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二十七章 瑰丽的时代,极道帝兵隐忧

  苏易看着姜太虚远去的身影,心中有些玩味。
  一尊大成神王出世,应该能迅速把这个时代往前推一把吧!
  天庭想要统御宇宙,依靠的永远不是旧时代的残党,而是依靠那无数鲜活血液的注入。
  而无疑,现在的遮天宇宙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即便是宇宙中依旧存在着无数的圣人准帝,但那些大都已然不复巅峰,成为了旧时代的余烬。
  新一代的成长终究还需要时间。
  天庭等不及,他也等不起。
  时代不等人,他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等待,遮天说到底,也不过是无尽诸天万界中的一隅而已。
  所以
  开辟天庭,青帝大道道消是第一把火。
  为无尽的盛世打下坚实的基础。
  姜太虚的出世,就是在他推动这个时代前进的第二把火。
  是他引爆大世的第一缕火种!
  一尊圣人出世。
  想必,整个北斗都要恐慌。
  一尊圣人,在北斗的这个时代终究是破格了。
  届时,必然也有无数的存在纷纷下场,搅动天下风云。
  等到天庭再放一把火。
  这个时代就注定被引爆,无数的自历史中尘封的天骄将会纷纷踏破神源出世!
  数十万年的历史,数十万年汇聚而来的天骄气运,将会彻底点燃这个时代。
  苏易的目标,可从来就不是这一代的幼苗,而是那无尽岁月积累,历代天骄的荟萃。
  一个大世,烈火烹油,必然能够为这个天庭的时代,点缀上最美丽的烟火。
  ......
  苏易踏着幽深的道路前行,没有再动用神力,因为他知晓,无始钟就在前方了。
  虽然没有动用神力,但这具神点燃烧下挖掘的无双肉身,依然在绽放自己的神异。
  恐怖的威势在周遭蔓延,破灭之力破碎空间,混沌瀑布都在垂落。
  镇压天地的气魄不断自周身演化,却又含而不露,限制在方圆之内。
  混沌为之翻涌,犹如一尊混沌巨神。
  这是苏易在修习斗字秘,肉身不自觉演化恐怖的异象。
  借助强化到天仙级数的圣魔元胎视角去领悟这种秘法,使得苏易迅速就初步掌握了斗字秘。
  九秘乃是神话九天尊开创的,每一种都代表着某个领域的极致。
  但对于同为玄仙层次的弃天帝来说,终究还是差了不少,无尽岁月的积累,天生的毁灭与再生权柄,使得他先天就高于遮天宇宙的大帝古皇。
  所以只是天仙层次的演化,就能洞彻其中的大部分玄妙和道理,并且迅速初步掌握这种秘法,这并不奇怪。
  他一路走过
  见了净土中的瑶池圣女尸身尘封于源块之中,也见了那无尽阴气演化的阴兵阴鬼。
  天仙级数的肉身演化,相当于一尊大圣出巡,踏过一切,不可阻挡。
  在紫山中,只要不触及帝阵和无始钟,几乎是横着走的存在。
  说来,苏易也不由有些感慨。
  紫山好歹也是无始钟镇压之处,竟然不断被一些圣人都不到的弱者入侵,还真是匪夷所思。
  或许是无始自付无敌,能够镇压一切吧。
  轻笑着摇了摇头。
  突然,苏易顿住了脚步。
  并非是沉眠的太古王前来阻挡。
  而是
  无始钟已然就在前方!
  那是一座巨大恢弘的古钟,上面铭刻着无数的纹路,古老苍茫的气息自其上散发开来,犹如跨越无尽的历史而来。
  苏易一声轻笑,收敛了圣元魔胎的力量,露出那一张清秀少年面孔。
  道:
  “我欲见无始,还请道兄代为引荐?”
  话音刚落,无始钟就微微震动。
  “铛——”
  悠悠钟声,回荡于紫山之内。
  空间的微澜,瞬间回荡于天地之间,时空禁绝,万法皆空,一切都被禁锢。
  这样的手段,即便是大帝古皇都要为之震动,认为这是一件朝仙器蜕变的无上法器。
  事实也是如此,无始离开遮天宇宙前,就已然是天帝尽头的存在。
  作为大帝另类生命延续的极道帝兵,自然也不会例外。
  自数十万年前,无始留下无始钟的那一天起,无始钟就已然走到了极道帝兵的尽头。
  恐怖的极道法则,已然有朝着仙器蜕变的趋势。
  这数十万年的沉淀,已然使得这件无上兵器真正化作了宛如仙器般的存在。
  只是因为天地有缺,无法完成最后的终极一跃,才堪堪被限制。
  即便如此,这件兵器除了没有仙道法则以外,已然与真正的仙器没有太多的差距。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极尽的无上兵器施展手段。
  对于苏易却都好似清风拂面,那满不在乎的模样,使得帝兵中的神邸都是震动不已。
  苏易依旧饶有兴致的注视着无始钟,好似完全没有察觉方才的异样。
  半晌。
  无始钟内的神邸终于再也坐不住了,因为它察觉到一股冥冥之中天大的因果再朝它笼罩而来。
  对于近乎蜕变为仙器的它来说,时空已然有了痕迹,不再不可捉摸。
  也是如此,它明白,眼前这尊说想要见陛下的存在,绝对不是表面这般简单!
  终于
  丝丝缕缕的极道法则自无始钟的钟身上绽放,浩瀚的神光神圣到了极点,将无始钟化作一座晶莹神玉般透明。
  露出其中的一道背负众生的伟岸身影
  无数道混沌瀑布垂落拱卫,浩瀚的帝威,好似一尊古之大帝逆着光阴归来。
  仅仅只是出现在世间,天地万道都不住地发出震颤和哀鸣!
  苏易看着眼前之景,感受着那道身影身上背负的孤寂。
  眼中一亮,若有所思。
  果然,不愧是遮天独到的炼器之法吗?
  几乎是无始生命的延续,这种风姿,的确拥有了某种韵味。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苏易,心动了。
  或,可以按照遮天之法炼制一件极道帝兵!
  但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苏易就又想到了原著中叶凡的遭遇,有些踌躇。
  极道帝兵拥有自己的生命和思想,原著中,竟然因为他人的劝说而对自己的主人出手,即便本意是好的。
  终究......
  生命是最难以考验的,哪怕是自己性命双修之下,创造出来的兵器,苏易也难以放心。
  思及良久,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苏易朝着无始钟的神邸开口道:
  “吾有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