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十五章 城外赠酒

  江南的小巷子,处于灰瓦白墙之间,幽深恬静,就如同一位清丽淡雅的江南才女,温柔婉约,书香满身,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诗情画意。
  这种美,与北方的豪放景致,完全不同,走在巷子内,就如同一下子从万丈红尘,步入了烟雨旧梦。
  苏宸一大早就出门了,怀里抱着一大坛子酒,疾步走在青石板的路,内心有些期待和激荡。
  这一坛竹叶青酒,可是他昨晚熬夜酿造出来的,煞费苦心!
  先是拿着好几坛浊酒蒸馏出了烈酒,度数虽上来了,但口味却一般。
  苏宸为了能够打动老叫花子,按照后世对外公布竹叶青的配方,用砂仁、紫檀、当归、陈皮、公丁香、零香等十几种药草,炒熟后过滤,融入酒水内浸泡。
  除此之外,还有冰糖、蛋清等加入,调制了口味,芳香醇厚,清烈爽口,色泽金黄透明而微带青碧,绝对要比市面上的浊酒,不论观感和口感,都好上数倍了。
  “为了降龙十八掌,我也是拼了。”苏宸在卯时刚过一半,就已经来到了城北的定波门口,这里的守城士卒刚刚开启城门。
  一些樵夫、务农者、商贩,零零散散走出了城。
  苏宸来到城门外,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东张西望,没等到一刻钟的工夫,一个老乞丐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帘。
  还是那样的平平无奇,甚至……很邋遢!
  即便是在乞丐行当中,也是乞丐中的贫困户。
  若不是昨天在山上,亲身知道是他用石子打穴了两个绿林匪盗,这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否则,肯定会当成一个十足的乞丐。
  大隐隐于市,高手在民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嘀!
  “苏宸见过樊老前辈!”苏宸抱酒坛子施礼。
  “小娃子,你真是个信人!”老丐笑了笑,目光盯向苏宸手里的酒坛子,乐呵呵道:“这一坛,就是要赠予老叫花子的?”
  “那是当然,这一坛酒,只有我苏家才有,老前辈不知是否饮过!”
  “哈哈哈,老叫花子走南闯北,一生饮酒无数,后晋的,北周的,南楚的,西蜀的,钱越的,就连唐国宫内的佳酿玉液,咱也尝过。”
  苏宸听他说出这些地方,还真是各个朝廷管治的地方他都去过了。
  不过,哪怕对方在信口开河,满嘴胡话,苏宸也无法辨识真假,就不理会了。
  “来来来,让老话叫花子先闻一闻。”老丐迫不及待接过了酒坛子,拔掉塞盖后,顿时一股浓烈的酒香从坛子内飘出来。
  “哦哦,好浓的酒气啊,芳香清纯,光这气味,老朽就很少遇到过——”老丐兴奋起来,目光看着里面酒水颜色,色泽金黄透明,又微带青碧,也是上等颜色。
  “不错不错,这是竹叶青的色泽,气味也像,不过,却是精品佳酿啊!”
  “老前辈可以品尝一下。”
  老丐仰头就要喝,不过又停住了,一手从自己的口袋内,掏出了一盏精致的羊脂白玉的酒杯来,半个拳头大小,然后他从酒坛内倒出了竹叶青酒,在玉碗内,映衬的色泽更加晶莹剔透。
  “哈哈,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此等佳酿当需酒器来相衬,才相得益彰!”老丐笑了笑后,抿嘴喝下一口,先闭上眼体会;然后神色一喜,感觉入口芳醇,酒度浓烈,口感颇佳,睁开眼后忍不住连连称赞。
  “好酒,好酒,是老朽这辈子喝的最好的竹叶青。”
  老丐已经不停歇,直接举杯把里面剩下酒,都饮入喉咙了。
  “过瘾啊,这比金陵皇宫内的御酒,都要清醇爽口,浓度也高了许多,小娃子,你果然没有诓骗老叫花子。”
  苏宸听了心惊,这老乞丐跑到过金陵皇宫喝过酒……
  以他的样貌,那肯定不会是受了邀请,而是偷偷溜进去的。
  “那怎么会,晚辈向来以诚信做人做事,但凡跟我打过交道的人,无不信任有加,有朋友甚至给晚辈起了个‘诚实小郎君’的绰号……”苏宸趁机自夸了几句。
  老丐笑了笑,他也是极精明的老江湖,哪些话能信,哪些话是虚言,他焉能不知?
