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异世卖挂 > 335 卫凰的疑惑

  纪陵在从小王爷那里离开之后,便踏上了自己的狩猎之路,他根本就没有将这一次的比赛放在心上,至于能不能赢,这一点他完全不关心,因为他相信自己随随便便猎杀一头荒兽,将他的灵核拿回去都能够拔得头筹,他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尽可能高的荒兽灵核,用来维持自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的修炼。
  纪陵的狩猎之路并不是孤单而顺利的,他在从小王爷那里离开之后,本来打算自己独自上路去寻找一些等级高的荒兽进行击杀,但是在他的身后,总有一队凤凰洲的人在远远的跟着他,就好像是故意跟在他的身后一样,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在凤凰洲的这一支队伍里面,有一个纪陵的熟人,那就是卫凰,只不过纪陵不想要在他的面前,展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他要隐姓埋名,在这里继续潜伏下去,所以便用了一点小法术,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容貌,青龙州那些人对他不是非常的熟悉,所以这一点小的改变对于那些人来说并不明显,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怀疑,而对于卫凰这种跟他近距离接触过的人,则会觉得十分的陌生,很难认出他的真实面貌。
  纪陵为了掩人耳目自然说已经发现了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些凤凰洲的人,但是他并没有利用自己的体验卡,将身后的这些人迅速的甩掉,因为那样的话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意味,也许这些人跟着自己只不过是巧合,如果他展现出了那种非凡的能力,一定会惹人怀疑的。
  这个时候凤凰洲的那些人也有一些疑惑,因为他们这一队人都是跟着卫凰一起行动的,他们之前的打算是赶紧去战场之上寻找一些高等级的荒兽,然后全力击杀,不仅要比过青龙州的那些人,最重要的是将自己凤凰洲的最强天才踩在脚下。
  本来他们是坚定的执行这个计划的,但是当卫凰在战场之上巧合的看到了前面那个人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让自己这些人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对于这样的事情,这几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那只不过是青龙州的一个普通天才而已,虽然说实力不差,但也远远没有到让他们如此重视的地步,就算是要重视,也应该去重视那个八品灵宗境界的小王爷吧。
  其实这并不是卫凰自己决定的事情,他对于这件事情也非常的疑惑,这是他的父亲在私下里嘱咐他的,他说他非常关注青龙洲的这一个天才,觉得他身上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卫凰也曾经在远处观察过这个人,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敢跟青龙洲的那个小王爷掰一掰手腕,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自己父亲注意的事情呀,要知道父亲这个级别的高手,如果是寻常的天才,是一定不可能进入他的法眼的,那就说明这个人的身上一定有一些独到之处,既然自己的父亲让自己跟着他,那他就要好好的看看,这个人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样吸引人的特质,能够让一洲的灵皇都对他无比的重视。
  其实从梁山出来之后,卫凰就一直在寻找这个人的踪迹,他曾经远远的看到过这个人,只不过那个时候,青龙州的小王爷一直跟着他,为何他们才没有靠近,只是在很远的地方吊着,她和小王爷的那场冲突,卫凰是看在眼里的,其实他觉得,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天才的话,那么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一定能够完美的解决,事实证明,他父亲的眼光并没有任何的错误,纪陵果然将那个小王爷踩在了脚下。
  他果然可以以弱胜强,而且使用的那些招式特别的华丽,而且攻击力巨大,卫凰远远的看到了,也有一种十分惊艳的感觉,尤其是那一道剑气,他看了总有一种面熟的感觉,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不过在这个世界上用剑的人很多,各种因为剑术而出名的高手比比皆是,他也只是在心里疑惑了一下,就没有再去关注这个点了。
