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六十八章遮天宇宙主宰,大罗伟力

  轰隆隆——
  伴随着那一声轻响,整个宇宙都好似在震动。
  所有人都在抬头,看着那高悬中天的天庭,震惊浮现在眼中。
  极致的威严骤然炸裂,整个天庭迅速放大、虚化,扩大到极致。
  一个星系又一个星系被覆盖。
  无数银河都转眼被抛在身后,数以亿计的星域眨眼间就被笼罩。
  三十六宫七十二宝殿亿万宫阙,刹那间就从无数生灵的身边经过。
  一方宫阙甚至就涵盖了数十上百方星域,这一刻,好似真正的将银河化作了天河,星光涌动,犹如滔滔河水在泛起波澜。
  四十九息!!
  轰隆——
  天庭,彻底与整个宇宙重合!
  若是这一刻从界外观看遮天宇宙,就会发现。
  那哪里是一座宇宙,那分明是一座浩荡无边的天庭,无时无刻不在吞吐着混沌灵机,占据无穷气数,身合诸天位格。
  恐怖无边。
  也是这一刻。
  苏易端坐天庭凌霄,天帝大位,桌前帝玺散发着莹莹宝光。
  看着越发沉重的帝玺,其上不断暴涨的气机,加身的亿万重气数。
  他笑了。
  “三百年春秋寒暑,今日终于得偿所愿,遮天宇宙,吾”
  “收下了!!”
  伴随着这道声音落下。
  咔嚓
  好似一声惊雷在凌霄宝殿中炸开。
  一尊伟岸的帝影自苏易的身上走出,举手投足间皇道气息弥漫。
  手中托举着帝印,坐在天帝宝座之上,无尽的气数加持而上,奇妙的玄之又玄的感觉笼罩在天帝苏易的心头。
  那种整个宇宙如臂使指,一切奥妙存乎一心,万道俯拾即是的感觉,让他甚至以为自己成就了太乙天尊。
  道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道!
  屹立在大千宇宙之巅。
  当然
  他很清楚,这只是错觉,虽然主掌一个大千宇宙,的确拥有了某些太乙天尊的特性。
  但
  若真是这么简单,那就不是太乙天尊了。
  太乙,太一!
  太一者,道也!
  能冠以道之名的,又岂是区区一方宇宙主宰能够承受的。
  即便是按照苏易那无数璀璨的记忆中。
  真正能够比拟太乙天尊的,也不过上百之数。
  所谓的仙王和准仙帝,都难以比拟这样的伟岸存在,难以言说。
  道来承载!!
  苏易看着天帝苏易,轻笑道。
  “那么,此间之事就拜托道友了!!”
  天帝苏易轻笑,威严的声音洞彻万古。
  “道友自去,此间自有朕坐镇,待一元之后,就是攻入仙域的时机,那时,还望道友莫要错过。”
  苏易肃然,向之施了一礼道:
  “自然不会!!”
  天帝苏易还礼,看着苏易踏着天地虚空而去,微微一笑。
  “那么,也该轮到我了!!”
  “这个宇宙,当为我起舞了!!”
  轰隆——
  无量的光绽开,身影屹立高天,空间折叠投影大千,身影伟岸和宏大到了道的顶点,好似一尊镇压九天十地的无上神明端坐。
  帝威橫压九天。
  无数的生灵跪倒,宇宙万族都在臣服。
  三百年春秋。
  使得天帝和天庭的威严不断攀升,已然不是当初诸圣奉天帝法旨改天换地都能被阻挡的年代了。
  这个时代
  已然属于天帝,属于天庭!!
  混沌中
  见一尊绝代天帝,驾驭着一方伟岸天庭镇压在世界之上。
  无尽的本源渲染,意志侵占。
  法则的连接,规则的融合,秩序的整合,天地空间的重铸。
  当遮天宇宙的建设完成,原本就被掌握的奇异世界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彻底夺取,压制在天庭(遮天宇宙)之下。
  只等待水磨的功夫,消化这方世界。
  当然
  这些与苏易已经无关了。
  他留下了自己斩出的道身,本就是为了如此。
  事关证道太乙天尊的机缘,容不得他侥幸,所以借助斩道劫,给自己斩出了一具道身留下坐镇。
  别问操作为什么这么犀利。
  苏易绝不承认是因为想要偷懒而参考了什么一气化三清,什么身外化身之法之类的。
  一切
  都只是巧合,晓得不!!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
  宇宙的异象渐渐消逝,天庭恢复原样,依旧高悬中天。
  万灵也恢复平静,没人知道天庭在做什么!!
  但
  根据不久前一尊至尊透露的口风来说,天庭在做一件大事。
  这件事一旦成功,能彻底改变古往今来无数英杰因为岁月折腰的局面。
  长生,仙路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禁区最后的苗头被掐灭。
  当时
  不少存在,也隐隐猜测,或许是和那另一方世界有关。
  禁区至尊们高喊的那一声。
  “仙界?不是,长生物质不缺......”
  听到的哪怕只是片段,都足以引起他们的无限遐想。
  但想归想。
  时代还是在前进,宇宙依旧在不断运转。星空古路生命源地依旧精彩。
  帝路争锋,这一纪依旧还需要争夺证道的机会。
  嗯
  天帝出言,这个时代第一个证道者,可入天庭,得六御尊位。
  虽然无数人面上碍于天庭和天帝的威势,没有说什么,但心底却是有些不屑。
  若干年后
  “吾辈无敌者当镇压这个时代,信奉自身,无敌古今!!”
  天庭表示不想说话,丢出一道六御权柄。
  “嗯,真香!”
  ......
  当然
  以上跟苏易已然没有任何关系。
  此刻的他,已然手持造化天书,降临到了时空长河之上。
  并且融合了自己许久前离开的那一部分心神,恢复了圆满。
  看着那另一道时空长河尽头,占据种种可能、身合无尽气数的恐怖阴影。
  苏易有些沉默。
  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最终化作一声轻叹。
  温和的笑容再度挂上脸颊。
  “葬下过去现在未来,对于你也是一个机会,不是吗?”
  话音落下。
  轰隆——
  大罗伟力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