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四章 设法挽留

  苏宸见老乞丐要走人,怎么肯轻易放过,虽然不知这个人的功夫深浅,但是能够用石子隔空打穴,这也不是一般人做到的。
  至少苏宸在润州城认识的人里,还没有谁有此本事,如何不让他动心?
  “前辈且慢!”
  老乞丐错愕问:“小娃子,你还有何事?”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老前辈今日救了我和灵儿两条命,岂是半只鸡能够偿还的?晚辈打算这里事了,邀请前辈回到家中,好菜好酒招待一番,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苏宸把相声里最经典的一段《报菜名》给直接说出来了。
  幸亏在大学期间一次迎新晚会上,苏宸讲过一段相声,当时练习嘴功,背了不知多少遍这一段内容,想不到此时还能顺口用上。
  老叫花子本想洒脱走掉,但是听到这些菜名,直接嘴角流着口水,眼神冒着精光,扭身就回来了。
  “这些,你家里都有?”
  “射雕没骗人啊!”苏宸心中对金老爷子更加佩服了。
  苏宸点头,理所当然道:“那是自然,实不相瞒,在下虽然看起来像读书人,文质彬彬的,但曾经真的做过一段时间厨子,人称‘厨神小郎君’,就是外人赠予我的绰号,这些菜,我都会做……”
  他是硬着头皮,信口开河了。
  有人说,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留着他的胃,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这个男人……并非苏宸所好!
  但是他一身武艺,却让苏宸有些敬仰羡慕,很是眼馋。
  苏宸现在就想学习黄蓉,能够骗住老丐,传授一些武功给他!
  他要求也不多,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教一教就可以,其它并不奢求。
  老叫花子闻言,先是眼前一亮,但随后又摇头:“可惜,可惜啊!”
  “怎么了?”苏宸不解问。
  “老朽有要事在身,受人所托,要赶往江州一段时间,去那里参加一个英雄大会!”
  “英雄大会?”苏宸目瞪口呆,心中火热,难道类似神雕里郭大侠举办那种吗?
  老乞丐解释道:“如今北方大宋不断攻击咱唐国,几年前,吞并了江北十三州,淮南大片土地全都沦陷了,唐国境内还是有一些有识之士,在准备联合起来抗衡宋国的入侵,保家卫国!驻守江州的林仁肇将军,身为奉化节度使,在那里广发英雄帖,唐国内一些绿林豪杰受邀,纷纷前往江州,在那里举办英雄大会,商议合力抗拒北面宋军入侵的事!”
  这个事情已经在绿林传开,所以,老乞丐并没有隐瞒,说给了苏宸。
  要不是身有巨债,无法一走了之,苏宸都想跟他过去江州瞧瞧热闹了。
  “何日启程?”
  “明天一早在金陵渡登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走水路,今晚呢,也有一些事要跟润州的朋友交代,可能无暇登门做客了,只有待日后回来,再尝尝小哥手艺。”老乞丐说完,脸上浮现了馋相。
  苏宸暗叹,能让这个老吃货,放弃这些美味佳肴,赶去参加什么英雄大会,可见这个人,并非他自己说得那样胆小怕事,油腻无担当,心中还是有一股正气的。
  “既然前辈有要事在身,晚辈也不便多留,明日前辈登船之前,晚辈亲自过去相送,另外赠送一坛上等佳酿如何?”
  “你有好酒?”老乞丐闻言,双眼冒光了。
  原来对酒的嗜好,更超过那些美味菜肴,这是苏宸失算的地方。
  苏宸从腰间口袋内,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里面是他昨晚蒸馏出的高度酒,被他当做医用酒精,虽然不如后世那么纯,但可达到了六十度数以上。
  他扒开了瓷瓶塞子,顿时一股浓烈的酒气飘出来。
  “好醇烈的酒气!”老乞丐一把夺了过去,闻了闻,然后直接倒了一口进嘴。
  “啊,很烈啊,过瘾的好酒,你家里有多少这种酒?”
  “这个,并不适合饮用,只是高度浓缩的酒,被我当作医用消毒使用。真正的好酒,比它度数略低,但是更加香醇可口,味道也有好几种,比如竹叶青,寒潭香、秋露白、女儿红,二锅头…..”
  老乞丐一脸谄媚,双手合十,直接高于头顶,恳求道:“小兄弟,若是能够弄来一坛,老叫花子管你叫大哥都行。”
  苏宸看着这个做人原则不高的老乞丐,说道:“晚辈赠予老前辈一坛,以报答今日救命之情,也是应当。”
  “那太好了。”
  “现在嘛,请前辈帮忙,我要救治一下那些捕快,然后把这两个人绑起来,明日一早再去码头给老前辈送酒。”
  老乞丐点头,答应下来,也不着急马上走了。
  苏宸担心这两个亡命之徒穴位缓解,所以让老叫花子在旁坐镇,他胆子才大一些,从框内拿出绳子,先把二人放倒在地给绑结实了。
  这‘黑命索’张栾和‘青眼豹”蔡彪虽然把苏宸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不敢口吐狂言,生怕他反悔,一刀一个给宰了。
  二人想法也简单,就是留着命在,哪怕进了牢房,未必没有逃狱的可能。
  此时激怒别人下死手,反而十分不智。
  苏宸绑好之后,来到那些捕快受伤哀嚎的地方,盘点了一下捕快伤亡情况。有两个人已经致命,断气了好一会,应该在打斗中,就当场被砍杀死了。
  其余五人,除了一个人身上刀伤较轻,有脑震荡昏迷外;包括捕头在内的其余四人,都是重伤,尤其是那个捕头,后腰被重击,导致里面肾脏可能出现破裂。
  “很棘手!”苏宸从老乞丐手里拿回小瓷瓶,用自己调配的医用酒精在伤口上倒了一点,进行杀菌消毒,防止感染恶化,一旦发炎,死亡率非常大。
  老乞丐在旁也没有帮忙,只是安静看着,他对于捕快也没有多大好感,因为这些皂吏官差,在各地形象也不好,欺软怕硬,霸凌弱小,或是帮助那些富人欺负平民,都是常有的事。
  而老乞丐流浪江湖五十载,走南闯北,在街头巷尾憋宝行走,什么事没见过,所以,对这种衙门当差的,并不多友善。
  不过,苏宸救人的手法,还有这份热心肠,倒是让老乞丐微微点头,心中认可。
  苏宸先消毒,然后用布带进行简单包扎,免得伤口继续流血,等衙门的人来这里救援,可能都流血过多死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