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四章 大成圣体神邸念,黑暗动乱

  苏易有些瘦弱的身影就这样笔直的屹立在青铜巨棺中央,身后鳄祖所化的中年男子屹立身后。
  叶凡等人汇聚一起。
  看着眼前这两人的组合,特别是看向鳄祖的时候,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些紧张惧意。
  方才那般景象
  金佛降世,大妖横空,妖风魔气,黄沙漫天,那鬼哭神嚎,尸山血海之景。
  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忘却的。
  打破了他们旧有的世界观,仙神佛陀妖魔竟是真的存在,也比传说中的更加可怕。
  思及方才好似末日一般的景象
  眼前更是有一尊传说中佛祖释迦摩尼镇压的无上大妖。
  那遍地的遗迹和壁画,以及一些神话传说,都足够他们猜测到鳄祖的身份。
  一尊神话中的大妖
  更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唯有叶凡有些不同。
  虽然看向苏易的眼中有些敬意,但却没有想象中的还害怕,反而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即便是自己都感觉惊讶,最后只是归结到自己平日多看神鬼之说的缘故。
  殊不知,这是圣体本能的反应,流淌血脉的骄傲,即便没有觉醒,也无法被这些所震慑。
  想要说些什么
  但思及两者的地位差距,终究按耐住自己的疑惑,没有出声。
  此刻
  鳄祖虽然有些疑惑苏易为何不直接撕裂虚空而去,反而进入这方诡异的青铜巨棺,但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老老实实听命。
  “嗯?”
  鳄祖突然神色微变,看向叶凡等人,恐怖的注视突然锁定了某尊存在。
  没有气势流露,但仅仅是某种神采,就让诸人心中一凉,后退了几步。
  叶凡心中也是一跳,因为他感觉到,鳄祖不是看着别人,就是在盯着他。
  不知为何,本能的直觉与他有关,让他心中一沉。
  鳄祖盯着叶凡,眼底有一丝喜色,沉声道:
  “逝去的还想归来,真当本座不存在吗?”
  轰隆——
  神力澎湃,一只手伸出,无尽的圣威炸裂虚空,朝着叶凡抓去。
  不少人脸色一变
  李小曼眼底一丝担忧一闪即逝,最终化作决绝。
  刘远志眼中一丝快意闪过。
  周毅眉头微皱,让人看不清想法。
  唯有庞博有些骇然,想要上前拖拽叶凡躲开。
  然而一尊妖圣出手又岂是他一个凡人能赶上的!
  不待庞博做出反应上前,那只手掌就已然来到了叶凡的面前。
  在所有人震撼的眼中。
  ‘叶凡’也同样伸出一只手,漆黑的神力攀上手掌,诡异的气息弥漫空间。
  两只手交击
  砰——
  空间炸裂,一块块空间被神力的波动碾成齑粉。
  苏易看着这一幕,嘴角有些抽搐,想讨好他,表现自己,这没错,就是脑子如果能再好一点,那就更好了。
  叹了口气
  终究是被镇压了几千年,虽然没死。
  但脑子却是不好使了!
  虽然不在乎普通人的生死,但等下说不定还要和叶凡做个交易,还有降临北斗见狠人,终究要留个好印象。
  所以
  眼下还是保下他们比较好。
  一阵金光微澜自苏易脚下升起,弥漫整个青铜棺椁。
  原本幽暗的铜棺被彻底照亮,染成一片柔和的金色,粼粼的波光在其上闪耀。
  好似一层流水覆盖
  一股无形的压力自周围生出,锁死了庞博等人的空间,抵御了神力的余波,庇护了诸人。
  也是此时
  轰——
  ‘叶凡’的身影掀飞,狠狠的装在青铜巨棺的棺壁之上,发出一声巨响。
  终究是一方神邸念的存在,些许灵魂碎片加上执念演化。
  所能残留又有多少!
  要不是鳄祖留手,怕是要直接就被斩掉了。
  ‘叶凡’一只手支撑地面站了起来,嘴角流出一丝暗红的鲜血。
  眼中一抹疯狂之色变化。
  远处的庞博看着叶凡的有些狰狞的面容,停下将要迈出的脚步。
  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叶子?!!”
