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刺客之王 > 第四章 绯红之心

  铁门上拉开一个小窗户,里面有双清冷明眸上下打量了一番高玄。
  对方沉默了一会,才拉开铁门。
  厚重铁门门轴发出干涩扭动声音,在走廊里能传出很远。
  “你一脸不情愿样子,怎么,不想接客啊。”
  高玄大模大样走进去,“我和你说,你虽然是头牌,也不能耍大牌。”
  33眼眸中闪过一抹惊异,088平时很能说,今天却有点反常。
  第一他戴着墨镜,墨镜后面的眼睛居然还闭着。再有,088眉宇间多了股放纵飞扬的味道。
  在这个基地里,所有学员都活的很谨慎。所有放纵自己的学员,早就死干净了。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墨镜都挡不住088眉宇间掌控一切的强大自信。
  就好像一个奴隶突然翻身做了主人,人没变,精气神却完全不同了。
  088的变化,让33有点无所适从。
  激烈的竞争,让众多学员互相戒备,互相敌视。
  但是,她和088关系却不一样。
  他们两个表面上互相漠视,甚至是敌对状态,私下却是伙伴,是战友,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看你茫然的小样子,不用怕,我没疯。”
  高玄霸气的说:“今天就把欺辱我们的家伙全干掉,讨一个大大的公道,夺回失去的自由!”
  高玄一脸陶醉的深深吸口气,“自由的空气,味道真是甜美。”
  33沉默了一下说:“你有什么计划?”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冷静缜密、谋定后动!”
  高玄很高兴,33并没有像个傻子似的问他为什么发疯,也没有犹豫不决,而是直接问他计划。
  这是决断,更是对他的信任。
  33微微皱眉:“不要浪费时间。”
  队员之间严禁私下往来。哪怕他们已经通过了地狱修行,很快就要离开基地了。
  这条规定却依然有效。
  走廊里到处都是摄像头,高玄的行踪一定会惊动警卫队。
  按照33的估计,对方十分钟之内就会赶到。不论088想干什么,都要抓紧时间。
  33容貌清丽,就是脸上有一道斜着贯穿全脸的紫红伤疤,因为伤疤的收缩,整张脸就显得有点狰狞。
  因为伤疤缘故,她皱眉的时候一个眉高,一个眉低。好在明亮的眼眸拯救了一切,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有神。
  高玄知道,这个刀疤是33自己划的,防止别人觊觎她容色,减少麻烦。
  在基地里生存下去,少女学员要比少年们更艰难。
  “不用急,我们时间充裕。”
  高玄伸手轻轻抚平33皱着眉头,她眉毛黑亮修长,眉峰自然弯折,高挑眉异常漂亮。
  33很不适应这样的肢体接触,她紧紧握着拳头,全身肌肉处在蓄力爆发的状态。
  也就是高玄,换做其他人敢这么凑过来,33绝对一拳轰爆对方狗头。
  高玄能理解33的紧张,他安慰说:“你紧张个毛线,你还没我好看呢。我颜值一百分,你就只有十分了。”
  33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她认真的想了一下:“两分。”
  “哈哈哈,你也不用这么谦虚。”
  高玄笑着说:“动手造反之前,我们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33没说话,只是看着高玄示意他快点说。
  “我们是人,不是机器。我们要有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用个数字编号来代表自己。”
  高玄认真的对33说:“记住了,我叫高玄,不叫088。”
  33似懂非懂,她从小就在基地长大,学习的都是战斗、杀人的知识。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深刻理解。
  高玄,088,在她看来区别不大。
  高玄也不管33懂不懂,他用力抓着33肩膀说道:“我记得你姓云,从今天以后,你的名字就叫云清裳。云彩的云,清清如水的清,衣裳的裳。”
  “记住了么?”
  云清裳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
  “你叫什么?”
  “云、清裳!”
  高玄赞许的点头微笑:“很好,云清裳同志,让我们干起来!”
  云清裳没说话,只是明亮的眼眸中燃起了浓烈战意。
  仪式感的名字到不重要,能够和高玄并肩战斗,这才是意义所在。
  高玄好奇的问:“你不怕么?”
  他不害怕是因为重生回来,一切尽在掌握,有着足够自信。
  云清裳却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和他一起造反,从实力对比上说完全是以卵击石。
  云清裳冷然说:“唯死而已。”
  高玄有些动容,“真汉子!牛逼!”
  他转又安慰说:“放心,哥带你飞!”
