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五十一章 很合胃口

  白素素坐在桌案上,吃着彭箐箐从苏宅拿来的麻辣烫,津津有味,有一点麻辣口感,汤料十分特殊,这些混杂的青菜和肉片等,炖在一起,谈不上山珍海味,但是,很合女孩子的胃口。
  “怎么样,没有骗你吧,很好吃!”彭箐箐在旁,笑嘻嘻地说道。
  白素素安静吃着,本来她每顿吃的饭菜不多,这一锅麻辣烫,能顶得上她两顿的饭量了。
  但她没有放下碗筷,一边吃着,一边在思考着问题,那苏宸是如何会做这种新菜品的,那些什锦锅子,锅包肉,黄焖鸡又都是什么味道?
  当她都吃光了后,才接过小桐递来的丝帕擦了擦嘴角的汤渍,满意点点头,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口味还不错!”白素素觉得这一碗麻辣烫,似乎比她这几年吃过的其它美味佳肴都要好吃,东西是一回事,心情是另外一回事。
  “大小姐,你也没有给我留一点啊!”小桐脸如苦瓜,委屈道。
  白素素倒是忘记了,尴尬一笑道:“下次有机会!”
  彭箐箐点头道:“就是,下次我带你们去他家吃,或者,我让他做好,我带回来一起吃!”
  白素素思忖一下,说道:“下午,我想去见见他,箐箐,随我一道过去。”
  “哦,可以呀,要不,接近黄昏时候再去,这样还能蹭一顿饭,他说下回邀请我吃什么火锅的。”彭箐箐笑着答道。
  就在这时,白润楼孔掌柜来到楼外敲门道:“大小姐,您在里面吧?”
  “孔伯,进来吧。”
  这酒楼掌柜孔胜己,年约五旬了,在白家已经待了三十年,年轻时候跟随白老爷子没少做生意,经验丰富,负责这个白润酒楼,干得也游刃有余。
  自从白素素接管酒楼之后,孔胜己得到了白老爷子的叮嘱,全力辅佐大小姐,对她交代的事也格外上心,而白素素对他,也保持几分尊重。
  孔掌柜进房之后,说道:“大小姐,徐清婉大才女和一群贡士才子,来到了咱们酒楼用午膳,似乎为金陵来的读书人接风,方才徐大才女见到老朽时,问起了白大小姐您是否在这里,我回复了是,她说宴会过后,打算来拜会大小姐,因此我提前过来跟大小姐知会一声。”
  “徐婉清来了!”白素素前几日在城外与徐婉清认识之后,因为曲玉管那首词,吸引了大才女对“苏以轩”的关注,两人在游春那里,相谈的不错。
  白素素也曾跟徐才女提过,她平时若不在府上,一般都是在白润楼办公查账,以后才女有宴请聚会可去白润楼,给折扣不说,还优先提供上等雅阁。
  想不到这才几日过去,徐大才女等人,真的来白润楼聚会设宴了。
  白素素犹豫一下,决定等他们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候,亲自过去打个招呼,赠送两个菜品,也算给足徐大才女的面子。
  这徐清婉可不单单是润州第一才女的身份那么简单,她所在的徐家,数十多年前,可是掌控杨吴的权臣徐家,连南唐开国的烈祖李昇,都是徐家的养子,起初名为徐知诰;后来吴国权相徐温病逝之后,徐知诰掌权,从徐家独立门户出来,恢复了李姓,除掉异己,最后通过禅让立国。
  烈祖李昇当了南唐皇帝后,虽然控制了徐家的权势,削弱了力量,但是也感念徐家抚育之恩,并未赶尽杀绝,反而对一些没有威胁的徐家子弟封了一些爵位,徐才女就是徐温的嫡系玄孙女。
  在润州城,徐家也算一个特殊的贵胄家族。
  “我知晓了。”白素素点点头,又安排道:孔伯,你回去吩咐伙计们,注意礼数,不可怠慢了。”
  “明白,大小姐!”孔掌柜拱手之后,转身离开了。
  彭箐箐噘嘴道:“那些才子佳人,凑在一起,肯定又吟诗作对了,好生的无聊。”
  白素素笑了笑,没有反驳,因为读书人在一起,肯定会谈吐诗词歌赋,聊风雅之事,动辄引经据典,喝个酒还会行酒令;若是不博学一些,读遍经史子集,很难对答如流。
  往往一个酒令,会从诗经、唐诗、汉赋、词牌等摘出句子,按要求相互组合,非饱学之士,根本就答不上来。
  白素素虽然也读了一些书,奈何诗文方面,天赋很一般,她以前也羡慕那些有才情的女子;青春懵懂时,也曾对润州的大才子有过爱慕之心,但随着自己肩负了家族商业使命之后,这方面的憧憬就淡了。
  哪怕遇到了才子佳人,也只是单纯的欣赏才华而已,再无了少女时候那种心动。
  特别是,现在连她一向以为的纨绔未婚夫,摇身一变都成了写词才子,可以随手写出名篇之后,她对诗词方面的追捧和敬仰,已经被无限拉低了。
  “徐姐姐既然来了,我们在这里等候她拜访,有些失礼,不如主动过去露一面,大不了寒暄几句,尽快些离开就是了。”
  “那好吧。”彭箐箐无奈地应答下来。
  小半个时辰后,白素素预计徐才女的酒宴进行到一半了,带着箐箐和小桐,去了前栋酒楼楼,上了三楼,走向最大的雅阁。
  孔掌柜则带着两名传菜的短工伙计跟随,手里各拿着一盘菜,在身后候着,当大小姐说了加菜的时候,直接送到里面桌上去。
  当白素素正要敲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才子道:“徐才女,你方才所说的苏以轩公子,真的来自金陵吗,怎地在下在金陵却从未听过此人的名讳。想来也非士林中的有名才子,否则,在下和赵兄不会不知道!”
  “徐姑娘莫不是被人诓骗了吧,这年头,冒充才子的人很多,或许不知从哪里得了那首词,冒充了才子,其实本人并无甚才华。”
  “就是啊,曲玉管这等词,连冯老的词集中都少有比肩的,可以直追花间词中的“温韦”两位大家了。”
  “这……我也是听白姑娘所说,等再见面向她问清楚,也就水落石出了。”徐婉清的优美声音传出。
  原来宴会进行到一半,一些才子谈起了诗词,聊到曲玉管,徐婉清对未曾谋面的金陵才子苏以轩十分好奇,因此向两位来自金陵的进士询问,是否认识金陵一个叫苏以轩的才子,才有这番对话。
  白素素听到他们在诋毁“苏以轩”,脸色冷淡几分,让小丫鬟在旁敲了敲门。
  有一位年轻士子从里面打开门,脸上带着酒气,看到门外国色天香的白素素的时候,直接傻眼了,完全愣住当场,仿佛丢了魂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