老婆子孔氏哭的如此凄然,都跟着抹泪,虽不知具体原由,但也纷纷过来跪求。
  “这……”
  彭泽良十分无语,弄得他心烦气乱,冷眼瞪了曹修元一眼。
  “诸位乡亲,苏宸在里面医救,绝非在胡闹,在等片刻,或许姚捕头还有救!”彭泽良出言相劝。
  “连两位知名郎中都束手无策,他一个少年纨绔,能有什么法子……”
  “是啊,他不可能懂救人的。”
  彭泽良见劝不动,使了颜色,便让吏书稳着局面;他则抽身到门前,来回踱步走动,焦急等待里面的消息。
  “吱呀——”房门忽地开启,打破了院子内的混乱局面。
  这一声开门声,顿时吸引住了院子内苦心等候的人,目光一瞬间,全都抬头望了过去。
  “苏宸,医救怎么样了?”知府彭大人靠前,所以先一步开口。
  苏宸已经身心俱疲,背后衣衫都是冷汗,好在手术进行的比较顺利。
  “回知府大人,姚捕头肾脏破裂了一块,被我割下,破腹手术很成功,只要挺过了今晚,就能撑过危险期,活过来了。”
  “没成功不要紧,尽力就好…….”彭泽良先入为主,还以为没有成功,在替他找说辞,但是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什么,忙改口道:“什么,破腹手术成功,姚远获救了?”
  “嗯,内伤医救了,还要看后面内脏伤口是否有感染,危险期还没用过,但是生存希望很大了,撑过一晚,明日若能苏醒,就能一点点恢复了。”苏宸认真回答道。
  彭泽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这个苏宸真的懂破腹手术,而且还成功了。
  不论是他,就连院子内的官吏捕快,外来家属,刘神医,曹修元等人,都听得真切,惊诧着表情看着他。
  此刻,彭箐箐也走出来,停在门口,忽然捂着嘴,干呕一下,侧身就跑向院子的角落去吐了。
  彭泽良看到这一幕,神色一紧,目光不善盯向苏宸,神色极为复杂,甚至带着几分怒气!
  女儿干呕,到一边吐去了!
  他们以前……难道在一起相处过?
  但也不该这么快啊,起码要两个月之前?
  彭泽良心情复杂,一时间,陷入胡思乱想的脑洞中,还没有回过神。
  百味堂的刘思景郎中快步走上来,十分惊讶地问:“破腹开刀术,真的医救成功了?”
  苏宸对这位刘神医,倒是没有反感,点头道:“顺利完成,算是成功了。”
  “这,这如何可能!”刘思景一脸惊诧茫然,他从医三四十载,从未听过,也未见过。
  他身体向前冲,就想着进去看看情况,却被苏宸伸手拦下来。
  “病人身体虚弱,暂时还需要恢复,而且不能进细菌,所以,只能在外面等候,至少半个时辰后再进去。”
  “细菌,何为细菌?”刘神医有些发懵,不懂细菌是什么意思。
  苏宸来不及解释,姚家的人就冲了过来。
  “我的儿啊,你死得好惨呐——”姚远的老娘直接大哭起来,听得人心烦意乱。
  苏宸大声喝道:“谁说人死了?姚捕快已经被救了,明天就能活过来,老人家,你不必哭了!”
  “活过来?难道,我儿没有死吗?”
  “本来是要死,但是被我进行了破腹手术,已经救活,明天就能好了。”苏宸给这些平民百姓解释不通,所以就简单说出结果,先安抚住人心和情绪。
  曹修元在后听到之后,脸色一变,完全不能相信,喝道:“他在狡辩,姚捕快肯定死了,他不让大伙进去,就是心虚,是他害死了姚捕快!”
  “姓曹的,你还在这含血喷人呢,真是把你们曹家的医德和脸面都给败光了,这姚捕快是被你判定必死无疑了,如果明天他醒过来,并且一步步好转,你就彻底输了!”苏宸看着曹修元冷笑连连。
  “这不可能,我要进去探望姚捕快!”曹修元还在挑拨闹事。
  苏宸不让进人,说道:“现在还不行,半个时辰之后,才可以!”
  曹修元怒道:“你不让进,就是做贼心虚!”
  苏宸脸上露出寒意,大声一喝:“若是你现在闯入,就是要害死姚捕快,曹修元,你可够心思歹毒的了。”
  “苏宸小儿,你这是在……”曹修元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后脖领子被人拎住,任何整个人被提起来。
  “谁谁……要干什么……”曹修元紧张起来,身体在挣扎。
  彭箐箐站在他背后,冷喝道:“你这庸医,一直在这里聒噪,救人不见真本事,事后捣乱倒是积极,张口就来,搬弄是非,给本姑娘趁早滚蛋!”
  她自幼习武,身材高挑,按后世的身高尺寸,有一米七的个头儿,这曹修元只有一米六左右,被彭箐箐一手拎着后衣领子,直接给扔到一边去了,摔个四仰八叉,惨痛连连。
  “你这个黄毛……”曹修元骂到一半,忽然才想起,此女是知府千金,这里是知府衙门,可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彭泽良看到这一幕,脸都黑了,真不该让女儿习武啊,这哪里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此刻,院内的人,都被彭箐箐给镇住了。
  彭箐箐却只拍了拍手,刚才吐过之后,脸色已经恢复一些,在月光下,更显得白皙。
  “手术呢,很成功,本姑娘亲自配合苏宸来做的,可以作证,没有出现问题,姚捕头被救治了,眼下需要休息恢复,过半个时辰,可以挑选几个人,进去探望一下。”
  彭箐箐说的有理有据,基本都是苏宸说过的内容,总结了一下,这时候因为身份高贵,说完之后,反而无人敢反驳了。
  知府彭大人干咳一下,事已至此,只能借坡下驴道:“就按箐箐和苏宸说的,其他人暂时不要进房了,等半个时辰后,不放心者,再挑选几个人进去瞧瞧,接下来的救治,就全靠苏宸了。”
  姚家的老娘和亲属听到姚远还有救,这时也不哭闹了,向苏宸行礼道谢后,就在一旁焦急等待。
  苏宸请两名捕快站在门口把守,禁止外人进入,这才松口气,然后在院内的一个青石台阶处,他倚靠坐下来,望着明月当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