  “小娃子送我这等祖藏佳酿,可合了老叫花子脾胃,受了这样的天大恩惠,可不能毫无表示,说吧,有什么心愿,看看老叫花子能帮忙什么忙。”
  苏宸心中高兴,但是仍一副诚恳语气道:“能让酒中神丐如此喜爱,也是晚辈荣光,不敢多求回报……”
  “快说吧,不然老朽要走了。”老丐催促,才不相信有人无缘无故会对他这老叫花子这么好。
  “既然老前辈赶时间,那晚辈就直说了,其实,在下一直想要习武,可是在润州城内,苦于找不到什么拳师高手。昨日见九公如此厉害,眨眼之间,制服了凶名昭著的恶徒,心生敬仰,能否……传一套掌法拳术给晚辈,勤加练习,也好强身健体,锄强凌弱…...扶弱!”苏宸措辞严谨,说的合情合理。
  “这样啊……”樊老丐犹豫了一下道:“以你的年纪,还有根骨,不是练武的料啊,还不如你那妹子有慧根!”
  苏宸额头黑线在冒起,武功还没传授呢,就先打击人的积极性了。
  “名师出高徒,晚辈资质虽平庸,但是若有老前辈指点,说不定会有突破!”苏宸心想,自己资质怎么也比郭靖那愚钝小子强一些吧。
  老丐笑着道:“老朽可不收徒弟,不过,受此恩惠,不报答,也不是老叫花子的秉性,否则,欠了因果也不妥,那就……相赠你一本秘籍吧。”
  说完,他就从怀内掏了掏,拽出了一本武功秘籍册子来。
  苏宸眼神一亮,内心激动,也不知道是不是降龙十八掌!
  当他接过来,看到封面上也是五个字:翻浪十八打!
  “十八”这个数字是对上了,可其它字不一样啊,别以为我不识货!
  “翻浪十八打,这是什么武功?”
  老丐说道:“这一套‘翻浪拳’,乃是五十年前,一位绿林前辈,隐居在海边,每日观沧海,终悟其道,将海浪拍击岩石的势与形,与一些普通拳法招式结合,创出了这套拳法,你若每日勤加练习,养劲积少成多,也能做到强身健体,出行自保了。”
  “哦,原来如此!”苏宸心中略有失望,这种拳术,一听就不是什么高深武学,翻开之后,里面每页俱画着一个个小人摆套路招式的图形,没有画龙画虎的玄幻酷炫招数。
  “老前辈,这套拳法,小女孩能练吗?”
  “你打算让你那妹子一同练吗?”老丐询问。
  苏宸点头道:“是的,女孩子有武功傍身,外出也能够安全一些。”
  “她练这套拳就不适合了,这样,我再给你一本!”
  老丐伸手从怀内扯了扯,又掏出了一本秘籍来,说道:“这套‘灵燕拳’,传承已久,是百年前一位绿林名宿,效仿鬼谷子在云蒙山模仿白猿创通背拳之理,每日观房檐啄泥燕子活动,创下了一套燕子拳,因为灵活多变,所以被成为灵燕拳了。”
  苏宸接过来,听着名字似乎还凑合,他抬头又瞧了瞧老乞丐的前胸衣襟口,恨不得亲自伸手进去掏一掏,看看有没有《如来神掌》《睡梦罗汉拳》《打狗棒法》之类的秘籍。
  “好了,时辰不早,老朽要去乘船了,小娃子,有缘再见了。”老乞丐不再逗留,挥一挥手,领着酒坛子,洒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