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系统道途 > 第五十四章 大战群魔

  就在这生死关头,一条玄色缎带插入场中,仿佛九天之上垂落的匹练,于刹那间阻隔在李承钰的拳头面前,缎带正面漩涡般的天魔力场不断消解吸摄拳头上的气劲,而背面则是更为奇妙的生出一股斥力,将赵德言推了开去。
  只是李承钰眼下的功力已是触摸到了此世的武道天花板,仿佛再进一步就能破碎虚空,堪称人间无敌的存在。
  呲啦!
  缎带终是容纳不下那般磅礴的气劲,应声四分五裂。
  好在赵德言受此一助,逃过必死一劫,一口气退出五丈开外,才自惊魂未定的站稳身形。
  “多谢祝宗主相助!”他面上还残留着思绪过度的苍白,朝着院**了拱手道谢。
  祝玉妍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圣舍利是咱们圣门两派六道共同的圣物,其所属权当由咱们自己内部商定,岂容外人染指。”说道这里,又指了指李承钰道:“这小子武功着实奇高,咱们一起上吧,先制服了他,再行定夺圣舍利归属去留。”
  却是祝玉妍见得李承钰武功又是大为精进,已是万分忌惮,便想趁此机会将他除掉。
  赵德言已是吃了一次苦头,此时有祝玉妍出头主持,自然没有意见,当下点头拥护道:“祝宗主所言甚是,赵某人定当景丛。”
  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三个邪极宗凶人虽自命魔门正宗,当为邪帝舍利的第一归属方,但是他们亦是吃过李承钰的苦头,甚至连金环真都丧命在他手上,可谓仇深似海,自然乐得联手报仇,彼此相视一眼,由尤鸟倦出头表态道:“单凭祝宗主吩咐。”
  在场一众魔门高手瞬间达成了联盟。
  “动手!”祝玉妍一声娇喝,率先领着阴癸派一众高手跃入院中朝着李承钰围杀过来。
  呛啷!
  跋锋寒刀剑出鞘。
  李承钰此际心头燥意越发炽盛,只觉得胸膛之中好似藏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难受憋闷至极,急需一个发泄对象,当下横掌一拦,寒声道:“今夜你不必出手,替我在旁掠阵。”
  话音未落,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竟是主动迎击上去。
  赵德言和邪极三凶亦是齐齐围攻过来。
  李承钰双目之中透露着十分可怕的杀意和戾气,迥异于原来。
  以他以前温和的性子,出手大都留一线,极少下杀手,只是今天被戾气动摇心神,杀意湮没了理智,竟是再无留手,将一身惊世骇俗的武道修为尽皆展露了出来。
  但见他身形连连闪动,于一众魔门高手的联手围攻之中腾挪移位,留下一道道或是出掌,或是击拳,或是踢腿,或是弹指等等出招后又来不及消散的残影。
  同时,或寒冷,或炽热,或阳刚,或阴柔,无数种气劲仿佛于刹那之间同时迸发,使得这座院落仿佛陷入了一方气劲的海洋,海面上是如同万丈狂涛一般的刚猛劲气,海底下是种种迥异的汹涌暗流。
  一众魔门高手身临其境,只觉得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间的武者,而是仿佛一整片无可匹敌的天地威能,竭尽毕生所学也难以抵挡一二,俱都心神剧震,惊骇欲死。
  功力最深的祝玉妍和赵德言尚能凭着精妙的魔功与李承钰过上几招,堪堪支撑。
  功力尚可的如婠婠、边不负、辟守玄、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等人却是险象环生,遍体大汗淋漓。
  而功力最为浅薄者如闻采婷、霞长老、辟尘三人各自分得了一拳、一掌、一指,竟是于照面功夫被击毙当场,直把祝玉妍瞧得目呲欲裂,连声厉喝不止。
  只是李承钰杀戒已开,更是激发了凶性,仿佛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尤鸟倦近前,他的嘴角擎着一抹诡异邪性的笑容,使得尤鸟倦心头大寒,下意识就将手里的独脚铜人砸了过去,然而却被长生天罡牵扯到了一旁,至使门户大开,一道饱含杀意的拳头直冲胸口处印了过来。
  “完了!”尤鸟倦怒目圆睁,在这一刹那,他死死的盯着李承钰的拳头步步逼近胸口,简直心若死灰。
  嗤嗤嗤!
  就在此刻,夜幕当中蓦的浮现三朵莲蕊一般的气劲,带着灼热的威能,闪电一般的袭向李承钰左侧。
  这还不止,同时又有一道匹练似的阴冷剑光,划破夜空,径取李承钰右侧。
  是安隆与杨彦虚!
  他们两个亦是潜伏在左近,到了此刻再也按捺不住,跳出来联手突袭。
  李承钰早已知晓还有潜伏在暗中的敌手,当下也不慌乱,果断的弃了尤鸟倦,脚尖一点,飞身倒退,避开了这一记联合杀招。
  就在此刻,他的背后蓦的升起一股极端邪恶阴冷的精神触感,只见院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极快的身影,在月色下如梦似幻,荡起道道幻影,霎时欺近李承钰背后,双掌齐出。
  幻魔身法!
  邪王石之轩!
  今夜,这一位魔门无冕之王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没想到一盘散沙的魔门众派,竟是在李承钰的无敌压力下短暂的凝成了一股绳,联手对敌,就连与石之轩有着难以调和的恩怨情仇的祝玉妍在这一刻亦是没有起心动念报仇雪恨,反而与嫡传弟子婠婠一起施展天魔力场将李承钰的身形牵绊住了刹那功夫,相助邪王一击功成。
  “来的好!”李承钰仰天长啸,狂态大发,竟是不闪不避,任凭石之轩携无匹的气劲轰然打落,于刹那之间,二人隔着长生天罡的真气场,摄劲泄劲,运劲化劲,于劲气变化之道激烈交锋,竟是在短短几息功夫已是将这股气劲你来我往,循环往复了数十遍,不仅极尽变化之能,且培育增添的极为磅礴厚重。
  功力不如的石之轩率先支撑不住,只觉得身上仿佛压着一座沉重的大山,连带着不死印法的运转都有些迟滞,仿佛随时会被这股磅礴的气劲冲垮。
  他此际是邪性人格作为主导,心性淡漠凉薄,残忍阴邪,怎肯让自己重伤落败,当下竭尽全力将这股气劲分化为四股,其中两股沿着两道天魔力场分别传递给祝玉妍和婠婠,另外两股则分给离他最近的安隆和杨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