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八十四章棋子暴露?仙王复苏!

  一尊尊天骄甚至下界八域中的大人物抬头看着这漫天的异象,有些疑惑。
  “这是...”
  一个仪表不凡的少年伸出手接住一滴光雨,却没想到那光雨好似虚幻,直接穿透了他的身躯,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突然
  一尊眼尖的强者动容。
  “其中有残缺的符文,和雨水相随,深邃而不可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承载符文的雨水,这漫天是多少...”
  众人一滞。
  太多太多了。
  整个虚神界都被覆盖,无穷无尽。
  一尊尊存在都在出手想要收集这些光雨,想要搞清楚其中的隐秘。
  一尊古国王侯最先发难,其资英伟,目光如电,拥有气吞山河的气魄。
  只见他脚踏高天,施展宝术,面色不渝地道。
  “查探一番不就知晓了!!”
  “轰隆——”
  无尽的符文自他的手中涌出,升起,笼罩一方天幕。
  背后一道幽深的巨潭出现,古井无波,深不可测。
  许多人一眼看去心中便是发寒,好似有被一种恐怖的事物盯上。
  而也是下一刻。
  在那幽深的深处,陡然间亮起两个巨大的灯笼,丝丝凶煞之意蔓延。
  轰隆——
  无尽的水花炸开。
  伴着一道惊天的龙吟,一道龙影瞬间冲天而起。
  滚滚云雾相随,一道蛟龙首在云雾中若隐若现,身躯被遮蔽,朝着天穹而去。
  “难道是那一族的人吗?”
  有人幌神。
  不少人脸上也浮现出了然。
  “应该是了,传言数百年前那一族曾经得到过一具蛟龙的骸骨,当时还震动了八域,引来无数的大人物轻赴查探。”
  “数百年前?”有人皱眉。
  “那时候他们还没崛起吧,如何在整个八域的目光下,保住这件宝物的。”
  不少人摇头。
  “其中有大秘,不可窥探,想必只有那些顶级势力才了解背后的真相。”
  一人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传言,至于是否为真?
  在场没人知道,或者知道的不想明言。
  毕竟,这容易获罪于上神的言论不适合宣之于他的口中。
  传言曾发生过神战,那一日几方恐怖的大日照耀十方,震动八域。
  震天的雷声响彻了数个时辰,一道道伟岸的身影在其中隐现。
  那一日过后。
  一处蔓延万里的山脉被夷为平地,万灵死去,磅礴的大雨下了三天三夜,等待过后,只能发现一切痕迹都被抹去,山林化作了大泽。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天穹之上的演化出的那一条蛟龙,散发着的恐怖的威势,心中有些敬畏。
  此刻一位大教的长老也适时站了出来,抚须笑道。
  “蛟龙控水,哪怕这漫天光雨并非真的是雨水,但当它拥有了雨的概念之后,就算有再大的秘密也难以在这道宝术下完全隐藏,要露出马脚。”
  众人都齐齐点头。
  他们看着那天穹之上那若隐若现的蛟龙,栩栩如生,连那细微之处的蛟龙鳞擦伤都演变出来。
  时不时发出一丝低浅的龙吟,好似真的有一尊古老的蛟龙复生,踏遍时空而来。
  携带着的那股淡淡的龙威,让不少太古遗种的面色都是微变。
  这样的威势,已然有些超出了想象。
  是当世至强秘术的一种,若是这也无法探查到光雨中的奥秘,那就真的是笑话了!!
  但
  有时候打脸来的就是异常的快。
  苏易的目光刺穿虚神界的壁垒,看着那天穹之上张牙舞爪的蛟龙,有些好笑。
  “无知,切愚昧啊!!”
  或者说,八域常年的平和,加上虚神界无尽岁月下来的安全,让他们忘却了太多,太多。
  “不过,蛟龙?有点意思,这是哪位道友的棋子?竟然这般简单就暴露出了自己的特异!!”
  “是自付没人注意到此界,还是认为那符文之下被掩盖的本质能够瞒住许多人,或者说”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一道略含深意的笑,在废墟中回荡。
  ...
  “昂!”
