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万界的武者 > 第一零三章 败史文恭
    砰!
  
      “吁吁……”
  
      轰!
  
      “吁吁……”
  
      夹杂着马匹的嘶叫声,两军阵前尘土飞扬,场面略显混乱,却是那史文恭胯下的照夜玉狮子马突然哀嚎一声,轰然倒地,连带着正在全力与陈魁角力的史文恭也一起落了马,好在史文恭的运气算不错,没有被反客为主,让照夜玉狮子马“骑”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强烈的对抗,让史文恭胯下的照夜玉狮子马撑不住了?
  
      并不是。
  
      罪魁祸首是陈魁!
  
      就在陈魁看到曾涂想要施暗箭偷袭自己的时候,也顾不得其他,此时如果在继续全力与史文恭角力分胜负,那就太傻了,两害相权取其轻,陈魁将手上的力量撤了几分,给自己留下闪躲的余地。
  
      陈魁一撤,史文恭自然要跟上,如此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两匹马贴得更近了些,同时史文恭也为陈魁挡住了曾涂的视线,就在这个时候,陈魁福灵心至,对近在咫尺的照夜玉狮子马来了一记戳脚。
  
      拥有《御马图》的陈魁,对马匹的身体构造可谓是烂熟于心,根本不需要刻意,这一脚正好就踢在照夜玉狮子马的要害之处,劲力十足的一脚,让照夜玉狮子马一口气提不上来,力量也失去了支撑,无法再担负不属于自己的重量,轰然倒地,马背上的史文恭自然也是被搞了个措手不及,狠狠地砸在地上。
  
      嘣!
  
      此时,一声轻响,弓如霹雳,一支箭矢直取陈魁。
  
      正欲取史文恭的陈魁不得不舍弃史文恭,身体前倾,趴在马背上,险之又险地躲开了利箭,还得多亏史文恭,否则陈魁这次怕是危险了,他的铁头功可还未练成呢。
  
      只是,危险尚未解除。
  
      “不好!”马背上,看到下方史文恭的动作,陈魁心中登时大骇,啪的一掌,拍在马脖子上。
  
      地上,回过神来的史文恭看到被陈魁躲过的箭矢,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并不会因此责怪自己的徒弟,毕竟这里是战场,冷箭也是战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是可惜,这一箭来得太晚了,没有射中目标。
  
      史文恭,会就此坐以待毙吗?
  
      显然不会,看到近在咫尺的踏雪乌骓马,史文恭想都不想,单手握住方天画戟的末端,一记势大力沉地横扫,方天画戟所过,卷起飞扬尘土,直取陈魁胯下乌骓马的前腿,史文恭的力量岂是玩笑,这一下若是扫中了,乌骓马就算是不废,也得残。
  
      陈魁早就将乌骓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看到这一幕,才会大惊失色,只是此刻要去拽缰绳,已然是来不及了,陈魁只得拍一下马脖子,希望乌骓马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吁吁!”
  
      不愧是与陈魁达到人马合一的乌骓马,没让陈魁失望,明白了陈魁的意思,口中嘶叫着,靠着两条后腿,在没有外力的干涉下,竟然立了起来,同时前蹄曲缩,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史文恭横扫而来的方天画戟。
  
      “给我着!”
  
      情急之下,陈魁反手将手中的朱缨枪当做标枪,朝史文恭掷出,较为遗憾的是,因为是为了帮乌骓马解围,出手仓促,没命中目标,朱缨枪掷偏了,整个枪头没入地里。
  
      锵!
  
      宝刀出鞘,陈魁从马匹上一跃而起,整个人跃过了马首,手中宝刀高高举起,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直取史文恭。
  
      史文恭见状,只得放弃追杀乌骓马,只听得哒的一声,史文恭将方天画戟刺入地里,一手抓住末端,将方天画戟抬起,形成了一个斜坡,另一手抵在方天画戟的杆子上。
  
      铛!
  
      虽然陈魁手中的宝刀没有顺着斜坡一路向下,但是因为有角度的倾斜,让他很轻松地卸掉了陈魁很大的一部分力道。
  
      “喝!”暴喝一声,史文恭身体腾空而起,双脚连环出击,虽然没能伤到陈魁,却也将陈魁逼退,史文恭趁势站好,持戟谨慎地看着陈魁。
  
      “正好,在这里拿下你!”踩着厚实的土地,陈魁心中暗道,大地总能给陈魁不一样的底气和信心,对于陈魁来说,哪怕已经达到了人马合一,但步战依旧是他的最强项。
  
      “喝!”史文恭不知陈魁心中所想,喝叫一声,横戟,直冲。
  
      此招名为——中平枪!
  
      “来了。”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陈魁右手竟然反手握刀。
  
      这是做什么?
  
      下一刻,陈魁的操作更是让众人大开眼界,竟然还能如此用刀,这是何等精妙的控制。
  
      只见陈魁身体朝着左侧微微一偏,手中的宝刀自下而上,并没有去正面拦截方天画戟,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陈魁早就算计好了,陈魁手中的宝刀,竟然就擦着方天画戟左边的月牙空隙穿了进去,而且是斜着穿过去,正好可以容纳整个刀身,不多不少,刺耳的摩擦声告诉众人,这不是做梦。
  
      还未结束。
  
      陈魁的右手按在刀柄上,顺这史文恭用力的方向,朝上一翻,竟然让方天画戟翻了个,原本朝上的刀尖变成了朝下,双手朝下按去,刀身刺入大地之中,同时也将方天画戟给钉在地上。
  
      砰砰!
  
      陈魁顺势,身体腾空而起,借着宝刀向下的力量,双腿连环出击,先是左脚高抬,正好将史文恭的头盔踢飞,右脚紧随其后,朝着没有头盔保护的太阳穴踢去。
  
      哒哒。
  
      史文恭没有被踢晕,也没有倒地,不过已经有点懵了,身形晃动,像是个喝醉酒的壮汉。
  
      “猴子窜天。”
  
      陈魁乘胜追击,这可是完成武道天书任务的最好机会,如何能放过,左脚率先着地,没等右脚落地,陈魁身体一扭,劲力集中于一点,右脚的脚底板朝史文恭的下巴踢去,以脚使拳法。
  
      砰!
  
      吃了这一下,史文恭再也握不住方天画戟了,整个人高高飞起,其实陈魁这一脚,最合适的位置是子孙袋,不过很显然,陈魁留情了。
  
      “敌首史文恭已败,全军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