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五十四章 姬家的血还未冷,不是吗?

  太初古矿
  世界最大的葬地,存在着天地间最多的至尊,漫长岁月,古老人间,谁知道有多少入主,多少逝去。
  最古的时代就存在,没有人知晓哪里才是源头。
  即便是其中的至尊,都不知晓古矿中到底存在多少极道强者。
  这是古老禁区的通病。
  一睡就是无尽岁月,一躺就是万载光阴,谁也不知道谁更古老,谁也不知道,那尘封的深处,到底有没有更多的存在。
  哪怕如今几大禁区联手,上百尊至尊联袂出行,围杀天帝,攻破天庭。
  也只是代表着绝大部分人的意志。
  还有一部分人留守。
  因为他们虽然失格,但还恪守着最后的底线,不围剿天帝,不收割万灵,只为等守仙路。
  禁区只是延长性命的手段。
  他们的宿命
  最终要么黯然坐化,要么死前终极一跃,打入仙路,要么,就还是在苦苦挣扎。
  而太初古矿
  最大的基数,最多的至尊留存,这样的至尊,也是最多。
  所以,当天庭这件重器落入太初古矿之中的时候,众至尊没有在意,反而结成无上杀阵,破碎界壁,击杀天帝而去。
  但
  变数出现了。
  天庭打入禁地,除了初时的恐怖震动,一道道极道气息惊天动地之后。
  异常的平静
  在场二十几尊至尊的视线全部被一片法则遮挡。
  不详的预感出现在他们的心中。
  莫不是
  反水?
  这个念头第一时间出现在诸人的心底,让至尊们面色有些难看。
  石皇带领着十尊方才极尽升华的至尊,赶往不死山,势要围杀女帝。
  他很自负。
  认为先前是不熟悉狠人道法的原因,导致诸人围杀,都无法力压女帝。
  而女帝前往的是不死山。
  他乃不死山之主,老巢之中无数帝阵道则,主场的优势,足以陷杀这尊无敌者。
  反倒是仙陵老道留下,同为禁区之主,终有顾忌,不能亲临。
  十几尊至尊在这一刻同时催动几方禁地,恐怖的仙光不断迸发,无量的神能震动九天十地,整个宇宙都在摇动。
  作势要打入太初古矿。
  仙陵老道驾驭着浩瀚仙陵,一座又一座大坟炸开。
  无数规则犹如无数条大龙,打穿天地,追随之攻打太初古矿。
  来自上苍的至尊。
  驾驭着形如九龙拉棺的葬天岛,垂下无数混沌瀑布带着沛然大力,要压塌天地。
  攻伐之。
  地府
  ......
  神墟
  ......
  除了不死山,太初古矿,还有不成熟的霸体祖星,四大禁区齐齐飞舞爆发恐怖的神光。
  无数仙光法则,极道气机镇压九天,时间都好似要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下化作齑粉。
  声势恐怖到了极致。
  整个宇宙都在动摇,北斗星域,无数大星被牵引而来,万灵都在担忧。
  一尊尊存在施展万千手段想要窥视。
  但无一例外,都被那恐怖的极道法则蒙蔽,无法洞察。
  唯有古老的准帝硬扛着极道压力,望向北斗古星,想要知晓其中的状况。
  但只是神目刚刚洞穿天地。
  就被一尊至尊发觉,带着杀意的眼眸望了过去。
  只是瞬间
  恐怖的极道法则直接镇压在这尊古老准帝的身上,犹如背负一个世界。
  咔嚓
  压弯了他的膝盖。
  神力澎湃,准帝道则闪耀,想要反抗。
  但一缕杀意跨越无尽空间而来,好似一把天剑迎头批下。
  轰隆——
  嘭!
  直接使得这尊准帝嘴角溢血,身负重创,跪倒在地上。
  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时候,宇宙中的一些存在才警醒,别看现在至尊们处处吃瘪。
  甚至天帝一掌一个,镇毙六大至尊。
  但,那是天帝,不是他们。
  何为至尊,无敌宇宙乾坤数万载,威加宇内,万族臣服才是至尊。
  即便退出极道帝境,依旧无敌。
  要不是天地间出了天帝这等存在,往昔的证道者,都要忌惮。
  那尊至尊眼中露出一丝怒容。
  “众生忘却了太多,至尊的威严已然荡然无存,什么时候连准帝也敢这般放肆了!!!”
  要不是眼下处在关键时刻,容不得他分心。
  此刻的他,恐怕都直接跨越无数重空间,直接格杀那尊冒犯的准帝。
  即便如此
  依旧杀意炽烈,发出一声冷哼,将周遭空间化作齑粉。
  无数还在窥视来不及收回手段的存在,瞬间身负重创,本源受损。
  有些弱小的存在更是直接被震碎,化作一团血色雾气。
  另一尊至尊也适时出言,冷漠的看着天地间的宇宙万灵。
  “时代忘却太久,那就用众生最惨痛的记忆唤起他们的恐惧,清算,整个宇宙的血暗,作为我们归来的贺礼!!”
  所有至尊齐齐称善,无论是收割延续生命,还是增强对宇宙的统治力。
  收割,势在必行!!
  这段对话没有掩饰,传到了外界。
  整个北斗,乃至宇宙都是一寂,万灵都在心底涌出恐惧。
  没人能忘记方才至尊出世的那一幕,即便是后来为天帝陛下所打断。
  但近万亿生灵的死去,数十个生命源地的破灭,弥漫宇宙的血气和怨气飘摇,依旧是不争的事实。
  没人能在这等大劫之下保持平静。
  事关生死,一方方大教圣地荒古世家都不能作势。
  姬家
  姬子坐于上首,当代家主与诸多实权长老坐在下首。
  即便年幼,但常年身处虚空大帝身旁感染的气度和威严,足以压下众人。
  虽然由于不久前轩辕的降临,姬子有些不自然。
  但,面对目前所要面临的,一切都是小节。
  当代家主面色凝重的看着上首的小祖,沉声道:
  “时代不同了,圣地大教荒古世家都无法置身事外,这是波及整个宇宙的劫数。”
  “姬家应当做出一些选择了!”
  长老们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自然明白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意义,心中都是一颤。
  这是要主动对抗禁区至尊啊!
  虽然曾经姬家的确有使得禁区无功而返的战绩,但,那是依托地利,极道帝阵,一尊尊大圣准帝抛洒热血才做到的伟业。
  想要开口,但却不知道说什么。
  众人齐齐抬头,看着姬子,等待他的最终决断。
  姬子面对这幅场景,起身。
  平凡的面孔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好似宽慰又是决断的话回荡大堂之内。
  “姬家的血还未冷,不是吗?”
  平稳而又有力,使得诸人都是震动。
  虚空镜悬挂虚空,发出一声嗡鸣,道道混沌仙光自镜面垂落,将姬子笼罩。
  这一刻,他们好似在这尊年幼的小祖身上,看到了一个平凡而又伟大到了极致的身影。
  眼神有些模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