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六章 从未了解过他

  彭阳山下,踏春诗社的活动结束了,关于丁殷写词追求润州巨贾嫡女白素素的事,也旋即传开,如同一个大石砸入湖水中,涟漪风波迅速扩散了。
  “白素素接受了一位来自金陵才子苏以轩的曲词,当众说出喜欢此人。”
  “徐婉晴才女当场解词,评为它是最近几十年江南唐国写伤离别情的第一词!”
  “苏以轩不但写词厉害,连字体也是自成一家!”
  “丁二郎知难而退,被未曾露面的情敌,击败得体无完肤!”
  这些舆论开始酝酿、传开,不但在踏春的文人士子之间广为流传,就连城外草市的街头巷尾百姓也传开了。
  估计过几日,润州城内大街小巷就能广为传播,成为一段佳话。
  湘云馆的那位青衫老者听到这件事后,直接拍桌子,嚎啕大叫:“啊,亏了!”
  早知道这首词如此珍贵,该朝那个小丫头要十贯钱的!
  就在这时,一个俏丽小丫头走过来,在他桌上放了一块约十两的碎银。
  “这个给你了,管好你的嘴,今日之事,守口如瓶,如果到处乱说的话,可能过几天,扬子江内又多了一个老翁的尸首!”
  “不敢,绝对不敢乱说话!”青衫老者拿起了碎银,忙揣入了衣兜内,故作惊讶的表情看着小桐道:“这位姑娘,我们见过吗,老朽怎么不记得了!”
  小桐没想到这老梆子变化这么快,轻哼道:“算你识相!”
  话落,裙摆一旋,小丫鬟转身离去。
  当小桐回到马车上时,车厢内的白素素仍然拿着那首苏以轩的词发怔,坐在她身边的彭箐箐在那喋喋不休地说:“原来这个苏以轩,就是你那个未婚夫苏宸,竟然这么有才华了,就住在润州城吗,怎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根本没有听过这号人!”
  白素素看她一眼,心中苦笑:当今天为止,可能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被定性为纨绔子弟、败家子的苏宸,竟然深藏不露!
  他如此有才华,为何要对外装成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让人生厌的败家子呢?
  如此自污,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担心被人嫉妒所害?
  或是不愿意被朝廷重用,有了叛离唐国之心?
  白素素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孩子,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把简单的问题给想的复杂化。
  彭箐箐现在对这个苏宸,也是极为好奇起来,拉着白素素的手臂说:“素素姐,你带我去找他吧,我迫不及待想见一见未来姐夫的样貌,还有他的才学;另外,武功如何,能不能打过我?”
  白素素只觉得脑门冒起了一道黑线,真不该如实相告这个没心没肺的知府千金,再给嚷嚷捅出去了。
  “箐箐,苏以轩就是苏宸,其实我跟他也不熟,甚至长大之后,并未当面讲过话,曾是远远望见过而已。在十五岁那年,我就去留意过自己这个有未婚夫名义的男子,他比我大一岁,那时我也坐在车上,撩开窗帘,在街道上隔着很远观望看过他,不过,他虽然秀才之名,但时常留恋烟花场所,行为不检点,形骸浪荡,就是一个典型纨绔子弟,我当时大失所望,下定决心,要一心经营好家族的事,这样我的能力越大,被祖父越看重,家族就不会把我许配给这样的人了……”
  白素素一点点说出了窝在心里多年的话,她的表情坚毅,看起来虽还有几分少女的青涩,但经过几年经商,运筹帷幄,培养出来了自信与独立气息。
  彭箐箐听完,目瞪口呆:“所以,你当初这样好强,也有逃婚的因素!”
  白素素点点头:“不错,一是白家嫡系子孙,大多没有经商之能,导致这几年白家生意在萎缩,甚至有被丁家和其它大家族吞并的危险,祖父看出了我的经商之才,才把我选出来,一点点培养。除了肩负振兴家族之任,另个原因,就是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够自己做主,不想随便嫁给一个纨绔…..”
  彭箐箐不解:“可是,这个苏以轩,如此有才学,被徐姐姐快捧成文状元了,他会那样不堪吗?”
  白素素摇头:“可能是我根本没有真正去了解他,小桐,等明天去你苏宸所在的里坊街巷,仔细向附近邻居打听一下他的境况,越是生活细节的地方,要更注意。”
  小桐:“好的,大小姐,奴明天去办!”
  ……….
  苏宸和杨灵儿把院子和门庭重新打扫了一下,以前他比较懒散,这些家务活,都落在一个十岁小丫头身上,从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苏宸”实在对不住这个小妹妹。
  杨灵儿是在四岁的时候,被一个仆人从江北地方带来润州,当时灵儿正在发烧,仆人没有法子,在城外嚎啕大哭,正赶上苏父带着苏宸从金陵赶回润州祭祖,把灵儿带回家里治疗,后来那个仆人神秘消失后,杨灵儿就在苏家住了下来,被苏父认作了义女,有心把她当做童养媳,以后留给苏宸做小妾。
  可是好景不长,灵儿在苏家只过了三年的好日子,苏明远因为太子暴毙案受到牵连,死于大牢,苏家被炒,苏宸和灵儿就被苏府的老管家带回了润州祖宅,一晃数载过去了。
  苏宸忙完后,躺在木椅上,看着天井小院的上空,脑子里思考着生钱之道。
  作为一名后世穿越者,从何处入手,能够快速赚到钱呢?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卖地,不过,如此简单的想法,早就被以前的苏宸想到,田产早就卖光了。
  酿酒?需要一定的时间!
  制造玻璃?这工艺自己也不会啊!
  做肥皂,牙膏,洗发露?都需要一段研究时间,还需要资金成本!
  杨灵儿靠过来,可怜巴巴问:“苏宸哥哥,想到赚钱法子了吗?”
  苏宸轻轻一笑:“正在想呢,不用担心,总会想到的。”
  杨灵儿觉得苏宸跟以前不同了,以前很少对她笑,总是觉得她碍事,还岁数太小,很少跟她和颜悦色说话,有时候,杨灵儿都有些怕他。
  但是,今天的苏宸,勤劳许多,跟她交流时候,说话也变得温柔和气,真像是自己的大哥哥一样。
  杨灵儿把小脑袋瓜贴在苏宸的胸口,倚靠着他,一大一小,仰望着碧蓝的天空,心情似乎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苏宸用手触摸着灵儿的头发,柔声道:“灵儿,你要记住哥的话。活在这个世上,除了生死,其它都是小事!除了健康,一切都是浮云;好好活着,就是幸福!”
  杨灵儿似懂非懂地看着苏宸,觉得这一刻,苏宸说话的神态,很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灵儿,等咱们度过这个难关,哥教给你多读一些书吧!”
  杨灵儿露出窘态:“苏宸哥哥,我已经认识一些字了。”
  苏宸笑了笑:“认识字,和读懂书,有学问,懂道理,是不同的概念!”
  “可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用吗?”
  “你要记住,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不论男女!”苏宸自信一笑,从椅子上起身,伸展了一下四肢,说道:“灵儿,我出去走一走,找一下能够赚钱的勾当,你在家准备烧晚饭吧,我们也不能饿肚子!”
  “好!”杨灵儿从苏宸身上似乎到了一股自信,心中变得安宁,整个人也充满了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