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元天道 > 第三十五章:尴尬的林哲

  “呃...好吧,我答应你。”林哲无奈地道。
  林哲原本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卿知微去不去到无关紧要,但是此时不知道为何,卿知微一开口,林哲便是立马答应了下来。
  卿知微顿时笑了出来。
  “好,我和你去。”卿知微道。
  卿知微转过身来,对着林哲莞尔一笑。
  林哲眼眸瞬间与其对视,空气之中顿时充满了一丝暧昧,两人对视而望,时间仿佛定格。
  林哲望着卿知微的眼睛,心里暗道:女生的睫毛怎么那么长?而且卿知微的比娘的还长...
  林哲两眼早已是放空,这一幕被卿知微看在眼里,顿时抬起右手,在林哲眼前晃了晃,眼珠子朝着林哲投去好奇地目光。
  “喂,发什么呆!”卿知微微微怒道。
  林哲听得卿知微这一喊,顿时从愣神中回过神来。
  “呃...抱歉。”林哲下意识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道。
  卿知微心里不禁说道:这家伙搞什么鬼?明明来找人家有时,来了又一直发呆,这家伙脑子...
  “咳咳...”林哲为掩饰尴尬干咳了几声。
  “那一言为定!”林哲正色道。
  不过,卿知微一看便知道林哲实在强装镇定,顿时美目上下打量着林哲,眼珠一转,将头微微靠近林哲,露出几分玩味地笑容。
  旋即道“和我说话你很紧张吗?”
  “啊?”林哲被卿知微这么一弄,顿时后退了两步,惊叫了一声,脸颊之上瞬间竟然红透了!
  “噗哧...”卿知微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笑意,一下便是笑了出来。
  林哲看着卿知微这样,脸上洋溢着一丝尴尬的面容,心中暗道:这叫什么事啊,我怎么一跟她接触就紧张的说不出话,这下丢人了....
  好半响,卿知微才止住了笑意。
  “咳咳。”林哲假装咳嗽了几声。
  “那就这样说定了,一个月后我们就出发,卿姑娘,在下告辞!”林哲道。
  还未等卿知微答话,林哲便是连忙抱拳,与卿知微道别。
  转身便是径直走出了静室,呼!静室大门自动打开,待到林哲走出静室时,大门再是缓缓合上,这就是卿知微住处和林哲住处的差别所在了,林哲的静室门只能手动!不过林哲此时并未注意这些,现在林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哲在这是一刻都不想待了,“这也太丢人了!”林哲走出卿知微静室的那一刻,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发出啪的一声,顿时额头之上就多了一抹红。
  “我也太没出息了把,一见到美女就紧张。”林哲无奈地嘲讽自己道,当下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回头看了一眼,便是快速离去。
  留下卿知微静静立在原地,此时的卿知微,与刚才打趣林哲的时候,完全不同。
  卿知微表情淡漠,眼神之中充满了一丝冰冷,与方才想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低垂下头,双手微微抬起,美目望着双手缓缓道“生玄山脉,玄体果吗?看来应该是想要提升身体强度,嗯。”
  “火老。”卿知微目光望向上,对着一处轻声说道。
  噗!红光一闪,火老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卿知微视野中,火老还是那般,眼神和蔼,左手之中有着一团火焰,火老一出现,原本冰冷的静室温度一下便是高了几分。
  “小姐,你真的要去那生玄山脉吗?”火老沉吟道。
  “嗯,麻烦您先帮我走一趟了。”卿知微缓缓道。
  火老摆了摆手,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何来麻烦,一刻钟便可!”火老傲然说道。
  从中级灵师学院到生玄山脉,最起码也得八百里以外,但火老竟然说道一刻钟便是能解决,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抵达生玄山脉,而且还要做一番探查,生玄山脉面积可是不小,等探查完再回到此地。
  要让林哲这等修为的灵师,少说得用上两天时间,还是不停歇的赶路。
  而火老,不愧是二境强者,一刻钟便是能一个来回,甚至还能做一些其他事,这就是强者与弱者的区别!
  刷!
  火老原地一转,化作一簇红光,瞬间便是百里开外。
  待得火老离去,卿知微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面容,不知在思考着什么,旋即左手微微抬起,轻轻撩了撩额头上的秀发,只见其秀发及腰,一阵微风带起衣裙,散着一丝淡淡的幽香。
  “我相信你!”卿知微轻声呢喃道。
  说罢,卿知微转身缓步朝着静室走去,留下一缕余香。
  此时林哲正走在教学楼处,离开了卿知微所在静室,速度也是放缓了下来。
  教学楼旁有一座一千平米的实战训练场,此时学院的学员正在其中上着实战课,不过外围是没有围栏的,特别空旷,在外面便是能看到其中的一举一动。
  林哲走到这,注意力瞬间便是被其中的事物给吸引,顿时停下脚,朝竞技场中投去好奇的目光。
  林哲眼瞳瞬时一凝,只见场中似乎有一道身影似曾相识,林哲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一丝玩味地笑容。
  “看来和他还挺有缘啊。”林哲耸了耸肩,露出一丝无奈,苦笑道。
  说罢便是朝着竞技场走去,“去看一看吧。”林哲径直缓步而去。
  林哲看到了谁?能让他如此远的距离便是一下认出,其身形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特征。
  林哲看到的,正是徐三胖!
  就是当初林哲第一次来到索托城,因为生灵液的事件,他便打了其一顿,此时自然是记得起来。
  只见场周围,密密麻麻的学员在底下叫唤着,“加油,打倒他!
  “呵呵,他已经打了六场了,就算他是大灵师境,也不可能再赢这一场。”
  “况且这陈豪,也不是那么轻松便能对付的。”
  “我看未必,大灵师境和灵师境毕竟差了一个境界,这场,不好说。”
  场下学员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只见场上有两个人早已是进入了备战状态,正是徐三胖和被学员们看好的陈豪!
  “比赛规则你们都知道了,我再重复一遍,第一点到为止;第二对方如果认输或是失去战力不能下死手,否则,将判负,并且开除出院!”站在中央的一名学院老师严肃道。
  “是,老师。”徐三胖与陈豪两人同时开口应道。
  那名老师见两人回答后,旋即道“擂台赛第七场,徐三胖对陈豪,守擂者徐三胖,攻擂者陈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