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刺客之王 > 第二章 斩神

  飞马星的源力修炼分为十级,源力层次达到七级已经是非常厉害的高手了。
  许晖虽然八十多了,源力催动下人却瞬间就超越了人体极限。
  苍鹰般的一扑,比激射的箭矢还要快。
  许晖也是想抓活的,他不知088发什么疯,总要问个明白才行。
  就在许晖扑落之际,高玄侧身绕步,刚好避开许晖扑击,人也退到了墙角。
  这个房间只有十几平米,高玄退到墙角就已经无处可退了。
  许晖落地后轻盈转身,却没急着再动手。
  刚才他那一扑虽然没用全力,以对方的本事也不应该能躲过去。
  许晖对这些少年修为深浅再清楚不过。
  虽然他们都通过残酷的地狱修行,但他们的真正修为也就是三级到四级。地狱修行,更多是锻炼心志。
  当然,在十七八的年纪,三级源力已经称得上天才了。足以在同龄人中称霸。
  只是和他这样的七级高手相比,差的就太多了。
  高玄在基地这群弟子中,也是排名最后。高玄居然能躲过他的飞鹰扑杀,大大超乎了许晖的意料。
  而且,高玄周身源力波动轻微,显然没超过三级源力层次。只是靠着提前判断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这才避开了他的扑击。
  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复杂技巧,最重要是眼光判断。
  许晖上下打量着高玄:“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以前到是我小看你了。”
  高玄微微摇头:“你没小看我,只是我重生回来,百年的眼光见识经验就远胜过你。避开这一击并不难。”
  “我现在到有点相信你真的重生了。我要抓住你,把你脑子里所有记忆都提取出来,看看未来百年到底是什么样子!”
  许晖眯着老眼阴沉一笑,不管高玄说的是真是假,只要抓住高玄就都能弄清楚。
  高玄也笑了:“老师,你还是那么果决又冷酷。”
  他又摇头说:“可惜,今天这一局我赢定了。”
  许晖不知高玄有什么手段,他目光一凝,正准备下杀手,高玄却举手示意:“别急,老师的青丝剑,三棱飞刺都先收收,你的疾风源力术也别急着爆发。”
  听到高玄说出自己最擅长的武器、秘术,许晖的老脸终于变了颜色。
  他在基地十多年,从没展露过自身真实武功、秘术。就算是他最亲近的好友,也不知道他的这些秘密。
  高玄又是从何而知?
  高玄似乎看懂了许晖的疑惑,他有些无奈说:“我都说了我是重生回来的。不但知道你擅长用什么,还知道你有个女儿叫许燕,就住在明京城,你还有外孙女,外孙女婿,好大一家子人啊,真是热闹。”
  许晖的老脸已经一片铁青,女儿是他最大的秘密。组织都不知道,高玄怎么知道的?
  “想用女儿威胁我,绝不可能。”
  许晖何等果决,当下毫不迟疑催发出右手腕的青丝剑。
  青丝剑是以超级纤维混合钛钢丝编织而成,细如发丝,长足有四米。也只有许晖这样浑厚源力,才能通过特殊手法驾驭青丝剑。
  这个距离内,青丝剑一转,就能把高玄切出的碎块。
  “铮……”
  一声清脆悠长的剑鸣,突兀在许晖脑海中响起。一抹锋锐无匹的赤红神光,同时深深印入许晖的眼眸。
  这个刹那,许晖脑子里一片空白。
  等许晖清醒过来,他才骇然发现自己眼眸中一片通红,前方高玄英俊无俦的脸看起来也像染了一层血色,又有些模糊变形。
  不知什么时候,高玄手上还多了一把赤红剑鞘长剑。
  赤红剑鞘形制古雅精致,又带着强烈的妖异和危险味道。隐约之间,似乎能听到剑鞘中传来低沉凶厉的嘶吼,就好像有妖魔要剑鞘中蹦出来一般。
  许晖觉得高玄手里剑很眼熟,却又想不起哪里见过。
  更糟糕的是,许晖不知道发生刚才究竟发生了了什么。
  现在他浑身都无法用力,体内源力也全部溃散。他就像木偶一样,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支配能力。
  高玄举起暗红剑鞘对着许晖老眼,“老师,还记得这把剑么?”
