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刺客之王 > 第六章 伪装

  云清裳和高玄是一批学员,两人有关系亲近,她很清楚高玄的本事。
  在毕业的49名学员中,高玄战斗力应该要排在最后十名。
  如果是她和高玄生死搏杀,她有把握十招之内解决高玄。
  刚才高玄却在0.2秒内连出十二剑,并移动了七步。
  云清裳就是佩戴了绯红之心,也没能看清楚高玄动作细节。
  她甚至没能看清高玄手中长剑的样子,只记得那锋锐之极冷冽之极的血色刃光。
  无怪高玄能杀许晖。这样快剑下,许晖岂能不死。
  高玄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可怕?
  作为一个通过地狱修行的杀手,云清裳很清楚这样状态高玄有多可怕。甚至称得上恐怖。
  高玄把斩神剑潇洒的转了两圈,他头微微低着,垂下来的长长留海把墨镜都挡住了,一副忧郁深沉的剑客造型:“怎么样,帅不帅?”
  不等云清裳说话,高玄又说:“你凭良心说,不要因为我们是朋友就夸赞我。客观,公平,实事求是的做个评价。”
  “帅。”
  云清裳想了下说:“如果你能闭上嘴,我会觉得你更帅。”
  “其实我的心是高冷的,我脑子是睿智的,可他么的嘴不服从心灵,也不听脑子的,我也很无奈……”
  高玄是真的无奈,这都是六翼天蝉的惹的祸。
  问题是没办法解释的太清楚。
  云清裳到是有些相信高玄的解释。
  高玄六岁的时候就说个不停。全基地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话痨。
  也许是因为这个话痨人设太成功了,所有人都不自觉忽视了高玄。
  一个话痨,能有什么威胁?所有人潜意识里都会这么想。
  云清裳一直也这么想,直到高玄救了她一命。
  从那以后,云清裳才发现高玄的厉害。
  高玄的阴险、狡猾、狠辣,都被话痨表象掩盖住。
  一个六岁的孩子就会耍心机,立人设,这太可怕了。
  所以,当高玄展现出匪夷所思的剑术后,云清裳很冷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秃鹫要死了……”
  云清裳问高玄:“下一步怎么办?”
  高玄刚才还说什么忍住气,不要乱来。结果他上来就把人都杀了。云清裳对此也有些无语。
  秃鹫用完好左手死死捂着咽喉,却怎么也捂不住咽喉喷出的血。
  但他生命力很强,流了这么多的血,他的意识还很清醒。
  只是窒息的痛苦,已经把他脸憋的紫黑,两只不大眼睛都鼓出来。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至于其他几个警卫,已经死透了。
  高玄用剑鞘底部点了点秃鹫脑门说:“你记住他样子,用绯红之心模仿他,没问题吧?”
  云清裳微微皱眉,老实说,这可不容易。
  绯红之心是能随意变形,可具体变成什么样子就看个人的能力了。
  好在云清裳学过易容伪装,算的上精通。她能迅速捕捉一个人的五官、身材特点,进行模仿。
  有了能随意变形的绯红之心,这种模仿就容易多了。
  云清裳就对着秃鹫的脸,使用绯红之心不断调整外在形态。
  垂死的秃鹫,眼睁睁看着云清裳的脸慢慢变成自己的样子,他眼神里也充满了惊骇。
  “我说你捂住了啊,这血还滋滋往往呲呢……”
  高玄蹲在秃鹫身旁,一脸热心的询问:“你是不是还缺氧啊,看你丑脸憋的紫红紫红的,焦黄的小眼珠子都鼓出来了。
  是不是很难受?本来想让你多活几分钟,你偏要作死,我也很无奈啊!”
