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四章 话本合作

  苏宸打了几种酒水,出了酒楼在门口角落耐心等待,果然在不久后,那说书人带着他的孙子就离开了酒楼。
  “老人家,且慢走,我有几句话要说!”苏宸走上前去。
  “你是?”说书人愕然转过身,有些惊诧。
  苏宸说道:“方才在范家酒楼,听了阁下的说书,有些想法,打算彼此聊一下。”
  张老头见他衣着书生打扮,举止得体,有些学问的样子,不敢怠慢,拱手道:“公子客气了,老可姓张,叫张大川,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苏宸道:“请问阁下,可还有新的话本故事?”
  张老头摇着头,汗颜道:“说来惭愧,老头子所知的话本有限,能讲的都讲完了,反复循环讲了几遍,但效果不佳,打算说到月底,就离开润州南下了。”
  苏宸心想那正好,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更容易促成合作。
  “老先生,咱们边走边聊。”
  “那好!”张老头见这公子知书达理的样子,也不像纨绔子弟,遂放松了戒备,拉着孙子跟着苏宸走在街道上,继续向北前行。
  “我呢,平时爱听说书,自己也喜欢写一下传奇故事,志怪小说,可以作为话本,供老先生来说书!”
  “你会写话本?”张老头感到吃惊意外。
  因为自魏晋隋唐数百年下来,诗词歌赋流传不少,但是传奇话本却不多,一来是许多文人墨客觉得话本乃是粗鄙文字,写的人很少,是给乡野村汉,没文化之人看的、听的,登不上大雅之堂,比曲词还不如。
  二来,写诗词已经有了思维定式和规矩,五言七律,曲牌填词,都是形成了成熟的体系。传奇小说这些,暂时还不成章法,加上隋唐朝廷对志怪神鬼的言论管控,所以传奇小说发展还是缓慢的。
  别说张老头接触的少,就是上流社会的人,能够接触到的小说话本也不多,市面流通和传颂的本来就甚少。
  苏宸点头道:“是的,我比较偏好这口,所以就写了些。”
  张大川闻言之后眼神发亮,似乎猜到了对方来意,说道:“可否让老头子借阅一下,若是能用上,咱可出钱买话本,虽然咱钱不多,但可以找同行一起出资,合力买下。”
  苏宸微笑道:“这样吧,我明天拿给你一份话本手稿,你看一看,是否能用,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合作,不过不用提前支付佣金收购,我只要利润分红,你用我的话本内容,每天赚到钱跟我平分。”
  “这个……”张大川思索了一下,分走一半的确不少,除非话本内容真的很好,收入能够增多,才划算。
  “那要先看过内容才能定下,若是话本不受欢迎,讲书之后利润被酒楼扣除一半,再与你分走一半,老朽这里,怕是不够糊口的了。”
  苏宸成竹在握道:“大可放心,这评书话本应该能够勾起听众兴趣,每日进账破千钱,也是有可能的,同一章回,你可以晌午和下午各说一回,等次日再说新的内容,连续讲下去,听众会越来越多。”
  “哦,章回很多?”
  “不错,是你现在讲的这种短话本体量的二三十倍,可以拉长,形成粉丝效应。”
  什么粉丝,张老汉不懂,但是体量大,的确能够吸引住更多听众,经常来听。
  “那就先试试?老朽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话本内容了。”
  “那好,明天早晨,约在前面那座关河桥头见吧。”苏宸说道。
  “好嘞!”张大川点头答应,多问了一句:“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苏……以轩!”苏宸暂时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免得对方听说自己是个纨绔,还欠人巨债,把他跟不靠谱的痞子联系到一起。
  “是苏公子!”张大川下意识拱手。
  “明儿见!”苏宸摆摆手,不理这虚礼儿,要赶回去制作糖葫芦,研究香皂加工方法。
  张大川望着苏宸远去的背影,忽然,下意识惊道:“苏什么?”
  “爷爷,是苏以轩!”旁边的孙子都记住了。
  “难道他就是写下《曲玉管》的苏以轩?白家小娘子白素素所爱慕的金陵才子?”张大川想到这些,顿时兴奋起来,他既能写出流传后世的曲词,话本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去,这次自己真的是撞大运了。
  “爷爷,什么曲玉管啊?”小孩子还没听明白。
  “不要多打听,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透露这位公子的名讳,否则,这位公子很容易被别人挖走,咱就不能赚大钱了。”张大川也很精明,下意识打算捂住消息,只让自己爷孙知道就行了,免得遭到同行过来挖墙角儿。
  ………
  苏宸回到家里,灵儿已经整理出一箩筐的无核儿山里果,非常认真。
  “苏宸哥哥,你回来了。”杨灵儿很开心,站起身跑过来迎接,看到他手中提着不少东西,好奇问:“这些是何物呀?”
  “制作肥皂的材料。”苏宸简单说了一句,再多,她也听不懂了。
  “那……这些酒呢?”
  “放进不同的酒斛里,回头我要用到!”
  交代完这些,苏宸开始思索在高中做实验时,造肥皂的原理。
  材料凑齐全了,有猪油,食盐,石灰碱等。
  第一步搅拌,在一口闲置的锅内加入水,同时加入碱物,等碱全部化开后,加入油脂,继续加热并不断搅拌。
  第二步是皂化,等锅里的材料煮沸后改用小火继续加热,并且还要不断搅拌,使油充分皂化,这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甚至一整天。
  苏宸叮嘱灵儿不时地往炉灶内加一些木柴,火不能断,然后就等着它自行皂化。便转过头开始制作糖葫芦,这东西是他前期最直接的盈利项目,需要坚持做下去,活动资金够了,才能投入肥皂和酿酒项目。
  否则,没有资金支撑,根本就没有材料来制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忙碌到晚上,灵儿煮了碴子粥,萝卜根儿咸菜,就这样对付一顿。
  “就吃这个?”
  “苏宸哥哥,家里,没有别的……”
  “…….”苏宸无语了。
  他是吃着难以下咽,但杨灵儿却吃得很香,也许过去两年总挨饿的缘故,小妮子十二岁的年纪,身材并不高挑,也就一米三四的个头儿,比较玲珑娇小,皮肤也有些黝黑,好在五官精致,双眼皮,眼眸黑白分明,很灵动有神。
  “等明天再卖了钱,你去买十斤稻米吧,称几斤肉回来,还有青菜,调料等,我们也要改善生活了,看把你瘦的。”苏宸有些心疼。
  杨灵儿道:“苏宸哥哥,我们还要攒钱还债呢。”
  苏宸摇头失笑:“不在乎那一点,只有我们吃好吃饱,才有精力干活,尽快赚够五百贯!”
  “那好吧。”杨灵儿有些舍不得,但还是拗不过苏宸。
  “洗过碗后,到书房来读书!”苏宸对灵儿的读书学习很上心,再不管教,以后成文盲了,怎么能嫁到好人家去。
  入夜,江南的雨说来就来,外面雨水潺潺,落在庭院的芭蕉叶上,发出清脆回声。
  书房内,灯光如豆,杨灵儿坐在桌前认真读书,而旁边的苏宸则在奋笔疾书,写下了《隋唐演义》的第一回:隋主起兵代陈,晋王树功夺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