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五十三章神魔朝拜,一同送葬

  看着天庭和女帝的异动。
  诸多至尊初时意外,更多的却还是嗤笑。
  是什么给了他们自信。
  真以为自己能和上百尊至尊抗衡?
  方才不动,只是因为不知道天帝在搞什么鬼而已。
  而现在
  诸多至尊看着还处在界壁之外主掌一切的苏易,发出冷笑。
  既如此,就不要怪吾等落井下石了。
  相视一眼。
  瞬息之间,便做出了决断。
  轰隆——
  一尊尊至尊气机攀升,万道都在臣服战栗。
  极道的法则镇压九天十地,宇宙摇动,大星停滞。
  八十一道神魔身影踏着宇宙星河,爆发绝代的意志,气机交织,杀机炽盛。
  组成了一座无上杀阵。
  一动,就是无数恐怖的极道法则降临天地,绞杀一切。
  无尽的混沌的翻涌,杀光洗地。
  这是取自古老时代残留下来的仙阵痕迹,结合了灵宝天尊留下的诛仙阵图开创出来的不世杀阵。
  粗陋,却又博大。
  简单,所以难以被破解!!
  因为,这是一座以八十一尊至尊为基础的浩瀚仙阵。
  足以,葬下一尊仙!!!
  轰隆——
  杀阵化作一方整体,被八十一尊至尊驾驭,朝着高天之上,界壁之外的天帝杀去。
  因为他们知道
  所有一切都为虚,只有杀了天帝才是真。
  至于其他几人,不过几尊极道罢了,纵然狠人有些惊艳,但也不过疥癣之疾。
  弹指可灭!!
  所以
  天帝,当诛!!!
  轰隆——
  无数的规则碎片翻飞,屠仙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绽放属于自己的盛大。
  咔嚓
  嘭——
  几乎不到瞬间,界壁就被击穿,天地都在失色,岁月时空都好似被截断。
  一切都无法在这道杀阵的面前造成丝毫的阻碍。
  这一刻的至尊们,感受着那掌握到极致的力量,好似破灭宇宙都在翻掌之间。
  自信心爆棚到了极致!!
  天帝算什么?
  不过蝼蚁。
  甚至心神交流间,更是产生了不等待成仙路,直接撕裂宇宙,打入仙界的想法!!
  古往今来,无数大帝古皇,不是没有人产生过这样的念头并且付诸实质。
  传说中的斗战圣皇、妖皇雪月清、太帝等等存在,要么盛年要么晚年,都曾这般做。
  但
  最终都或碍于实力不足,又或是不复巅峰,无法成功!!
  化作了成仙路上璀璨的一道流星,喋血仙路。
  但
  这一刻,他们手中掌握的可是屠仙级数的力量啊!!
  轻易撕裂界壁,打穿规则,撼动时光。
  已然超脱了那些人。
  太初古矿中的一尊古皇喃语,道出了阵中所有至尊的心声。
  “无需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伟力浩荡,直接打进去,又待如何?”
  轻描淡写,却又包含着大帝古皇无敌宇宙的恐怖气魄。
  使得所有至尊同时热血沸腾。
  恨不得当场仰天长啸
  我辈无敌者,当如斯!!
  无尽岁月的光阴,即便抹平了他们的人性,但永远也抹不平他们无敌的道心。
  能成就大帝古皇,哪一个不是镇压宇宙乾坤的无敌者,天知道,他们无法成仙被迫堕入禁区是何等的憋屈。
  而这一次,机会降临。
  吾等当染天帝血,重铸无敌路,打入仙域,证道不朽长生。
  轰隆——
  直接打出了遮天宇宙,破入了苏易所在的那方奇异天地。
  规则物质化为齑粉,无数混沌瀑布垂落,惊起滔天的混沌巨浪。
  光阴都被撼动,涟漪泛起。
  身披混沌洪流,脚踏天地万道,伴着无数碎片飞舞间,八十一尊至尊降临!!
  正要咆哮星河,气吞天地,大喊天帝受死时。
  突然
  所有至尊好似被一股无形之力遏住了喉咙,面上的潮红一僵。
  看着这片天地中,近百尊至尊朝着他们看过来。
  领头的正是天帝那厮和无始那厮。
  “这...”
  有至尊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苏易满含深意地看着他们,似笑非笑地道:
  “恭候多时,请诸位上路。”
  说着,在众人震撼的眼中,躬身一拜。
  嗡——
  无形波动
  一道仙道法则,近百道极道法则,无数世界的法则紧随,在苏易的身后组成一尊恐怖的神魔巨相。
  无数道妙华光垂落
  太初的气息好似穿越天地的古史而来,蔓延天地之间。
  将这尊神魔巨相衬托的犹如一尊古老的造物主。
  也是躬身一拜。
  天地万道,宇宙乾坤,因果、本源、气数、位格在这一刻都通通压下。
  好似一整个世界的重量。
  不可承载之重!!!
  轰隆——
  整片空间崩塌,化作齑粉。
  无数的混沌涌入,向中间挤压,碾碎了一切。
  至尊们看着眼前天地同归的一幕。
  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中计了!!”
  随后就陷入癫狂。
  既如此,那就一同送葬!!!
  撕拉——
  八十一颗道果同时升起,高挂虚空,撕开天幕,气机攀升到极致,一切都被点燃。
  血战到尽头,要打穿一切。
  浩瀚的仙阵爆发处不朽的杀机,在混沌中绽放极致可怕的光芒。
  轰隆——
  ......
  留在遮天宇宙的二十几尊至尊看着那界壁之外恐怖的能量波动。
  即便是皇道至尊身处其中都要瞬间被汽化。
  有些感叹!
  天帝的垂死挣扎还真是激烈啊!!
  混沌、规则、界壁一切混淆遮挡,这些至尊并不知晓那恐怖的能量波动,其实不是天帝的挣扎,而是至尊们最后的光芒。
  石皇看着界壁之外的璀璨波动,有些遗憾。
  因为身体背负了创伤,避免成为破绽,无法参与围剿天帝的盛宴。
  围剿天帝,代表的壳不只是除掉一尊大敌,还代表着战后的利益分配。
  要知道,天帝留下的‘遗产’足以让至尊心动。
  由不得他不可惜。
  但
  即便不能参与到最终的盛宴中,也必须做出足够的成绩和手段,不然可能还会遭受一些来自‘自己’人的清算。
  毕竟,至尊也不是铁板一块。
  想到这。
  石皇目光有些冰冷。
  恐怖的神音回荡宇宙。
  “诸位开始清算吧!!”
  “天庭,大成圣体,狠人,当世不知所谓的小辈,还有一群尸体通灵的鬼物,都将谢幕。”
  一尊尊至尊点头。
  石皇明白的道理,他们自然也明白。
  所以也不迟疑,当下,十几尊至尊驾驭着其他几片禁区,打入太初古矿。
  方才天庭重器砸入,诸至尊都没有在意,因为其中还有至尊,即便不出世收割万灵,但庇护自家老巢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出现差错。
  不死山也是同样的道理。
  但情况有些诡异,预料中的争端乃至对峙竟然都没有爆发。
  让在场诸人都有些沉重。
  莫不是那些存在还想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