  冰原地下基地的学员们,都是六七岁就进入基地。
  很小的时候,学员们就接受各种洗脑教育,要求所有人的组织效忠。
  小孩子没有善恶观,也没有区别好坏对错的能力。
  这种洗脑教育效果非常好。学员哪怕在训练中被杀死,对组织也异常忠诚。
  不过,终究有一些人会有反抗意识。
  小孩子都不会掩饰自己。有反抗意识的学员,很快就会被淘汰掉。尸体还会被拿去喂鲨鱼。
  洗脑教育,加上冷酷、残忍、高压的手段,所有学员最终都会变成组织想要的形状。
  高玄、云清裳则是其中的特例。两人对基地始终异常痛恨,但没有实力,两人只能苦苦忍耐。
  如果高玄没有重生,两人都会顺利离开基地,到外面为血神会效力。
  几年后,云清裳为了救他,惨烈战死。
  高玄侥幸逃生,他躲在暗处苦苦忍耐等待报仇的机会。
  可直到百年之后,人类濒临灭亡,他都没能找到血神会幕后的真正主使者。
  结果,一场星系毁灭级别的大爆炸让高玄重回到十八岁,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个时间节点也刚刚好。
  北昆冰原地下基地,在血神会内部就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项目。
  学员们要举行毕业仪式,周朗这几天都待在基地。
  周朗可比年老体衰的许晖强多了,他绝对想不到,学员中有人能杀死他!
  只是这一点,高玄就已经胜券在握。
  云清裳、也是经过时间考验的忠诚战士,值得信任。
  高玄从衣兜里拿出一枚红宝石胸针,他对云清裳说:“这个东西叫绯红之心,每天会随机生出纹身,给佩戴者长时间的强烈痛感。戴上之后,痛苦将会伴随你一生。”
  “咳咳……”
  高玄又有点尴尬的说:“还有就是会随机流血,你们女人擅长这个,你多准备点姨妈巾就好了……”
  “有什么用?”
  绯红之心很漂亮,负面效果也很奇葩,云清裳却只关注这东西有什么用。
  “白银级奇物,可以按照宿主意愿改变外在形态,拥有超强保护力,并能提升宿主速度、反应。是最适合战斗的白银级奇物之一。
  你可以理解为高阶生化战甲。能在地下金库里找到,真是运气极好的。”
  高玄有点感慨,能拿到绯红之心真是意外之喜。
  就现阶段来说,绯红之心其实不比斩神剑弱,适用性上更是胜过斩神剑百倍。
  绯红之心能够随意变形,意味这着不但能变化成护体战甲,还能变化武器,甚至改变人的形体面貌。这点非常变态。
  “好东西。”
  经过地狱修炼,云清裳早就习惯了痛苦。绯红之心的负作用对她根本不问题。
  “你不问问为啥把绯红之心给你用?”
  云清裳反问:“有这个必要么?”
  她不喜欢做无用事,说无用的话。高玄既然把绯红之心给她,她就不会推辞客气。
  就算绯红之心有致命危害,那也没什么。
  当初,她在无比绝望中被高玄救出来。
  从那一刻起,高玄成为她的心灵之光,驱散了无尽黑暗、冷酷、残忍。
  高玄是她在这个冷酷世界的唯一坐标。有高玄在,她才能确定自身的位置,才能确定自己存在的状态。
  她愿意无条件信任高玄,甚至无条件服从高玄。
  所以,高玄找她说要造反,她毫不犹豫同意了。
  她对基地虽然厌恶,却没想过要去反抗战斗。双方实力差的太多了,反抗不过是找死。
  但是,高玄想要反抗,想要战斗,她就会坚决跟随高玄。
  只是她不会和高玄说这些,也没必要说。
  高玄叹气道:“好吧,你这么信任我。我都有点感动了。”
  他解释了一句:“其实绯红之心只有漂亮纯净的女人才能佩戴。我就是做了手术也用不了。”
  “哦。”
  云清裳淡然的反应,让高玄觉得解释完全是浪费时间。
  他没好气的说:“准备好了么,有点疼。但我相信你能忍住1、2……”
  高玄喊到2就把绯红之心刺进云清裳心脏,这个东西,必须深入心脏和宿主建立紧密联系,才能发挥作用。
  高玄虽然闭着眼,依旧能清晰观察到云清裳痛苦的表情,观察到她战栗的身体,观察到她额头颈部背部溢出的细汗,观察到她苍白如纸的脸。
  云清裳一向坚韧,能让她如此失态,绯红之心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高玄说:“跟着我念,绯红星空下,痛苦是唯一的真实。”
  “绯红星空下,痛苦是唯一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