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十三章 心思玲珑

  白奉先瞅了白素素一眼,说道:“我向苏宸提出要求,若是他想娶你也可以,但需要入赘白家,跟你成婚,你们以后生下的娃子,都是咱们白家的种儿,跟白氏姓,这样不但可以娶到如花似玉的娘子,还有万贯家财享用,也不必担心他的外债欠款了。”
  白素素愕然了一下,没想到爷爷提出这般要求,竟打算促成二人婚事,但是转念一想,她也能体会出爷爷的苦心。
  归根结底,还是想把她长留在白家,可以稳住白家的下坡路,挽住颓势,重振家族生意。
  “他……没有答应吧?”白素素凭着一种女人的直觉,觉得苏宸不会答应。
  “你如何猜到的?”白老爷子有些好奇问。
  白素素苦笑一下,自己竟然真的被他拒婚了。
  但至于为何如此笃定猜测,她也说不上原因,只觉得苏宸,让她看不透,肯定不会按常理出牌。
  “当下世风,百姓对赘婿身份多有轻视,朝廷也有规定,赘婿不得入仕途为官,苏宸他……若自始至终俱是个纨绔子弟,或许会被女子容貌和万贯家财所吸引,但自从知道他有如此写诗词才华后,怕是不愿意入赘!”白素素简单分析了下,心中对苏宸的性格,似乎也多了几分印象。
  不过,苏宸这个选择,反倒是让白素素刮目相看了。
  白奉先点头:“分析的有道理,其实上,他说出的借口,跟你分析的差不离儿,看来他对仕途还不死心,也不想向世俗低头,品性嘛,还不错,只可惜,他和你没这个缘分了。”
  “爷爷,暂时我不想谈论婚事了,过两年再说吧。”白素素想摆脱这个话题,她刚十七岁,并不着急,而且家族的生意刚捋顺一些,润州城内六成的生意决策,已经由她来定,她想把这些事先做好。
  至于苏宸,既然不同意入赘,白素素也不想勉强,但这两年内,还是她用以拒绝搪塞丁薛的一个挡箭牌。
  不过,白素素心中对苏宸也想要多了解一下,毕竟来日方长,男未婚,女未嫁,说不定事情会有其它转机。
  “哼,这小子不识好歹,等爷爷再给你物色一个更好的郎君,就不信了,只要我放出口风,润州城内,不知多少年轻人,到咱门口排着队,求着入赘。”
  白素素闻言,脸颊微红,心下也甚为担忧,嗔道:“爷爷,那样的软骨男子,能有什么出息,素素才不要呢。”
  “哈哈,这么说来,你倒是对拒婚的苏宸,反倒有好感了?”
  白素素有点不自然,脸红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淡淡笑道:“爷爷又取笑素素,我才不嫁他呢。”
  “那……这门婚事,你是打算如何处之?”
  “以后再说吧。”白素素说的模棱两可,打算拖上一拖,等在把苏宸研究透前,不会轻易下评论。
  “嗯,也罢,暂时放一放。”白老爷子也打算停一停,看看苏宸能蹦跶什么时候,毕竟五百贯不是小数目,或许过个二十日,他就会求上门来。
  这对爷孙对话之中,有进有退,进退有据,并没有明说,但似乎都听懂了对方的话意。
  彼此对视一下,俱都笑了笑,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等着看吧!
  ………
  范楼大街,是从润州南城仁和门进入,经过繁华的大市口,自南向北的一条主干街道。
  苏宸从西草市买完物料回来,走在相对繁华的大街,两侧青砖灰瓦,木楼画阁,宽阔的街道修缮整齐,方砖青石铺路,过往行人华服珠履,罗绮飘香,车水马龙,一副繁华景象。
  润州城位于江河交汇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有“黄金水道”之称的东西水运大动脉长江流经城池北部,在此与京杭大运河交汇,使镇江形成了“十字黄金水道”的区位优势,自古以来就是“以港兴城”的典范,素有“南北之要津”“九省通衢”之称。
  城市内外,水路纵横,这纵横发达的水道,不仅带来优美的风景,增添了“江南水乡”的独特气质,同时也带来了商业的发达。自从南唐丢失江北十三州之后,江南之地,除了金陵城,就属润州最富裕了,也是金陵城的北大门,南唐对外的通商口岸。
  苏宸一边走着,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这是他在历史书上看到了图景,或是在影视剧看到的片段缩影,一千年前的生活场景,如今历历在目,如此真实。
  在这条街的十字路口,也是大市口核心地段,有一座高楼,名为范楼!
