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二十七章 怕是没救了

  苏宸回到家里,立即忙碌起来,一边要准备手术需要的各项工具,比如刀具,镊子等等,在祖传的一个木箱内,倒是找到了几个趁手的东西,幸亏用油纸包裹,并没有锈迹斑斑。
  “灵儿,在锅里烧热水,火越大越好!”苏宸把这些工具放入国内煮沸,消毒杀菌。
  接下来,苏宸写了几个方子,要准备药物,外敷和内服的,比如抗休克汤药,中药麻醉汤等,都是在手术中需要的抗休克药物,麻醉剂的替代品。
  古代中药麻醉药物,最好的是华佗的“麻沸散”,不过魏晋时期就失传了。
  到了唐宋时期,连皇室御医都没有,在唐末宋初,郎中调配的麻醉药“睡圣散”作为替代品,主要成分是曼陀罗花和火麻花,捣碎之后,粉末服用。
  宋代窦材在《扁鹊心书》中载有麻醉剂“睡圣散”,方中说:“人难忍艾火炙痛,服此即昏不知痛,亦不伤人,山茄花,火麻花(即大麻)共为末,每服三钱,一服后即昏睡。”
  但是“睡圣散”只能用于外伤小手术,比如皮外伤,箭矢伤,做局麻适合,如果开肠破肚进行大手术,那就效果很差了。
  “麻沸散!小时候,外公好像让我背过,都有什么来着……”苏宸思考着华佗麻服散的药方,提笔写了下来。
  西医用笑气、乙醚、氯仿等化学麻醉剂进行外科手术仅有一百五十年左右的历史。
  华佗发明和使用麻醉剂,比西方医学家使用麻醉剂进行手术要早1600年左右。因此说,华佗不仅是中国第一个,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麻醉剂的研制和使用者。
  “曼陀罗花、羊踯躅、茉莉花根、当归、菖蒲……”
  苏宸记忆力很强大,前世的记过的,看过的,不知为何,在穿越后,只要自己有意去想,都能清洗引入脑海。
  他只能归功于,两个人的灵魂力,比一个人的浓度大了。
  在抗休克方面,苏宸选择了人参三白合四逆汤,它主治阴毒发斑;如身重眼睛疼,额冷汗出,呕哕呃逆,也有提神清醒的功效。
  “药方应该是,人参,白术,白芍药,生姜,大枣,干姜,附子,白茯苓,甘草……”
  苏宸根据前世的记忆,也写了下来,然后出门左拐,在打索街买了药剂回来,开始煎熬。
  “灵儿,你看着家,水煎熬药,哥再出去买些杂货!”
  “好嘞!”任何时候,灵儿都很乖巧听话,让苏宸放心。
  苏宸去了梳儿巷那边,进了杂货铺,加急订购了白大褂,口罩,手套这些东西,那杂货铺店主不明所以,但是看在铜钱的份上,帮他下午就赶工制作,好在定制数量不多,很快就能出活儿。
  随后,苏宸去了铁匠铺,买到了简易版的小钳子、小镊子、小刀子,作为临时使用。
  等此事过后,苏宸打算定制一套完整的西医外科手术的工具,留做以后备用,即便世人不相信他,但是,万一哪天身边的朋友出了意外,也能用得上。
  苏宸忙完这些,已是黄昏时候,带着定制物品赶回到家。
  此时,苏宅天井小院内,彭箐箐一脸焦急地在院内走动,看到苏宸入门之后,脸色一喜,疾步上前,一把手就拉住了他的胳膊:“你终于回来,快跟我走,姚大哥,要不行了。”
  苏宸被她大力一拽,差点踉跄摔倒,苦笑道:“且慢,姑娘别急,我……我要拿工具啊!”
  片刻后,苏宸拎着祖上传下的檀木行医箱子,把工具和药剂都装好,然后带着灵儿出发。
  彭倩倩早就等着不耐烦了,哼道:“你快点,磨磨蹭蹭什么呢!”
  苏宸没好气道:“我的姑奶奶,这是要去救人,我不带医箱和药物,光去一个人也没用啊!”
  “知府衙门,有两个郎中在,那里有医箱。”
  “我的医箱跟他们的不一样。”
  “嘁,不都是医箱嘛!”彭倩倩撅个嘴,在她眼中,谁的都是一样的。
  三人快步来到大市口里坊的知府衙门,这里高墙大院,门庭开阔,衙门口有两只大石狮子,雄壮威武,气势雄浑,两个烛光大灯笼悬挂在门匾两旁,照得入门处光线通明。
  苏宸来不及细瞧门庭,就被彭箐箐连拽带拉,飞奔一般进入了大院内。
  院子内有一些皂班、壮班、快班的捕快,都在焦急张望。
  知府彭泽良也站在院子内,他的身边有典史、知事、司狱司、吏书等人,也都是担心神色。
  两名郎中一位是曹家的坐堂大夫,五十多岁中年,名为曹修元,是曹郸的三叔,看病无数,名声不低。
  另一位是独立开诊堂的刘神医,在润州城内,也是大有医名。
  吏书上前询问:“两位神医,姚捕头和杨栋怎么样?还有治吗?”
  曹修元摇头道:“姚捕头的内脏破裂,出血严重,流血不止,已经昏死过去,没有很好的止血药物和复原办法,他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明天就通知家人准备后世吧。那个捕快杨栋肠子破了,能不能活命,也要看他的造化。”
  “刘神医,你的诊断呢?”
  刘神医轻叹:“跟曹大夫的看法差不多,其余捕快都是外伤,哪怕皮开肉绽,伤筋动骨,但毕竟都有迹可循,及时包扎止血,都没有生命危险了。可是姚捕头和杨捕快,都是内伤,自古以来都是困扰我辈行医救人的棘手难题,除非华佗在世,扁鹊复生,才有一线生机。”
  传说,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不过终究是传说,只在野史轶事中出现过,真假难辨。
  此外,古代破腹手术,历来从医者都传言,除了神医华佗擅长此手术外,绝少有其它医者,能实施这样的破腹开腔的大手术,因此,只能保守治疗,外敷和灌药为主,从未有人敢尝试切腹治疗。
  “既然两位郎中大夫都这样说,那就是没救了……”衙门吏书轻叹,说出了定论。
  彭泽良感慨道:“来人,给姚捕头准备后事吧,一定要厚葬,抚恤钱由衙门出!”
  “且慢!”苏宸此时,拎着医药箱,喘着粗气,已冲到了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