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七章 狠人因果,安利轮回

  鳄祖闻言明显一滞,心中剧震。
  “荒古禁地?”
  感受着天地间迥异的法则,一股极其淡薄的危机感暗藏天地。
  心中一沉,知道苏易所言不虚
  “是真的”
  这一刻,苏易在他的眼中再度无限拔高神秘起来。
  鳄祖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这尊名义上的主人,陷入沉思。
  他,究竟是谁?!!
  苏易此刻,看着那深渊中的金毛生灵,眼中数不尽的信息流转,一点神光闪烁。
  “推演解除大成圣体诅咒方法!”
  嗡——
  造化天书在脑海中徐徐运转,一丝丝光晕不断交汇搜索。
  只是半个刹那就做出了反馈
  “使用金仙级数大净化术,可排除目标一切不谐,使其回归巅峰,预计消耗一亿神力。”
  “使用西幻侧生命神晶,为生命女神神邸神碎片演化,可祛除诅咒,预计消耗五千万神力。”
  。。。
  “帮助目标凝聚神道权柄,成就地道或天道神灵,万邪不侵,注意,该选项涉及更改宇宙秩序规则,预计需消耗五亿神力。”
  仅仅半个刹那就是数十万种选项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苏易看着这无数的选项,在结合自己这么久来对造化天书的使用。
  大致摸清了造化天书的花费和收获,凡是涉及规则的就是贵。
  无论是出售还是具现,都是这个道理,单纯能量类的运用和积蓄,都是最便宜的一类消耗。
  就像先前,他不断使用各种伟力那般,消耗只是数十万神力而已。
  要不是神通需要,排列能量,构建符文,其中蕴含着规则,恐怕消耗都不值一提。
  而小仙域涉及修补仙域的规则,相当于半能量半规则造物,所以才能一下子给他带来如此庞大的神力。
  细细计算一下,大概有一百多亿神力。
  看着虽然不多,但换算一下,点燃十亿神力就可以断暂拥有半天的天帝级战力,那么这百亿又能干什么呢?
  细思极恐!!!
  要不是遮天太多至尊,还有红尘仙暗中窥视,苏易早就跳出来称无敌,道不败了!!
  想到这,苏易一脸可惜
  龙傲天的模式虽然大家觉得不爽,但真落到自己头上,恐怕得开心死。
  大致衡量了一下拯救大成圣体的花费和拯救后所能得到的收益。
  一尊另类成道者的价值,事关他后续的计划。
  无疑,他有些心动了!
  不过,他来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这尊大成圣体,而是来见另一尊的
  荒古禁地的真正主宰——狠人大帝!
  “嗯?”
  突然远处一座崖壁上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屹立,风吹起衣角,勾勒起一缕青丝
  时间都好似为之凝滞,天地亦为之一暗
  咯噔——
  鳄祖咽了口唾沫
  虽然感受不到崖壁上那位的气机,但,突然连那尊大成圣体都平静下来了。
  他也不会愚蠢到认为这是一尊普通人。
  这。。。是一位至尊吗?!!!
  但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历史上哪尊大帝古皇与这尊的气质相符。
  毕竟,漫漫光阴,大帝古皇为时间折腰,历史埋葬了太多。
  苏易轻吐音节,道出了来人的身份。
  “狠人”
  鳄祖气息一滞,是那位吗?
  卧槽
  如果是那位,一切就说的通了,凭借那一尊的才情和绝世之资,的确不应该陨落于时光中。
  只是
  连那一位都堕落了吗?
  一股沉重,萦绕在鳄祖的心头,虽然鳄祖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不会在意什么黑暗动乱。
  但是
  一尊大圣的血气,可比几颗生命星球都赚呢。
  莫名的,鳄祖就担心起自己的安危。。。
  苏易跨出一步,脑海中造化天书一闪,空间折叠,犹如咫尺天涯般,屹立上了山崖,出现在狠人面前。
  看着眼前倾城绝色的女帝,脸上挂着和煦温润的笑意。
  这就是遮天古往今来才情最高的存在之一吗?
  造化天书一页一页的翻开,无数的信息自天地因果的深处被翻找出。
  女帝的生平简介,乃至才情价值评估就都出现在其上。
  “遮天世界才情最惊艳的存在之一。。。”
  但,这些大都在原著中就有所了解,苏易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唯有那最后的一句评语,让苏易神色震动。
  “拥有不可思议的庞大因果,贯穿了无尽多元,牵扯巨大,建议宿主谋划,估值大概三百亿神力左右。”
  是的
  因果也能转化为神力。
  因果是天地间的基础规律和法则,而造化天书作为概念性的大罗重器。
  所以,转化也是可以的,先前,苏易想要和叶凡交易的就是因果。
  属于主角的因果位格!
  但,即便是所谓主角的因果,哪怕叶凡在完美中疑似成了准仙帝。
  毕竟那是未来的虚幻的因果,价值也不过二十亿
  苏易此刻,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眼前的女帝。
  即便是他的城府远超所有人,此刻也不由显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心中微沉。
  计划,可能要变一变了!
  苏易打量着狠人,狠人自然也在打量着他,因为,她就是为了眼前这个人而显化的。
  为此,连放在叶凡身上的心力都少了。
  要知道,如今的女帝正处于一种奇特的状态,道果在外,想要复苏过来无疑是极难的。
  即便是复苏过来,心力也是有限,此刻能放松对叶凡的关注,无疑,这是对苏易的极大重视。
  女帝看着苏易
  眉头微蹙,有些奇怪。
  明明是一尊凡人,却体质圆满,无瑕无垢,而一尊凡人却又能施展出这般压住一尊大圣的神通。
  看不透
  某种奇异的迷雾在因果和时光中弥漫,无法推演无法探寻。
  然而,女帝就是女帝,在加上处于这种特殊的状态,没有深究。
  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易,直接开口道。
  “我想要你的那一式光阴的神通。”
  霸气,简洁明了。
  好像是连她自己都自觉有些问题,补了一句。
  “你可以要求补偿。”
  但,这些对于不惧她的苏易来说,自其中读出的是,直率的有些单纯。
  苏易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原本只是想来达成一些协议的他,本来也乐得如此。
  但,思及方才那评语。。。
  苏易脸上挂着温润的欺骗性笑容,好似一个翩翩少年在表达自己的善意。
  “姑娘,听说过轮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