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八章 北斗震动,大成圣体终临

  女帝闻言,突然就这样怔征的看着苏易,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许久。
  即便是苏易的脸皮和城府都有些遭不住。
  终于,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女帝开口了,有些淡漠和冰冷。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易有些失笑,伸手想要撩眼前之人的头发,手抬到一半,才思及眼前之人的身份,和眼下的情境。
  在女帝有些怪异的目光中,恍若无事的看着深渊中的大成圣体,道:
  “我得到轮回,你得到你想挽回的人,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这话一出,女帝面色一变,横扫八荒六合,无敌宇宙洪荒的气机彻底炸裂。
  整个北斗都好似突然一震
  无数的生灵只感觉,天地好似一暗!
  一股好似镇压无尽寰宇的恐怖压力从天而降,镇压在他们的心灵,提不起丝毫反抗的意志。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被惊动。
  东荒、西漠、中州、南域、北域!
  荒古世家,圣地传承,无上神朝。。。
  帝阵复苏
  圣兵帝兵被引动。
  一道道神光、符文飞舞上天空,不断在北斗的大地上闪耀着自己的光芒。
  有神人、佛陀、兵器、山川、星域等,无尽的异象演化。
  无数道迥异的气机横陈世间。
  如临大敌!
  但
  压力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几个呼吸就彻底消散。
  天空依旧湛蓝,风儿依旧徐徐律动。
  却惊起无数的存在猜测!
  姬家
  一把古镜悬挂苍穹,散发出无尽璀璨的神光,镜面中可见一道中年威严男子的身影盘膝而坐。
  神目似露非露,好似随时都要复苏过来,打出无敌璀璨的一击。
  击落星辰,打沉亿万里大地!!
  恐怖的大帝阵纹更是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丝丝的杀机掀起虚空涟漪,使人脊背生寒。
  一尊古老的宿老沉凝
  “这是帝威,只有帝威才能惊动帝阵和帝兵,到底是哪尊存在出世!”
  另一尊宿老提出相驳的意见
  “或可能是帝兵全面复苏,又或是大帝古皇留下的手段,不能轻易下决定。”
  姬家家主目光凝重,做下了决定。
  “无论如何,查!大世将起,姬家,禁不起风浪了!”
  两尊宿老齐齐颔首,赞同。
  青帝道崩万载,天地对修士的压制到达了极致,如今的北斗之上,仙二就是无上强者。
  姬家作为大帝传承,即便是处在道艰时代,依旧能随意搅动风云,是一尊当之无愧的霸主。
  但
  作为姬家真正的核心存在,只有他们才明白如今的北斗是何等的可笑。
  也只有他们才明白,如今的姬家是何等的羸弱!!
  即便是嫡系子弟,甚至一些实权长老都不明白,姬家已然犹如屹立在风尖浪口的船只,随时都可能倾覆。
  沉睡的古祖只剩下一尊大圣,又碰上疑似禁区至尊出世。
  这无疑给姬家的延续蒙上了几乎致命的阴影。
  要知道
  姬家跟诸多禁区的恩怨可都是不小。
  曾经还有禁区至尊出手攻打!
  虽然挡住了,但也陨落了一尊又一尊的帝子,底蕴尽空。
  此刻,姬家几乎来到了自建立以来最虚弱的时刻。
  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事实上,不只是姬家,但凡延续了漫长岁月的传承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
  至尊若是出世,影响实在太大了!
  而在无数势力忙碌的时刻,禁区也动了。
  一道道笼罩在无尽阴影中的恐怖意志自沉睡中被惊醒,古老苍茫的气息自无尽尘封中散开。
  “嗯?成仙路开启了吗?”
  一道冰冷的意志自黑暗中响起。
  “正确的地点,不正确的时间,是谁在异动!!”
  一道明显更加古老的气息自更深的黑暗中苏醒,话语中有些忌惮的道。
  “是荒古禁地那一位。”
  。。。
  “原来是她吗?她跟我们不是一路的,这时若是出世,也不意外。”
  。。。
  “不错,也不知道那个疯子怎么活下来的,一直绵延了如此悠久的岁月。”
  。。。
  突然,一道古老腐朽的声音自最深处传出。
  “够了,不正确的时间,甚至不一定正确的地点,继续等待吧。”
  “若是来日她阻挡我们,斩了她便是!”
  。。。。
  话题就此被终结。
  而苏易此刻以勉强让狠人女帝满意的回答,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轮回,真的。。。能让他归来吗?”
  “不一定。”
  “那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因为你不甘心,更完整的轮回,更多的把握,你不想试试吗?!!”
  。。。
  沉默,就是应允。
  随后
  在鳄祖的眼中。
  苏易又来到了大成圣体的面前,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堆话,又给了他一块璀璨的犹如宝石一般的结晶。
  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
  “期待你的选择。”
  就带着鳄祖自己离开了荒古禁地。
  立身在禁地之外
  感受着身后禁地中陡然一边的法则,剥夺寿元的力量。
  鳄祖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易深深地看了一眼鳄祖,轻笑道:
  “我是这片天地未来的主宰,我将建立天庭,统御宇宙,到时给你一个先锋大将的身份如何?”
  半开玩笑的话语,但苏易的眼中却是无尽明亮的星辰。
  鳄祖突然一震,低下了自己的头。
  “玄鳄,见过主上!”
  苏易一笑,很好,完美,吐哺归心。
  至于脖颈上闪耀的若有若无的刀光,无视就好,我这个人一向尊重他人意见。
  而实际上
  鳄祖。。不对,玄鳄也差不多彻底死心了,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个主上的实力底牌到底如何。
  但,能和几尊至尊交易交谈,再加上脖子上的这道诡异刀光,他可不觉得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按得过人家。
  作为一条有理想的鳄鱼,自由和尊严虽然可贵,却依旧及不上生命。
  玄鳄语录:死是不可能死的,想都不要想,这辈子只能做做天庭的先锋大将混混日子了!
  突然
  天地间陡然一震
  宇宙虚空中无数星辰失去了秩序方位,朝着四周散去,挤开一条星空大道。
  也是此时
  一条恢弘的金光大道自无尽寰宇中伸入北斗,四灵拱卫,大道俯首,无尽霞光氤氲,气象万千。
  一尊英伟的中年男子脚踏其上,无尽的帝威镇压寰宇,铺天盖地降临而来。
  这一次,远比方才狠人女帝的动静还要大,是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威势。
  整个宇宙都好似在他脚下战栗,连无尽遥远的星辰都在动摇。
  “轰隆——”
  再度相似的一幕,无尽气机升腾,霞光漫天,禁区震动。
  苏易暗道,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