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四十二章 亲自下厨

  苏宸留下了彭箐箐在家吃晚饭,并且准备亲自下厨,做几样女孩子喜欢吃的菜品。
  其实在唐宋之际,烹饪技法已然变化多端,有炸、炒、炙、煮、蒸、烤、煎、煨、熬、烧、焙、撺等二三十种之多了。
  目前唐国常用的佐料,也有了花椒、胡椒、八角、小茴香、孜然、生姜、蒜、葱、麻油、椒油、芥辣、醋、酱等等几十种。
  皇宫勋贵,豪族巨贾家里,菜肴烹饪那都是有讲究的,甚至润州城的几个大酒楼也是各有一些拿手菜。
  苏宸没有上过蓝翔烹饪学校,可不懂那么多厨师技巧,如果讲究做一个菜的精细,他肯定不如大酒楼的厨子,所以,他只能想一些后世大众流行,相对简单,但是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的菜品。
  比如麻辣烫,什锦锅子,过桥米线…….
  说干就干,苏宸自己外出卖菜,留下灵儿在家,向彭箐箐请教拳法习练的问题,让她指点一番,还是能够受益匪浅的。
  半个时辰后,苏宸带了不少鸡鸭羊鹿肉和青菜回来,让灵儿过来帮忙摘菜清洗,他则开始切肉和备料。
  彭箐箐则趁着这个机会,溜进了苏宸的书房……
  下午时白素素也曾交待过她,若是在苏宸家里逗留时间长,想办法去他书房内,看看他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写些什么字。
  男人的书房,女人的香闺,那都是有秘密的地方。
  最能看得出这个人,是什么样子的人!
  一个时辰之后,黄昏来临,苏宸终于做好了四个菜:黄焖鸡,什锦锅子,麻辣烫,锅包肉!
  这几种菜品,苏宸去酒楼没有发现类似做法,并不复杂,只是南唐人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应该可以让彭箐箐眼前一亮。
  “饭菜做好,彭姑娘,可以用膳了。”苏宸从厨房走出,来到天井小院内,没有发现彭箐箐的身影。
  片刻后,在书房内发现了彭箐箐,她能拿着“隋唐演义”手稿看得津津有味。
  别看彭箐箐平时对四书五经和诗词歌赋不上心,但是对传奇志怪小说,倒是很喜欢看。
  不过才子佳人老掉牙的短篇话本,她早就听腻歪了,而且那种穷书生与大家闺秀的故事,也不符合她的审美和价值取向,不喜欢看。
  唯独一些志怪传奇和游侠话本,倒是很感兴趣,只可惜,市面上流传太少了。
  印刷术还不发达,纸张也贵,一些经史子集印刷尚且费劲,能够在截面上流通话本册子就更少了。
  苏宸这两日写了第四回、第五回,结合褚人获和田老师的版本,修整润笔之后,剧情更加紧凑,秦琼落难卖黄骠马,王伯当李密出场,然后去二贤庄见单雄信的剧情。
  彭箐箐读下来,很有味道,这些绿林豪杰,交情深厚,轻生死,重然诺,此类群雄故事对她吸引力很大。
  “彭姑娘!”苏宸走进书房轻唤了一声。
  彭箐箐惊愕一下,放下了话本书稿,问道:“这话本…...竟是你写的?”
  苏宸尴尬一笑,点头道:“姑娘听过了?”
  彭箐箐眸光盯着苏宸,说道:“前两日街头有人在议论,范楼的说书先生讲了新的隋唐故事,我有些好奇,还过去听了一场,的确精彩。近日来那酒楼场场爆满,座无虚席,都在等它后续的故事……”
  苏宸轻笑道:“闲来无事,写着玩的,过来用膳吧。”
  “好!边吃边聊。你要跟我讲一讲,后面的故事。”彭箐箐提出要求。
  “那倚天呢?”
  “嗯,也听!”彭箐箐同样对张翠山和殷素素的解决也很感兴趣,说道:“不如你吃饭时候讲隋唐,饭后给我讲倚天吧。”
  “我……好!”苏宸埋怨的话到嘴边,又压下去了。这个小姑奶得伺候好啊,且不说她救过自己两次,后面还不知需要她帮忙多少次呢,所以,该付出的时候,他也得付出。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书房,来到后堂的主房内,乖巧的灵儿已经把饭菜都摆放上桌了。
  “咦,这都是什么菜呀?”
  彭箐箐乃知府千金,不说顿顿吃山珍海味吧,但也绝对伙食过硬,没事还去白家酒楼找白素素,蹭吃蹭喝,百润楼大厨的菜系,她几乎都吃遍了。但桌上的这几样,她真的没有见到过。
  苏宸见她一脸惊讶表情,心中暗喜,指着最大的砂锅介绍道:“这个是什锦锅子,一种大杂烩的炖菜,但是每一步都很有讲究,里面的有鸡肉,猪腰子,白菜,鸡蛋,菠菜,羔羊肉,鱼肉,生菜等等…..”
  “这个砂锅内,是黄焖鸡,汤料都是用秘方特制的,跟目前炖鸡方法绝不相同。”
  “剩下两个,一个锅包肉,一个是麻辣烫……”
  彭箐箐坐在凳子上,眼神发亮,露出惊奇表情。
  三人开始动筷,彭箐箐迫不及待每一样都品尝一口,果然味道各不相同,而且的确从没吃过。
  “嗯,不错,很好吃!”彭箐箐大朵快颐地吃了起来。
  杨灵儿吃了菜后,小脸上挂满欢喜,也频频称赞,但心中好奇,什么时候苏宸哥哥会这种做菜的手艺了?
  “苏宸,那秦琼离开二贤庄,回去济南府了吗?”
  苏宸摇头道:“并没有,他在途中又遇到了麻烦……”
  彭箐箐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听着苏宸边吃边讲书,这一顿饭,吃了半个多时辰才结束。
  一轮明月挂在寂静的夜空,月光皎洁,洒在宁静的小院内,如同披上一片清辉。
  修竹葱郁静谧,盆栽花蕊散着芬芳,小院里隐隐已有蝉鸣声,使得小院的世界,安宁中带着一丝盎然生趣。
  彭箐箐吃得很饱,依靠在苏宸平时躺的竹椅,喝着茶,赏着月,耳边听着精彩的武侠故事,十分惬意。
  苏宸已经把倚天讲到了张无忌修炼九阳神功了,但彭箐箐还没有丝毫回家睡觉的意思,她不会是要在这住了吧?
  “那个,彭姑娘,夜很深了,你不回家去,令尊大人不担心吗?”
  彭箐箐嬉笑道:“我爹啊,要担心也是担心我惹出事,揍了城内哪家权贵的衙内阔少。”
  苏宸闻言点头,他也想明白过来,以彭箐箐的武艺和身份,在润州城内,倒是可以横着走了。
  谁惹到她,算谁倒霉了!
  “你快点讲吧,我就这样听着,如果听得太晚,我就住在你宅里,跟灵儿睡。”彭箐箐性格豪爽,一点也不见外,而且对乖巧可爱的灵儿,也很是喜欢,都是她打算住下的原因。
  苏宸无奈点头,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那张无忌学了九阳神功之后,又摔下了山崖,跌断了腿…..”
  彭箐箐一脸嫌弃:“他怎么这么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