  那道盘踞天穹之上的龙影发出一道悠远的声音,随行滚滚云雾,无数符文飞出,都无法截留和统御这漫天的光雨。
  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这不可能!!”
  一尊尊存在都有些变了,这一刻,他们终于发觉了这件事的不同寻常,出手了!!
  轰隆隆——
  滚滚神光炸开。
  无数道异象升起。
  狻猊、大鹏、真犼等等宝术肆虐天空,雷光、月光、七彩神光等等交织。
  一件件古宝和宝骨也沐浴着神挥,喷涌出无数的符文。
  或是绚丽的宝术,又或是至强神秘的宝具,甚至上古异种的宝骨都被取出,试图对那漫天光雨出手,探究其中的奥秘。
  但很快,所有人的面色都突然沉重起来了!!
  因为无用,通通无用!!
  无论什么去承载,都会被穿透,好似身处另一个世界,重合,却无法接触。
  但明明肉掌能够感觉到冰凉的触感啊!!!
  哗啦啦——
  无数光雨从天而降,不断落到地上,然后迅速消失不见,好似渗入了地下。
  气氛突然诡谲起来了!!
  所有人都在惊诧、疑惑、甚至惶恐。
  这并不奇怪,即便是那些大人物,此刻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
  因为,事情太诡异了!
  有掌握了一些虚神界关窍的存在,试图联系上虚神界的意志。
  但带来的反馈却是联系不到,让那些人面色阴沉。
  终于
  一尊逐鹿书院的弟子容忍不了现场的气氛,突然大叫。
  “不行,我要离开这里,必然有天大的祸事发生!”
  和他同样有些害怕的人纷纷应和。
  “不错!”
  “快走!”
  “虚神界将起祸事。”
  ...
  这样的丑态落入所有人眼中,使得不少人都冷眼,觉得有些好笑。
  一些强者眉头微皱。
  修行者畏惧危险像什么样子,心性这般不堪,将来如何攀登更高的境界。
  而且
  虽然连番失利,但也不代表什么,要知道现场这么多大人物在此,真的有危险,那无尽岁月的积攒的底蕴爆发出来。
  一尊神都能屠了,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不少那些势力的强者都给这些心性不堪的门徒判了死刑。
  话虽如此,但他们也没有上前阻止。
  个人有个人的选择,就算其中真有自己的门徒,此刻也没法顶着异样的目光上去呵斥。
  只能在心中暗恨。
  有辱门风的崽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正在众人思考虚神界的异变为何的时候。
  那一道道声音再度引起人们的注意。
  只见那些要离去的人通通面色惊恐,好似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那逐鹿书院的弟子脸色苍白。
  “无法离开!!这怎么可能!”
  “什么,无法离开!”
  这一刻,即便是原先稳如泰山的其他人也惊疑起来了。
  心念一动。
  想要脱出虚神界。
  嗯?!!!
  不行!!!
  所有人面色齐齐一变。
  即便是外界的一些教主都有些坐不住了,面色铁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
  无数光雨,无尽道纹,正在不断侵蚀着虚神界的核心。
  在那世界深处。
  一团万千法则交织成的光团,无尽符文喷涌,周遭万千秩序法则神链环绕,神圣非凡。
  此刻,却正被无数的道则侵蚀,一颗颗符文不断被隔开,更有丝丝缕缕的道则组成秩序神链向着那法则的光团缠绕上去。
  绕开无数符文,很快就能得逞。
  也是如此。
  这样深层次的本源入侵,终于惊醒了虚神界中两个浑浑噩噩的存在。
  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其中一人肩头还站立着一只小鸟,此刻眼中突然爆发出一道骇然的精光,恐怖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
  铺天盖地的覆盖了整个虚神界,甚至有朝着虚神界外弥漫的趋势。
  两道恐怖的大日悬挂世界天穹,浑身散发着古老蛮荒的气息,如同背负了一片古史。
  万千大道法则匍匐在脚下,岁月都在沉沦。
  漫天的光雨同时一滞。
  整个虚神界的存在都感受到天都好似要塌下,犹如背负了十万神山,直接匍匐在地上。
  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神?
  不,即便是传说中的天神都做不到,这里可是
  虚神界啊!!
  两道暴怒的声音重合。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