  后来,青龙洲的那个灵君到来,将纪陵吓跑,他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荒兽的路,卫凰他们才敢大胆的靠近纪陵,在他的不远处一直跟着。
  如此一来卫凰他们肯定就会牺牲自己的时间,没有办法去寻找那些等级较高的荒兽,他手底下的那些人肯定都不会理解的,毕竟他们怀抱着的心思就是为凤凰州争光,至于卫凰他父亲给予他的嘱托,这些人是不会知道的,而且为卫凰也不会让他们明白,因此,争执就出现了,他们很多人都反对卫凰,继续跟着这个青龙的天才,虽然他看起来实力很强,但是,跟着他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是他寻找到了双手,自己上去,从他的手中抢夺了过来,那也是一种不太光彩的手段,他们凤凰洲的人还不需要用这种办法来获取比赛的胜利。
  卫凰自己也不想再跟着他了,因为他刚才已经看到了这个人的过人之处,知道他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天才,但也仅此而已,只要他不到灵罗境界,那就没有资格跟凤凰洲的天才进行争锋,但是他的父亲曾经嘱咐过他,让他即便是放弃比赛,也一定要跟好了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因此卫凰现在心中十分的挣扎,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纪陵那边遇到了他的第一个荒兽,这一只荒兽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灵师境界的,他们三个为一群走在一起,正在夜色之中进行狩猎,远远看到纪陵的时候,非常的警惕,在感知了他的实力以后,就开始朝着后方撤退,要避开眼前这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这样的荒兽实力实在是太差了,接下来他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不过是白白的浪费时间而已,卫凰他们这类人都不想对他出手,他们想来,眼前的这个天才肯定也是不会出手的,让他们主动退去也就算了,只不过纪陵接下来的表现让所有人的心中都十分的惊讶,他看到这三只荒兽之后,立刻眼睛发亮,直接提高了自己的速度,朝着他们三个追了过去。
  “这就是青龙州的天才吗?虽然实力挺强的,但是脑子看起来似乎不太灵光呀,今天的比赛可不是比击杀荒兽的数量,而是比击杀荒兽的实力,荒兽的实力越高,才能取得更好的名次,他杀一只灵师境的荒兽很明显在这样的比赛中没有任何的用处,也不知道他浪费这样的时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就是卫凰这一堆人里面大多数人的想法,他们都觉得纪陵的脑子不太灵光,做了这样的事情十分的愚蠢,虽然说击杀一个灵师境界的荒兽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但是很明显,现在那灵师之类的荒兽正在向着远处逃窜,追上他们也是一个极耗时间的事情,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立马放弃,然后继续去寻找等级更高的荒兽。
  卫凰也不太理解,纪陵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不相信一个能够击败小王爷的天才,内心没有这样的认知,他肯定是知道击杀这些荒兽是浪费时间的,对于比赛根本没有任何的帮助,而且看他的样子,比赛就是他提出来的,他肯定不会不在乎比赛的结果,那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就在这些人进行思考的时候,也只不过是愣神了一小会儿的时间,纪陵就已经追着那三只荒兽跑到了前方极远的地方,再过一段时间就连他的背影也看不到了,这个时候,卫凰的脑海里面才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纪陵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恐怕他已经发现了我们在背后默默的跟着他,所以他并不是想要去追杀那三只荒兽,而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将我们甩掉,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们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当卫凰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都纷纷恍然大悟,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他们小瞧了青龙路的那个天才,不过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难道说他们要一群人大张旗鼓的追上去吗?