  秃鹫说不出话,却听的很清楚。窒息的痛苦让他恨不能立即就死了,高玄的话更让他忿恨。
  “窒息是人类能体验的最大痛苦之一,这机会难得,你只能体验一次,可别浪费了。”
  高玄还在喋喋不休说着,秃鹫却已经撑不住了。
  不到一分钟,秃鹫双腿一瞪,人就再没了气息。
  高玄有点遗憾的叹气说:“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关照,我可还没还呢。你就这样痛快走了,让我情何以堪啊。”
  他说着还不断用剑鞘去摆弄秃鹫脑袋:“你看你那死样,有那么不甘心么?还他么那么丑,你死了都碍眼你知道不知道……”
  “别乱动。”
  云清裳头部已经变得差不多了,高玄在那乱动,让她有点晕。
  “我是为了多角度展示。”
  高玄指着秃鹫大脖子说:“你看这有个一串小瘊子,你都没变出来。还有这肩膀,他是左撇子,左肩更厚……”
  高玄给云清裳挑了半天毛病,云清裳到是很虚心接受了意见。
  两人对着秃鹫尸体研究了十多分钟,云清裳终于从外形上和秃鹫一样了。
  云清裳却觉得不太满意,很多细节上还对不上。
  高玄无所谓的说:“周朗几年都不来一次基地,他对秃鹫很陌生。不会留意那么多细节。你只要瞒过监控的步态识别、面部识别就足够了。”
  高玄说着把秃鹫的武器装备都卸下来,他帮着云清裳逐一穿戴上。
  云清裳却有点担心:“我没去过核心办公区,只怕很难混进去。”
  “放心吧,基地为了保密,使用都是低级光脑,人工智能程度非常低。权限级别都通过芯片和密码识别权限。”
  高玄指了指云清裳手上的腕表:“这里面就是权限芯片,自动识别。没问题的。”
  重生回来,高玄对于基地的情况了如指掌。
  高玄说:“我把现场处理一下,然后我们就去见周朗。”
  他拔出斩神剑虚化了一下,秃鹫和几个警卫的尸体当即化成一团血光,融入斩神剑。
  不过几秒钟,粗糙水泥地面上就剩下一堆枪械。尸体和血迹全部消失。
  斩神剑吸收了许晖的血肉,恢复了一点点力量。再次吸收几个警卫血肉就非常轻松了。
  至于衣服之类的物品,斩神剑并不需要。只是高玄为了清扫现场,才把这些物质也一起融化。
  虽然这样做需要额外消耗力量,却能减少无数的麻烦。
  云清裳都看呆了,她一直觉得高玄手中剑很邪气,可直接把血肉融化成光,这就太诡异了。
  作为一个久经训练的杀手,云清裳的物理化学等科学知识学的还不错。
  绯红之心虽然很诡异,她大概还能理解力量运转模式。斩神剑却颠覆了她的科学观。
  高玄收剑入鞘,他能明显感觉到妖魔呓语里传出来的兴奋情绪。
  吸收了秃鹫等人,斩神剑再次提升了一点点力量。
  如果把许晖当做一个单位,那秃鹫加上五个警卫大概等于半个单位。
  斩神剑可能是饿的太久了,吸收了一点血肉就很兴奋。
  现在斩神剑传递出的激荡情绪,明显催促着高玄去继续杀人。
  可惜,斩神剑的妖魔呓语对高玄毫无作用。
  高玄把斩神剑收入左手,他对云清裳比划了个禁言的手势:“我这把剑是魔剑,记得要帮我保密。”
  云清裳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死也不会说的。”
  “不用那么严肃,这种事无法长期保密。”
  斩神剑总是要用的,也不可能次次都把人杀光。高玄只希望能尽量拖过发育期。
  高玄并没有多说这个问题,他转又道:“现在我们去找周朗。你就说有急事汇报,周朗会见我们的……”
  高玄又和云清裳交代了一些细节,免得她什么都不知道,当场就露出马脚。
  核心办公区是独立区域,有很强的安保措施。还有几条秘密逃生通道。
  如果周朗察觉不妙提前逃跑,高玄也没把握留下周朗。
  其实周朗只是小卒子,逃了也没什么。关键是周朗会把他和云清裳的身份泄露出去。
  高玄深知血神会的可怕。和血神会这个庞然大物相比,现在的斩神剑微不足道。
  只有斩神剑成长到极限,才有资格和血神会比划比划。
  高玄并没有和云清裳说明其中利害,这些让云清裳知道,反而增加她的负担。
  只要混入核心办公区见到周朗,他就能了解基地恩怨,找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慢慢积蓄力量,等待机会。
  伪装成秃鹫的云清裳在后,高玄在前,两人进了电梯。
  云清裳刷了智能手表后,两人乘坐电梯来到第三层。
  两人来到安全门前,负责检查安全的警卫只是扫了一眼秃鹫,就打开了安全门。
  地下基地平稳运行了十几年,警卫早就没有了警惕性。
  核心办公区的异常整洁,是现代科技风,墙壁是银色玻璃,照明灯都是智能隐藏式的。
  地下几十层的训练空间和这里相比,就像是狗窝一般。
  高玄在前面默默引路,带着云清裳一直来到周朗办公室门前。
  门是那种滑行的合金门,一看就非常厚重。门前还站着两个武装机器人。
  银白的合金外壳闪亮,手上拿着暴雷三型霰弹枪,那粗重枪管非常有威慑力。
  这种型号霰弹枪,子弹喷射的几百颗钢珠能轻易贯穿人体。威力非常恐怖。超大的覆盖范围,更是各种花俏战技的克星。
  高玄垂着头没说话,也没敢给云清裳手势。他能感应到周围有很多摄像头,从四面八方观察他和云清裳。
  这时候绝不能乱动。
  好在云清裳很冷静,她走上去用秃鹫声音对武装机器人说:“周总,我有急事汇报……”
  高玄相信绯红之心的强大模仿功能,足以骗过声纹识别。
  武装机器人通话器掌握在周朗手里。可里面的周朗却沉默不语。
  云清裳没得到回应,她也不免有些紧张,难道周朗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