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四十章 青帝在世,口无遮拦

  苏易立身在凉亭之中。
  噙着玩味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两妖。
  颜如玉?青帝的后人!
  说来,青帝那个家伙,还带着荒塔做着他演化仙域的大梦吧!
  目光远眺,好似穿透了一切。
  玄鳄看着这位有些锐利的目光,有些战战,尴尬的露出憨厚的笑容。
  “主上,你怎么来了?”
  此时,一众妖族强者已然被挥退,只剩下在场几人一人两妖!
  苏易、颜如玉、玄鳄!
  颜如玉看着此刻好似换了一个人的玄鳄,有些愕然。从前一刻还是一个凶威滔天的大妖魔,变成如今这幅赔笑憨厚的样子。
  风格转变太大,即便是心性如她,一时间也有些不适应。
  颜如玉看着眼前的少年,十七八岁,墨发白衣,丰神如玉,一股气度浑然天成。
  如仙似神,有些飘渺,又有些霸道,气质很复杂,但却让人一见了就要慎重以待,不敢小觑。
  颜如玉却是皱眉。
  气息在化龙和仙台间徘徊!
  虽然已然是一方强者,但也没可能让一尊大圣卑躬屈膝啊?
  苏易并没有理会颜如玉的疑窦,只是似笑非笑的道:
  “我若再不来,某妖就要抱着成就准帝的美梦,被人一巴掌拍死了!!”
  “虽说一尊大圣不值钱,但,在北斗目前来说,还勉强够看,不是吗?”
  说完,目光从玄鳄身上移开,目视虚空,好似在打量着什么。
  虽然苏易是一脸淡然,但这番话在玄鳄心底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被拍死这个重点。
  而是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人的掌控之中的不寒而栗。
  有些泄气。
  随后,又有些惊疑不定。
  被拍死?
  本座可是老牌大圣妖神了,就算是准帝也无法轻视,谁能一巴掌怕死我。
  而青帝坟墓,连这群修为不过四级化龙的蝼蚁都敢图谋,能有什么危险?
  等等
  青帝...
  突然,一滞,心脏好似漏了一拍。
  老硬币!!
  青帝那个老硬币肯定还没死。
  卧槽!!!
  玄鳄突然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这个宇宙这么危险的吗?
  我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大帝古皇!
  Emmm
  至于苏易在说假话,这个可能它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小命都捏在人家的手里。
  没必要骗妖!
  它已经陷入了自我怀疑中,难道世间存在一种吸引大帝古皇的体质?
  不对,应该是被大帝古皇吸引的体质?!!
  而一旁的颜如玉心神也是一动,作为妖帝后人,即便是失去了底蕴,但见识终究是不浅,再加上近日来的天帝现世,天庭镇压宇宙。
  一系列诡异的画风!
  让她心中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莫非,帝祖还没死?
  这个想法一出现,即便是她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美目微动,朝着苏易行礼道:
  “晚辈青帝后人颜如玉,见过前辈。”
  态度有些谦卑,无论这一位到底是什么人还是有什么惊人的身份。
  都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而且有事相求,事关帝祖,由不得她那点骄傲作怪。
  此刻
  苏易听到颜如玉的声音,也朝着这个遮天中,所谓最完美的女子看过去。
  眼底一丝惊艳闪过。
  心中微微有些赞赏,倒是的确不输传闻。
  十七八岁的年纪。
  黑发轻舞,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眸似迷蒙着水雾,红唇玉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颈项纤秀,冰肌玉骨。
  秋水为神,玉为骨。
  的确称得上完美的,让人感觉妖异!!
  他看着眼前这个完美的女子,淡然一笑,知道她想说什么。
  直接开口道:
  “若你是想问青帝的生死的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他还活着!”
  瞬间,眼前两妖身躯都是一震。
  玄鳄心底直接咆哮,劳资就知道,那个老硬币还活着!!
  世风日下,妖心不古!
  说好的坐化万年,却都是骗人的!作妖能不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啊!!
  颜如玉直接喜形于色,面上明媚的笑容,好似照亮了山河,急切道。
  “不知前辈可否...”
  还未说完。
  苏易就打断她,笑着道:
  “不可!”
  瞬间,颜如玉一懵。
  这位前辈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苏易心中笑道:
  “反套路才是正道,有浪的资本,谁跟你按部就班啊。”
  他看着被噎住的不知道怎么开口的颜如玉道:
  “去天庭学府吧,去那里你说不定有机会见到青帝。”
  在颜如玉有些怪异的目光中,苏易补充道:
  “嗯,有机会!”
  ......
  就这样,在苏易的‘指引’下,这尊妖帝后裔就踏上了前往天庭学府的路途。
  一旁的玄鳄看着这一幕,有些咂舌。
  “主上,这般不会出问题吗?”
  “明明,青帝应该还没加入天庭吧!”
  苏易眉头一挑。
  “哦?是吗?什么都被你知道去喽?!!”
  略含深意的目光看得玄鳄心中一跳,连忙装死,缩着脑袋。
  苏易看着玄鳄这幅样子,知道这个小弟基本已然归心了,至于是不是迫于压力,这并不重要。
  一尊大圣,可堪一用!!
  脚下踏着玄妙的步伐,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一边修行一边撕裂秘境朝着外界走去。
  对先天境界的挖掘,可还是有的路要走呢。
  温润的声音落在身后。
  “走吧,随吾见一趟青帝,此行,说不得还真有你突破的机缘!”
  话语落下,使得玄鳄打了个机灵。
  连忙跟上。
  有些摸不着头脑。
  突破的机缘?
  ......
  颜如玉一行人驾驭着神虹,朝着荒古禁地的方向而去。
  世人皆知,天帝与各大禁区有怨,但,唯独和荒古禁地有所联系。
  天庭学府更是直接建立在荒古禁地一旁,好似有与之守望相助的意味。
  这种做法也曾让不少人猜测,天帝或许就是荒古禁地中人出世。
  然而,这个猜测很快又被推翻。
  虽然天帝的形容没有大白天下,但身上那股属于年轻人的朝气,无疑不是禁区中腐朽的至尊能够散发的。
  即便是活出第二世,恐怕也极难,经历的越多身上越有一种难言的气质,难以掩盖。
  而此时。
  颜如玉一行人,还是先前那老妪,面色有些变换,朝着颜如玉道:
  “小姐,您说那两人会不会趁着此刻前往帝墓?”
  颜如玉淡漠的看了这尊以往还颇为倚重的老妪一眼,有些薄怒道:
  “慎言,那等存在又岂会欺骗吾等。你若是再口无遮拦,某怪我执刑罚惩戒你。”
  眼中一抹冰冷闪过,使得老妪心中一凉,落后半步,不敢多言。
  颜如玉有些无奈,这尊存在哪里都好,忠心实力都可堪一用。
  就是这种口无遮拦的态度着实让她有些生气。
  那种存在是他们能够妄议的吗?
  当然
  心中有一句话没说的是,就算是欺骗,又如何,弱者哪有选择的余地。
  幽幽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