  许晖溢血的老眼缓缓转动了下,却说不出话来。
  高玄体谅的说:“老师你眉心中了一剑,脑子都差点被插爆,一时说不出话来。你听着就好了。”
  他自顾继续说道:“这把剑是藏在基地金库深处的斩神剑。你一定记得吧。”
  许晖猛然想起来了,对,这把剑就是藏在基地金库深处的斩神剑。
  斩神剑是远古时代留下的奇物,此剑锋锐无匹,无坚不摧,无物不斩。
  号称能上斩神祇,下裂星辰。
  但是,这柄剑非常诡异。只要拿着斩神剑战斗,剑主就一定被斩神剑吞噬。
  血神会得到斩神剑后,也研究过一阵子。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斩神剑杀人杀己,没有例外。
  现代科技外能跨越星系,内能破解人类基因。
  斩神剑再好用,也不过就是一柄冷兵器。和现代科技武器根本无法相比。斩神剑的危害性却无法控制。
  这也是奇物的特性,拥有特殊的力量,也有着无法控制的危害。
  奇物,是指具有特殊力量非人造的存在。
  奇物的存在和运转模式,不受基本物理规则局限,也无法被智慧生命完全理解。
  所以,斩神剑就被藏在地下基地的金库深处。
  许晖看过一次斩神剑,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许晖很想不通,高玄怎么知道斩神剑藏在金库里面?又是怎么拿到的?高玄不知道斩神剑的危害?
  这柄斩神剑的确妖异。他堂堂七级源力高手,在斩神剑下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不过,高玄拿着斩神剑战斗,他也必死无疑。
  许晖缓过来一口气,他咧开嘴无声冷笑了一下说:“斩神剑杀人杀己,从无例外。你也会陪着我一起死。”
  “知道我为什么还给你留口气么?”
  高玄微笑说:“因为我有太多的秘密想找人说。老师,麻烦你多撑一会。”
  许晖意识已经有点混乱,但他还能勉强明白高玄的意思。
  好像、好像高玄找到了使用斩神剑的办法?
  “老师,你真是聪明人,一下就想到了。”
  许晖虽然没说话,高玄却似乎能看透他的想法,他说道:“斩神剑杀人杀己,这是因为斩神剑本身的诡异禁忌、”
  高玄说着拔出斩神剑,他轻轻抚摸着血色剑刃底部的四个复杂花纹:“看到没有,这四个字写的明明白白:见血者死。”
  他又笑了笑:“老师,你明白了吧,斩神剑是不能见血的,见血必死。”
  许晖听到这里精神一振,整个人变得异常清醒:“那你死定了!”
  “老师,奸猾如你在死亡面前也变得如此蠢笨,真让我失望。”
  高玄慢悠悠的说道:“我既然敢使用斩神剑,自然有办法不受其害。”
  许晖沉默不语,的确,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他不应该想不到。
  只是他被仇恨和愤怒冲昏了头脑,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
  高玄微微摇头:“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个时候你该负责接住话题,好奇的问我,到底用的什么办法?”
  许晖很疲惫,他很想闭上眼睛,但他还是想听听高玄驾驭斩神剑的秘密。
  “老师你疲惫又强撑的样子,真的好配合,让我的有点感动了。”
  高玄话是这么说,脸上笑容却慢慢收敛,“但是,你个冷血杂碎,也想听我的秘密,你不配。”
  突来的辱骂,让许晖眼角抽搐了一下。只是他现在这种状态,已经没力气表达愤怒了。
  高玄一脸诚恳的说:“老师你放心吧,我虽然厌恶你,作为弟子基本礼数还是有的。我会送你女儿全家去地狱陪你,让你一家团团圆圆欢欢乐乐……”
  许晖本来就剩一口气了,听到这里老眼猛然瞪大了死死盯着高玄,老脸也变得异常狰狞。他想要大骂高玄,却呃呃的说不出话来。
  激动愤怒的情绪,迅速燃烧掉许晖仅有的生机。
  不过几秒钟,许晖溢血的眼眸就慢慢扩散,头也慢慢垂下去。只是脸上还保持那种忿恨、狰狞的表情。
  高玄伸手轻轻拍了拍许晖的脑袋:“老师,和你开个玩笑,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他又有些好笑的说:“你狰狞小表情,还挺逗比的。可惜,006、022、031、055、091,包括其他一千多个没名字的家伙都看不到了。”
  高玄喃喃自语:“他们死的时候,可比你凄惨多了。他们甚至没机会愤怒。”
  他轻轻抚着精致赤红剑鞘低声说:“我以此剑为誓,我会为自己、为所有兄弟姐妹,向血神会要一个大大的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