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四十九章 当年谜案

  苏宸提出告辞,韩熙载让三儿子韩佩,亲自送苏宸出府,足见对这年轻人的看重。
  韩熙载一共有八个儿子,但夭折了三人,只剩下五兄弟了。二儿子韩伉曾经在科举中名列二甲,进入翰林院做了校书郎。
  五儿子韩俨通过庇荫关系,特招进了仕途,担任六部中户部四司之一的度支员外郎。老六韩侹酷爱习武,二十岁时已去从军,目前在江州节度使林仁肇将军麾下任职。
  几位年长的子嗣中,唯独三儿子韩佩没有进入仕途,而是一直在润州城负责打理家族生意,算是润州韩家的主事人。
  韩熙载性格洒脱,不拘小节,对经商这些没有兴趣,所以家族在润州的商贸往来,这十多年都是韩佩在打理,已经颇具规模,虽然不是九大家族之一,但是也算二流中的顶尖了。
  这还是韩熙载担心韩家名誉受影响,爱惜羽毛,不想让韩家商贾做的太大,也不滥用职权多加庇护,否则,有心要成为九大家族之一,倒是并不困难。
  五子之中,四子都有一定能力,唯独这老儿子韩云鹏,却是个……奇葩!
  韩熙载刚过花甲之年,但老儿子却只有十六岁,彼此代沟很大,平时疏于管教,所以文不成,武不就,让韩熙载大为头疼。
  若是韩云鹏是个傻儿子也就死心了,偏偏这小子,憨厚中又带着精明,精明中又带着傻气,简直就是一会聪明,一会混蛋,让六十多岁的韩熙载,常常头疼不已。
  二人走到府邸前院的时候,韩佩忽然开口道:“苏公子,你在这,且等韩某一下。”
  “韩爷请便!”苏宸客气回道。
  韩佩转身去了前院的客厅大堂,招来了家丁吩咐几句,片刻工夫,那名家丁拿来了一个口袋,恭敬交给他。
  苏宸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该不会是…….要支付诊金吧?
  我是顺水推舟地接下呢,还是义正言辞地拒绝呢?
  跟韩老他们熟悉了,要钱有些不好,可是不要……自己还有债务要还啊!
  真是矛盾啊!为何自己魂穿过来,不是一个富二代的败家子身份呢?
  这家穷四壁的败家子,起步太难了!
  正在苏宸胡乱寻思的时候,韩佩已经走到跟前,脸上挂着笑容道:“苏公子,这有三百两银子,并不多,权当做这次诊金了,还望收下。”
  苏宸一怔,三百两银子,这个数字可正是他目前急需的空缺啊!
  “韩爷,这可使不得!我与韩老相熟,当时急救,完全是医者本心,绝无贪钱之念,还请收回。”苏宸按礼数,客气推辞一下。
  韩佩解释道:“苏公子,且听我说!家父步入花甲之年,的确每日饮酒,身体大不如前,若没有今日之事,恐怕我等家人还不知家父身体已经透支,心口问题可不是小事情,家父的身份,对于韩家,乃至唐国都是举足轻重。所以,此次公子救了家父,就是有恩于我韩家,何况接下来,还需要公子继续熬练那护心丹丸,请务必收下这笔诊金!”
  “可是,这有点多啊!”苏宸有点为难的样子。
  韩佩云淡风轻道:“这几百两银子,对我韩家而言,微不足道,跟家父的性命安危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要不是担心拿出太多银两,担心公子拒收,韩某定会拿出几千两来……”
  苏宸心想自己可不嫌多啊,不用以君子之心,度我这小市民之腹了!
  对方话说到这种程度,苏宸也明白韩佩是真想送出银子,毕竟这么一个大人情,若不表示,于情于理都不合适。而且欠人情最难还,不如用银子来填补,各有所得,心中就不会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
  世俗中有一句话,叫大恩如大仇。意思是,你若有大恩于某个人或者家族,不要总出现人家面前,让人家每天都觉得欠你恩情,时间久了,那种感恩之心也会因为长期思想压力,变成了大仇,恨不得你死掉干净,人家就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了,处处低人一等的想法。
  “这,怎么好意思。”苏宸犹豫,但是已经松口了。
  客气一下就行了,再客气的话,万一真客气没了,也不是苏宸想要的结果。
  “苏公子,请收下吧,这几日还要劳烦你多来府上几次,家父的病情,还需要你多上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苏宸接过了三百两银子,然后说道:“韩老的病情,请放心,晚辈一定竭尽全力,让韩老早日康复。”
  “那就太好了!”
  “那……晚辈先告辞了。”苏宸客气说道。
  韩佩点头,送出府门之后,目光看着苏宸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他回到院子内,叫来管家,吩咐几句,让其派人去打听苏宸平日事迹去了。
  他父亲可以凭借才华,对一个年轻人爱戴有加,惺惺相惜;但韩佩作为商人,更注重是实际利益,口碑,人品,更多的细节情报,综合了解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
  ………
  当苏宸和韩佩等人走之后,韩熙载的房间,只剩下他和徐锴了。
  “韩老哥,感觉好些了吗?”徐锴关心问道。
  韩熙载轻轻点头,感觉气息顺畅多了,开口道:“嗯,好多了,这个苏宸,没想到医术也有一手,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看了韩老哥对这苏宸,有了惜才之心,难道想要把他推进仕途?”
  韩熙载叹道:“不急,他的身份,只是肄业生徒,不入士林,要走入朝堂,会被文人群体排斥,有所不妥。还需想办法让他参加科举才行,这样才能名正言顺一些,有利于朝堂与士林们融合。最不济,也要通过国主开设的特殊选拔途径,明经或秀才科等进入。”
  南唐依照唐代的科举,有所删减,如今只设进士科,有乡贡的州府试和京城的省试两个级别,还没有设第三轮殿试,那是到宋代才形成正规殿试考试制度,从而变成天子门生,拉近读书人与帝王的关系,限制监考师生关系网的打算。
  尽管殿试在唐代武则天时期就有了,但只在盛唐期间发生过,也并非统一试卷答题。而是武则天、唐玄宗当政时,根据边关形势,会把科考的新进士们招入金銮殿内,进行面试,询问一些针对目前形势的策论,挑选出更合适某些紧急职务的进士。
  但这种殿试,并非常制,有时春闱有,有的春闱则无。到了晚唐,地方藩王割据,科举已经难以为继了。
  徐锴担忧道:“还有他家世身份也颇麻烦,苏明远可是罪臣啊,当年太子暴毙案,里面谜团尚未解开,苏宸是苏家后人,怕是也难以入仕途了……”
  韩熙载说道:“当年的事,十之七八与宋党脱不了干洗,当年太子做出激进之事,毒害了齐王,那宋党都是支持齐王的,担心一旦这样心狠的太子登基,他们会受到清洗,所以才会铤而走险,只不过,元宗他为了朝廷稳定,终究是心软了,掩盖了真相,只秘密除了两人,没有将此事深查下去,唉!”
  徐锴分析道:“若苏宸日后要入朝廷,还需先翻案,为苏明远去掉罪名才行。只是,不知道苏明远究竟是不是宋党的人,还是陛下的人,被舍弃了。”
  “此事,当从长计议!”韩熙载沉思了一下,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