  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第一次,‘叶凡’开口了,朝着鳄祖,甚至苏易发出了令人汗毛倒立的冰冷声音。
  “桀桀桀!”
  “你。。们。。都要死!”
  鳄祖闻言大怒,原先被苏易镇压为奴的怒火此刻一瞬间一同爆发出来。
  神力浩瀚无边倒映虚空。
  整个人在无尽的神力衬托下,犹如一尊在世神魔,有摘星拿月之能。
  声音炸开,回荡虚空。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要不是本座当年破坏了你的阵纹,将你放出来,你。。。”
  突然声音一滞。
  威风减半
  因为他感受到,背后一道似笑非笑地目光正看着他。
  本能的,出于某种求生欲,立马闭了嘴。
  生着闷气,浩瀚的神力遍及全身,恐怖的妖族肉身嘎嘣作响,今天他要好好锤他一顿,消消气。
  庞博面色变换,终究没有出言,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然而,很快,鳄祖就变了颜色。
  因为,眼前的这尊神邸念发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嘴角挂着一丝惨烈的冷笑。
  一道道金色的火焰自‘叶凡’的身上灼灼燃烧起来,犹如化道,让他停下了脚步,不知所措。
  化道这种倒霉事,他可不敢随意触动。
  然而灵觉中的示警,却让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叶凡’。
  “什么鬼?”
  神邸念口中喃语着某种奇妙的语言。
  好似一种咒语,勾动了天地间的奇异力量。
  无数白色的柔和光芒自虚空中溢出,四散翻飞。
  信仰之力!
  鳄祖眉头一挑,最为释迦摩尼的对手,自然不会不知道这种力量。
  只是
  这种力量怎么会出现在眼前这尊身上呢。
  无数上古先民的膜拜礼赞自天地间渐渐出现、清晰。
  一道道淹没在迷雾的历史片段自天地间渐渐显化。
  那是一尊绝顶伟岸的存在
  行走天地,镇压宇宙,万族朝拜,天地万道臣服于他的脚下。
  。。。
  一场大战波及宇宙,打崩无数星域。
  。。。
  最后是无数万族的膜拜礼赞,众生传颂他的功绩。
  。。。
  全是些不成逻辑的片段
  在场除了知晓辛密的鳄祖和洞悉原著的苏易以外,无人能看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鳄祖看懂了
  所以
  他心中有些惆怅。
  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成圣体
  黑暗动乱!!!
  作为宇宙间有数的大圣级强者,他自然听说过这个传说,本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
  传说天地间有至尊蛰伏,是往昔无敌宇宙的大帝自斩一刀为等待成仙路开启所成。
  为了延长生命,等待仙路开启,这些至尊时不时就会出世收割万灵,圣人也不过补品,准帝也要饮恨。
  鳄祖的脸上明灭不定
  最后一声冷笑。
  “就算是大成圣体,镇压过黑暗动乱又如何,如今的你不过是一道恶念残余罢了!
  我斩你,如杀鸡屠狗,就算是大成圣体复生,也无法于我计较!”
  说着,眼中的某种光亮越来越亮。
  先前斩掉一尊神邸念也就算了,毕竟不知道这等来历,但现在如果再斩掉他。
  就相当于用一尊大成圣体祭自己的道,洗练心灵,说不得,停止数千年的境界都要往前挪一挪。
  准帝可期!
  越想感觉可能越大,即便是以他的心性都不用的心脏狂跳。
  打定主意,就算是苏易阻止,也要斩掉。
  破境准帝,说不得这道神通再也止不住我,到时。。。
  想着,眼中寒意一凛。
  无尽的气机升腾,澎湃的神力点燃,璀璨的神光丝丝缕缕的自体表绽开,再也压制不住。
  就在鳄祖将要出手的一刹那。
  无数的信仰之力融入‘叶凡’的体内,化道之火被浇灭。
  神邸念脸上有些痛苦。
  一声慌乱哀鸣中
  “不,你不能,我们是一体!”
  轰——
  一缕可怕的威严自他体内复苏,叶凡的脸上狰狞敛去,归于庄严肃穆。
  不详的预感笼罩在鳄祖心头。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