卫凰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否认了这个计划,因为那样目标太大,纪陵就算是再傻也能够知道他们的目的了,现在他们只是远远的跟在他的后面,并没有明目张胆的跟踪他,所以纪陵只怕心中有所怀疑也不敢确定,因此卫凰便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这样吧,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跟着他目标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我们想要干什么,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们便不用再跟着他了,赶紧出发去寻找一些高等级的荒兽,无论是大灵师境界的还是灵宗境界的都可以,只要能够让我们的成绩看起来能够过得去就行了,前面的这个天才我亲自去跟着他,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人以后可能是我们凤凰洲的大敌,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这一次的比赛并不是很重要,看住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
  对于卫凰的这个决定,其他的人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想法,这是最好的安排,他们即将要在这个比赛中取得一定的名次,也不愿意就这样看着青龙洲的这一个很强的天才溜走,卫凰是这群人实力中最强的,让他一个人去跟着纪陵,大家也是比较放心的。
  在确定了计划之后,这一队人马便立马分开,其他的人都去其他地方寻找荒兽的踪迹了,独独留下卫凰,一个人继续朝着纪陵出发的方向进行追踪,卫凰觉得纪陵竟然已经跑出去了这么远,自己想要追上他是一个比较艰难的事情,但是当他向前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发现了前方纪陵的身影。
  他本来以为纪陵借助着这样的方法将他们甩开之后便会立马向前突进,彻底让他们摆脱,但是纪陵却并没有这样做,他果然和那三只荒兽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搏斗,其实大部分的时间是他一个人在对那三只荒兽进行屠杀,他手中的剑气就像一条索人性命的细丝,一般将那三只荒兽缠得动弹不得,只能够在绝望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最终,给纪陵贡献了三枚灵核。
  卫凰看到这一幕之后便再次疑惑了,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呀?之前他以为这个人追击那三只荒兽是为了迷惑他们,竟然给自己寻找到,摆脱他们的机会,但是现在他明明已经摆脱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根据三只荒兽进行打斗呢?而且将这三只荒兽全部击杀,取得了他们的灵核,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卫凰作为凤凰洲数一数二的天才,不仅天赋极好实力极强,平常脑子也是非常好使的,但是现在他真的有些疑惑了,实在是搞不清楚眼前的这个人想要做什么,难道这就是青龙州的天才吗?竟然如此的难对付,如果以后两个州的人走上了对立面,那么这个人会给青龙州带来多大的灾害,他真的是不敢想象了。
  现在卫凰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他的父亲一定要叮嘱他,让他看见这个人,其实他的父亲并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让他出手对这个人怎么样,只是让他在远处看着,至少能够多多的了解他一些,得到一些关于他的信息,这就已经很重要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纪陵并没有做什么特别令人迷惑的事情,他就是不断的向前行走,寻找一些荒兽,如果遇上了荒兽,无论他是什么样的等级,灵师境界的也好,灵宗境界的也好,他都毫不犹豫的进行出手,将他们身体里面的灵核取出来。
  在一开始的时候,卫凰确实是搞不清楚纪陵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看的多了他慢慢的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很明显纪陵将自己看到的所有荒兽全部击杀将他们身体里面的灵核全部拿了出来,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只有一个获取他们身体里面唯一有价值的灵核,用于自己的修炼。
  这样来看的话,这个天才似乎也没有把今天晚上的这场比赛放在眼里,他之所以出来这里,目的好像就是为了做这个,为自己今后的修炼夺取一些修炼资源,只不过这样的话,他回去之后跟小王爷的那些恩怨又该怎么解决呢?
