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七十七章黑暗仙帝懵逼

  不过,还是要先处理掉眼前呐!!
  几乎瞬间。
  苏易就压下心中恨不得和其他存在一较高下的悸动,准备着手处理眼前的情况。
  虽然很蔑视未来逆溯而上的那些存在。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力量很疯狂。
  几乎要超出了道的本质,涉及到了定义和概念,要不是缺了一线,恐怕已然比肩了大罗伟力。
  可以逆改和毁灭一切。
  当然,那一线,是直着,竖起来的一条无限延伸的线。
  要是一个操作不当,还真的有可能翻车呢!
  他有些咂舌地想道。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但事实上,心态依旧还是稳如老狗。
  想来也是
  若是没有一些手段和把握,他也不会放任那些存在穿过时空洪流而来了!
  直接就如同那尊仙王所说,在那关键的节点狙击,引动无尽洪流绞杀。
  不废多少力,就直接一举解决掉这些‘钉子户’。
  不香吗?
  而事实上
  苏易可以告诉你,不香!
  因为
  ......
  他看着那无尽时空河流上溯而来的浩大神光,神情微动。
  突然转身,看向无尽界海的最深处。
  身前的造化天书一页页翻开,无数道神光柔和的展开,拂开时空的涟漪。
  无视了其间的所有,直接跨越,在他的眼中,倒映出一副画面。
  终极古地
  一片乌光笼罩。
  无数的黑暗本源四溢,其中蕴藏着高深的符文,涉及着仙帝层次的大秘。
  不时有几尊准仙帝来汲取黑暗的本源,炼化它,探知其中的仙帝经文。
  最深处的尽头。
  一尊巨大的身影瘫坐在王座上,丝丝缕缕的仙帝气机交织垂落演化。
  仅仅身处在那,就好似天地的终极,大道的源头,无数时空在他脚下发源和流淌。
  异象极度惊人。
  但,再细看。
  却能发现,那是一只是一具残缺的尸体。
  这具尸体非常残破。
  上半身半边身子失去,例如半颗头颅和左手臂,下半截身躯还完好。
  好似经历了一场异常惨烈的大战,狰狞非常。
  而最让人惊悚的
  是有无数的黑暗本源在那具残破躯体上不断的散发开来。
  无数的黑雾不断顺着界海的接引古殿流入诸天万界,一滴滴如墨的黑暗本源滴下,落入那具身躯下的时空长河,浸染着时空。
  根源性和表面两不误的污染。
  嗯
  黑暗的源头!
  世间最惨的一尊仙帝!
  苏易脸上不由得露出温润微笑。
  嘴里念叨道。
  “都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这里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是你最高啊!”
  似感慨般的话语中却蕴含着一丝别样的深意。
  使得那具身躯都好似一冷,散发黑暗本源的过程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
  冥冥之中
  有了不详的预感。
  要自无尽沉睡中归来。
  一缕缕仙帝气机散发出璀璨的光芒,脚下的时空长河都在震颤、哀鸣,好似随时都会奔溃。
  无数的乌光自这具躯体中喷涌出来,横扫向诸天万界。
  轰!轰!轰!
  一方方世界被点燃,陷入世界的终末,瞬间炸开,璀璨的光芒照亮大片大片的界海,犹如世间最美丽的烟火。
  一尊尊仙王真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乌光打杀。
  即便有不朽的仙王反应。
  端坐时间长河之上,道果照耀大千,想要出手庇护,也瞬间被化去,成为了乌光的一部分。
  大片大片的界海都陷入符文的风暴,无数的世界被终结。
  成百上千的仙王乃至无数的真仙陨落,这一幕恐怖到了极致,即便是古老盘坐纪元的仙王都在战栗恐惧。
  无尽的乌光点燃世界,打杀真仙和仙王,携带者无量的圣洁本源和法则碎片。
  好似一尊古老的天,在向自己的牧场发起收割。
  沉眠于古老纪元中的苍帝等人都被惊醒了。
  苍帝动容,金色的眸子中散发着浓厚的不可置信之色。
  “这股力量!!”
  鸿帝面色有些不好看。
  “那尊存在复苏了,怎么可能,不符合纪元的规律,是什么触动了他!”
  羽帝在时空中沉凝,不发一言。
  而一片寂静的宇宙中,一具残尸复苏,灵智跳动,道。
  “他在进食?!!”
  随即,有些惊怒。
  “是什么触动了这尊存在!!”
  突然。
  几人齐齐一愣。
  属于准仙帝的本质使得他们终于感受到了那种姗姗来迟的悸动。
  在他们的感应中
  某种大恐怖在不断袭来,整颗道心都蒙上了阴影,体内的道和法在颤动。
  死劫!!
  这一刻,即便是自诩高高在上的他们也慌了,迫切想要知道真相。
  直接步入了时空长河。
  而,他们能感觉到的变化,身为仙帝级数的那尊黑暗源头,自然也不会例外。
  无尽的乌光瞬间收束。
  一切本源和法则成为他的养料。
  恐怖的气机不断升腾,古老和恢弘的大意志不断自那具残躯中复苏。
  整个界海都在颤动。
  时空在战栗、澎湃、甚至炸断!!
  轰隆!!!
  他太强大了,陷入深层次的沉眠,想要归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成功的。
  还需要三个呼吸。
  但
  来不及了!!
  苏易的手掌托举着造化天书,无尽的神力不断倾泻下去,高纬的本质绽放。
  于时空中混淆,锁定唯一,因果本源气数种种可能纠缠,直接演变出了一颗因果之种。
  然后,又于不可能中,再度联系上了某个存在于自己记忆中的铁憨憨。
  在某尊存在面色古怪的交出了一部分本该不存在的因果。
  又许下种种好处,借出了一部分仙帝伟力后。
  然后
  苏易落子,散发着朦胧气息的因果之种就落到了某一片时空,嫁接到了某个高个子的身上。
  瞬间
  苍帝等人心中一空,好似某种阴影逝去了!
  然后,某个高个子气机一滞,随即,直接暴怒。
  因为,他发现,自己脚下踏着的时空在不断沉重,道果轻鸣,背负了不可承载之重。
  某种时空中传来的恐怖波动。
  让他隐隐明白。
  自己
  被坑了!!!
  轰隆——
  无上的仙帝道果瞬间爆发,崩断了万千河流,斩断了无数可能,直接提前归来。
  古老伟岸的意志散发着盛大无比的光,照亮了整个诸天万界和时空。
  饱含着怒气的声音,直接引起了界海的浩荡潮汐,覆灭了无数的世界。
  “谁?!!!”
  然而
  也是这一瞬,还没等他爆发,就憋回去了。
  脚下踩着无尽的时空,种种可能发源,直面了某道席卷了所有未来的神光。
  无量光,无量寿,无量道,无量伟力,无量可能,无量气数,无量本源......
  黑暗仙帝沉默。
  然后
  轰隆!!!
  万千的时空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