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三十九章妖帝后人颜如玉,膨胀玄鳄

  东荒
  一处秘境
  桃源小筑中。
  一道绝美的身影屹立在一处庭院中,目光好似穿透了秘境,看着外界天穹之上那升腾的恐怖妖气。
  眸中有些欣喜。
  身后一个老妪更是直接喜形于色,道:
  “太好了,我妖族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圣人,还是一尊大圣,这个时代,我妖族注定不会没落。”
  有一尊妖族强者,对着老妪皱眉道:
  “噤声,我妖族也是有自己的圣人的,仅仅记载中,蛮族那边还有一尊保守活了六千年的玄武圣人!”
  那老妪神色却有些冰冷,不以为意。
  “忘掉自己的出身,自诩神兽血脉,背弃妖族,去庇护蛮人,当年殿下蒙难的时候也没见他出手!”
  在场之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老妪太大胆了,妄议一尊圣人,如果传出去,必然引起轩然大波,甚至会引来圣人清算。
  但那老妪好似完全不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我行我素。
  此刻,那领头的完美女子终于开口了,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制止了他们的争论。
  “够了”
  “圣人自有自己的揣度,并非我等凡夫俗子能够妄议的,一切听从圣人的安排。”
  此话一出,众人都不再争论。
  毕竟,本就是较为敏感的话题。
  纵然在场都是自己人,难不保也会传出去,引来杀劫和祸患。
  倒是
  那完美女子不知在想什么,绝美的面容之上一片平静。
  气质有些飘渺,超凡脱俗,好似随时都要化仙而去。
  突然
  一阵粗狂的大笑震动天地。
  让在场之人通通震动,跪在地上迎接这尊存在,即便是女子身份特殊也依旧低头以示尊敬。
  因为
  这是一尊大圣。
  “两千年困境,一朝脱困,本座终于恢复了大圣修为,宇宙之大,何处不能一去。”
  两千年困境?
  女子目光微微有些波动。
  莫不是世界还有存在囚禁了这样一尊大神通者,使得这尊存在沉寂了两千年。
  才使得天地间一直没有这尊存在的传说?
  但,还没等她细想其中的疑惑,就神色一凛,低下了绝美的面庞。
  因为
  “轰隆——”
  天地间一道恐怖的圣威垂落,瞬间撕裂了秘境的界壁。
  规则的碎片翻飞,地风水火演化,无数的混沌瀑布垂落,尽显灭世开天般的恐怖。
  一尊尊匍匐在地上的妖族强者,目光都有些火热。
  这就是
  属于妖族的大圣!!!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不断回荡,每一步都好似踩在众妖的心脏上,引起无数的气血翻涌。
  即便是那完美女子都有些不适。
  也让不少妖族强者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这般作态,这尊存在,想要做什么?
  也是此时
  一尊恐怖妖圣自混沌中走出。
  高大的身躯,滚滚的妖气和圣威相随,在他的周身不断喷涌而出。
  恐怖的异象在天地间显化。
  阴风、血雨,鬼哭神嚎之声在冥冥之中回荡。
  所有人的眼中,都好似见到了一处尸山血海,无尽的怨气和煞气在其中回荡。
  这才是一尊绝代大妖魔的风姿!
  威严厚重中带着一丝咄咄逼人。
  “好了,妖帝后人,带吾去妖帝之坟吧,其中若真有如你所言的青帝心脏,绝对能助本座更上一层楼,登临准帝,那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此话一出。
  在场妖族强者都是一震,眼中有些苦涩,想要抬头,却被一股恐怖的圣威镇压,
  犹如背负十万神山。
  所有人心中一沉,被耍了!
  这时候,无数人也反应过来,这样一尊大妖魔,又怎么会因为所谓的妖帝后人而对他们青睐。
  还不是因为妖帝帝墓。
  本来透露这个消息,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和价值,想要拉拢这尊强者。
  没成想,却让这尊存在动了贪婪之心。
  先前那尊兴奋的找不到北的老妪,此刻涨红了脸,眼中血丝密布。
  怎么会?!!
  想要起身,却被那股圣威死死压住。
  心中犹如死灰。
  满眼懊悔之色。
  倒是颜如玉,心中一叹。
  她早就猜到是如此,但,一尊妖圣起了兴趣,她还能把圣人往外撵吗?
  一切自他们刚刚接触这尊妖圣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
  风姿有些超然,血脉深处一股力量生出,散发着莹莹神光,抵抗住了圣威,在玄鳄有些讶异的目光中直立起了自己的脊背。
  妖帝后人,终究不能给自己的血脉丢脸。
  轻轻叹了口气,不卑不亢地道。
  “帝墓就在此处千里外,需要帝裔的血脉才能打开,还请前辈不要伤害其他人。”
  “晚辈这就带前辈过去。”
  玄鳄看着眼前这个风姿绝世的女子,目中微微沉凝,半晌。
  “好,本座也是为了突破,只要他们不要生事,看在同是妖族的份上,可以饶他们一命。”
  说着,收敛了身上的妖气和圣威。
  天地间的异象散去。
  使得在场之人身体一松。
  妖族强者们欲言又止,特别是那老妪想要说什么,都被颜如玉用目光摄住。
  倒是玄鳄没什么感觉,面上平静。
  事实上,心中已然在冷笑。
  同为妖族?
  妖族不就是弱肉强食吗!!
  等待前往帝墓之后,不照样能够一巴掌拍死。
  甚至颜如玉,没了价值以后也要死。
  他的行迹,决不能暴露!!!
  等他突破准帝,借助准帝天劫,说不定就能摆脱那道神通的遏制。
  到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宇宙这么大,纵然那人无敌世间,也不可能把整个茫茫宇宙犁一遍吧!!
  玄鳄的眼中精光闪烁。
  自从苏易那时飞上天穹参战不久,玄鳄就碰到了颜如玉一行人。
  因为颜如玉气息有异,心中一动,就上前试探。
  三言两语间,就套出了他们的老底。
  妖族帝墓,妖帝心脏,极道帝兵!
  每一件,都是天地神藏,解决那人留下的手段总不难吧。
  所以,原先已然有些认命的玄鳄,心思再度活泛起来。
  加上刚刚恢复的大圣修为。
  玄鳄有些小膨胀。
  纵然那人再站到我面前,我...
  算了!
  脑袋一缩,有些泄气。
  还是打不过!
  每次想到那人一巴掌拍死一个至尊,他就感觉自己的命真大。
  想到这,心中就有些烦躁。
  颜如玉看着有些不耐的玄鳄,心中一苦,道:
  “晚辈这就......”
  话还没说完,秘境的界壁就再一次被击穿,无数碎片翻飞,冰冷的虚空裸露在众人的面前。
  一席白衣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玄鳄感受来人那有些熟悉的气息,瞬间脸色一苦。
  天地间回荡着一道温润的笑意。
  “放风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