  这是润州最大的几个酒楼之一,分内外两幢楼宇,每幢三层,外楼是给寻常餐客,内楼则提供住店下榻,一幢楼七八十个房间,能容纳不少宾客。
  这酒楼由范氏家族经营,据说范家除了酒楼客栈的生意之外,另个经济来源是酿酒,有自己的酒坊。
  苏宸在酒楼外驻足,想着自己要酿酒和推销肥皂等,日后免不了跟这种高档酒楼打交道,因此打算先进去瞧瞧,考察一下,不同的酒水各打半斤回去留着作对比。
  “呦,客官请进!”跑堂的小二把苏宸引入门庭,进一步询问:“客官打算住店还的是饮茶吃酒?”
  苏宸道:“来一壶茶就行,等会要打点酒回去,菜就不点了。”
  “好嘞,大堂请!”
  酒楼内部也相当开阔,一楼大堂内,在长廊内摆着酒桌,在里面空地处也摆着几十个桌案,大堂北面显眼处,搭建了一个戏台子,上面有唱小曲的戏子,算是酒楼雇用的清倌人,每日上台演出,给台下吃酒用餐的客人一个助兴。
  当苏宸坐好,台上的清倌人唱起一首词曲,竟然是他当日写的《曲玉管》的词。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苏宸愣了一下,心想这首词的传播这么快速吗?自己才卖出去两天而已,酒楼里都开始传唱了。
  他还不知道,这首词在当日引出多大的风波!
  当那唱曲少女唱罢,走下台回到幕后去,然后有伙计搬上桌案,继而走上来一个说书人,大约六十来岁的年纪,鬓角和胡须俱已发白,脸上有了岁月的沧桑。
  “啪!”这说书人站好后,拍了一下惊堂木,开始了他的说书段子。
  南唐宋初,往往这种说书艺人,开始自发集中于瓦市,又名瓦子,是大城市里娱乐场所的集中地,初见雏形,到了北宋中期发展迅速起来,成为宋元戏曲在城市中的主要表演场所,相当于后世的戏院。
  润州城也有几个瓦子,不过规模都不大,只是一些民间艺人流浪至此,自发聚集在一处,临时落脚点而已,如耐得翁在《都城纪胜》记载:“瓦者,野合易散之意也”。
  有些说书人和唱曲姑娘,有些才艺者,往往都是依托于酒楼、茶肆,跟酒楼幕后老板合作,签了短工合同,在这里卖艺,酒楼收取一半费用,其余费用归卖艺者。当然,不同酒楼因为生意兴隆程度不同,分钱比例也会有多有少,比如四六,三七开。
  “上回书说到荥阳公子科考中第,得到朝廷赐官,要赴川上任,李娃临水送别,对荥阳公子道,今日恢复你本来面目,我也无愧于心,你当入仕,力保前程,万不可再念于我……”
  苏宸觉得有趣,一边喝茶,一边听着老汉的说书;老者说的是唐传奇小说中的《李娃传》。
  故事内容主要讲一个荥阳公子入京赶考,留恋青楼,痴迷名妓李娃,为她散尽盘缠,流落街头,而李娃则消失了。后来荥阳公子流浪在外,昏死在街上,被李娃意外救回家里,得知他如今悲惨下场,跟她不无关系,于是非常自责,开始照顾荥阳公子,并且为他买书籍,供他继续科考。最后得了功名,李娃打算功成身退,老死不相往来,但是荥阳公子不舍,苦苦相求,并请皇帝赐婚,最后得了一个完美姻缘。
  这是唐代文学家白行简所创作的一篇传奇小说,虚构了一个娼妓李娃与所爱士人荥阳公子历经磨难,终于圆满结合,表现了作者对倡优女子的同情和品格的赞美,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
  这种才子佳人的话本,说得频繁了,自然响应寥寥,除了几个穷酸读书人在台下鼓掌几次,神色振奋外,其它宾客听得次数多了,毫无兴趣。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拿着一个托盘,从一楼酒桌间走过求赏钱,但并未多少客人打赏,收的铜钱加起来,也就十几文。
  好不容易说完最后桥段,说书人在稀稀落落的掌声中,鞠躬下了台,今日的收入依然很单薄。
  老者神色落寞,轻轻一叹,看样子,自己那几个故事已经说烂,也该收拾行囊,解约换个地方继续从头说起,才能吃饱饭了。
  戏台前的酒桌处,苏宸看着老者佝偻黯淡的背影,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个生财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