  纪陵其实也发现了自己身后的卫凰,只不过他一直远远的吊在后面,也没有上前来跟他说话,很明显并没有认出自己,只不过他一直跟着自己,动机明显不纯,纪陵必须得小心谨慎,毕竟在凤凰洲的队伍里面还隐藏着一个极深的大人物,虽然说卫凰没有认出自己,但是那个人却未必,因此他不能够暴露自己身上更多的东西,必须得想个办法将这个人甩开。
  当然啦,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刻意去做,如果卫凰真的有实力的话,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去故意将他甩开,实际上纪陵将要做的事情,卫凰是不可能,继续跟着他的,现在他在这片区域上一直前行,就是为了寻找那些荒兽,等到这片区域上面的黄色不再出现的时候,纪陵就要使用体验卡传送阵去下一个地方了,到了那个时候,卫凰指定是要将他跟丢的。
  在纪陵的身上出现了太多让卫凰理解不了的行为,他有些能够看懂有些看不懂,但是他却没有放弃,而是继续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他回去之后会将纪陵做过的这些事情全部报告给他的父亲,相信以他父亲的阅历和眼力,一定能够看懂纪陵想要做什么,,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对青龙州的这个天才,有一定的了解,将来如果真的成为敌人的话,也不至于束手束脚,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应对。
  纪陵的运气似乎十分好,他在前方击杀了一些等级很低的荒兽之后,终于在远处看到了一只等级极高的荒兽,那是一只成年的夔牛,体型10分的巨大,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它的周围包裹着非常坚硬的铠甲,那种铠甲比一般的石头还要坚硬,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将其击穿,而且他的实力很强,他头上的那锋利的牛角可以发射出一道道极其强大的闪电,比它等级低的人被那闪电劈中之后,便会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算是在荒洲之上非常强大的一个生物。
  只不过这种夔牛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性情非常的高,不喜欢群居,因此平日里行动的时候总是独来独往,他们这样的性格注定他们在整个荒兽的群里面不受欢迎,因此那些强大的兽王们也不愿意将夔牛作为自己的手下,因为他们实在是难以驾驭,经常违背命令,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夔牛便只能被放逐在这一片区域,自顾自的生存着。
  这一只夔牛的等级并不低,是一个六品灵罗境界的。
  说实话,这样的生灵已经算是这片土地上最顶级的了,这些天才进行比赛也绝对不会招惹这样的东西,因为他的修为实在是太高,实力实在是太强,光是那一身的防御,看上去就让人极其的绝望,就算是他们凤凰洲的最强的天才过来了,看上去也会望而却步,肯定不会选择他的。
  不过在卫凰看来,青龙洲的这个天才似乎十分的与众不同,他遇到了这样的夔牛,说不定会上去碰碰运气,至少也会打一场,不可能直接转头就跑,事实证明卫凰的猜测果然对了,纪陵在看到这只夔牛之后,10分的惊喜,今天晚上终于出现了一条大鱼,也不枉他跑出来一趟,如果他能够将这一只夔牛击杀获得他体内的灵核,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修炼资源就有了。
  只不过纪陵的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并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这只夔牛并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普通弱小皇上,他在这一片地界上10分的有名,就是因为它的防御极强,而且攻击力也不弱,以纪陵现在真实的修为想要轻松的拿下这只夔牛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必须用体验卡,需要花费一些钱财,才能够将这一只巨大的猛兽给收入囊中。
  只是在动手之前他还有一点小麻烦需要解决,那就是跟在他后面的卫凰,两个人在之前的时候算是不错的朋友,所以说纪陵并不想对他动用武力,只不过他现在毕竟是凤凰洲的人,他的父亲也混在其中,他害怕他们有什么样的计划,而且他跟凤凰洲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融洽,上次虽然说双方之间有了一些交易,但是灵皇的心中未必就舒服,所以现在双方最好的关系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瓜葛过深的话,容易出问题。。
  对付卫凰其实并不要费多大力气,纪陵直接远远的朝着那边的夔牛射出了一道锋利的太白剑气,攻击力不是很强,没有办法对夔牛造成伤害,但却能够激怒他,果不其然,原本像一座小山一样蹲在地上闭着眼睛休息的夔牛瞬间被惊醒,当他看到进攻他的竟然是两只蝼蚁,一般的人类顿时就怒了,他直接从地上站起来,迈开四蹄朝这边奔腾而过,就像是一座奔腾的山峰,看上去10分的吓人,而纪陵这个时候就表现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直接转身朝着卫凰的方向跑了过来。
  卫凰在刚刚纪陵动手的时候还对他抱有期待,想要看看这个青龙州的天才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对付如此强大的敌人,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个人只是试探了一下之后,便立马开始逃窜,这让他着实没有想到最为重要的是他逃跑的那个方向还是自己正在的地方,他这不是姜夔牛引过来吗?难道说他没有办法对付夔牛,自己就有办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