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九章 帝战?也未为不可

  天空
  伟岸的男子全身笼罩在神圣的光晕中,脚踏着恐怖的金光大道,混沌瀑布虚空垂落,周身万道沉浮,气象惊人。
  没人知道这位伟岸的存在想要做什么,只见这尊宇宙的帝者,人间的绝巅极道。
  就这样犹如一尊天帝一般巡视这北斗,无尽的帝威压下,镇压一切。
  无数生灵匍匐大地之上,献上自己的敬畏臣服。
  葬天岛、不死山、太初古矿、轮回海。。。
  一方方禁地尚未完全陷入沉睡的至尊们再一次震动。
  一道道恐怖的神念在这一刻暴起扫过北斗,冰冷的目光自天地间那道伟岸的人影望去。
  然而,这尊大成圣体好似恍若未觉,无视了其中不时出现的探寻目光。
  从这一方方禁区门前路过,没有停留,最终进入了荒古禁地。
  “轰——”
  恐怖的威势骤然炸裂
  浩瀚无量的金色海洋演化,浪花澎湃无尽,击落长空。
  独属于圣体的异象,在天地间绽放自己的威严。
  气机压塌万古,无尽大地开裂,一条条龙脉哀鸣,天穹之上一颗颗大星摇动。
  整个北斗都在战栗
  “这是要爆发帝战吗?”
  有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但
  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依旧犹如先前那般,这股气机只是持续了几个呼吸就消逝而去,无比诡异。
  一位位圣主族长心中沉重。
  眼看着道艰时代即将过去,青帝的大道将不再镇压人间,一轮新的黄金盛世到来,却没想到接连出现这样的事!
  整个北斗,都笼罩在一种奇异的氛围之中。
  禁区
  有疑似认识这尊大成圣体的至尊发出疑惑。
  “是他?”
  “他不是死了吗!”
  仙陵的一尊至尊语气有些淡漠。
  “当年本座亲手重创了他,绝不会错,一尊另类成道者,值得本座记住他。”
  不少存在都暗自颔首,承认这尊大成圣体的确有资格被历史铭记。
  “进入荒古禁地?有趣,竟然没有爆发冲突!”
  一尊尊至尊虽说这般说,但眼中还是不由有些忌惮。
  那个存在。。。
  “相较与他前往荒古禁地,吾更感兴趣的是他重新出现世间的缘由。”
  有至尊冰冷的道。
  “死人复生?是地府的手段吗!!”
  一尊尊至尊听到地府这个词眼,明显有些不适,地府这座禁地太古老,太神秘了。
  古老神秘的连天地间最古的存在都有些失神。
  要知道,地府可不是神话中那般评判生前善恶,引导轮回的存在。
  那是一方生命的禁区,有至尊镇守,然而,即便是同为禁区,依旧使得不少至尊心中有些发寒。
  地府?
  有几尊至尊有些不感冒,嘴角发出一丝冷哼。
  地府无尽岁月来,行走宇宙,收集尸体,复苏强者为之征战,复苏的强者完全就是一尊崭新的生灵,邪门至极。
  又有多少人愿意自己死后的尸身被盗取复苏,化作另一尊生灵。
  为此,地府也得罪了无数的存在。
  而且这数十万年来,地府培育混沌体,捕杀无数体质,又得罪了不少人。
  迫于地府势大,不少至尊坐镇,甚至有传说中的帝尊之师冥尊存在。
  即便是大帝面对,也无法随心所欲。
  而显然,这几尊至尊明显与地府存在旧怨。
  有存在眼神冰冷
  一丝可葬下九天十地的杀机自话语中显化,自黑暗中异常耀眼。
  “终有一日要清算!!”
  诸多至尊闻言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都冷眼旁观。
  成仙路上都是敌手,谁死谁活,对他们都有利,没必要阻挠。
  也是这时,仙陵中一道恐怖的气息复苏。
  “够了,不过是一尊神邸念唤回道果罢了,又有几分战力,无需在意。”
  此话一出,不少至尊都回忆起先前天穹之上的那尊成道者身上的诡异气息。
  有些恍然
  “原来如此。。”
  而伴随着诸多至尊明悟,便没有在意了,神邸念罢了,能有几分战力,就算还残余几分,又能支撑多久!
  纸老虎罢了!
  先前那道声音,一缕气息落下,镇压九天十地,继续道。
  “还有,莫要怪本尊没有提醒,成仙路开启之前,谁敢掀起争端,群起而攻之!!”
  话中的警告之意针对谁,不言自明!
  那尊言称要清算的至尊面色一变,滔天的气机好似要复苏过来,随时准备开战,埋葬下一切。
  九天十地在这股威势面前都要战栗破碎。
  但
  那缕禁区中传出来的气机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犹如一道定海神针。
  这样的景象,使得那尊面色微变,有些惊疑不定。
  再思及周围至尊的虎视眈眈,不时流露出的玩味笑意,终究只是冷哼一声,再度沉寂下去。
  至尊们都有些遗憾,没有爆发大战。
  不然,倒是可以让这只马前卒,试探试探深处的那尊老鬼。
  一丝冷色自面上泛起。
  没人知道他存在了多久,一尊一尊的至尊入主,却都是这尊至尊的后辈。
  无尽的时光,积蓄的可就是极致的可怕,成仙路上,可没人愿意面对这样的一尊对手。
  想着,眼中不自觉有些忌惮浮现。
  此刻
  仙陵深处,一方明亮的净土中,一尊背负道剑的老道人屹立,气机如渊似海,深不可测。
  一双眼眸紧闭
  最终,只是传出了一句饶有意味的话。
  “冥尊!”
  。。。
  苏易
  此刻的他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尊大成圣体进入荒古禁地,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碰撞。
  但
  眼中无数的信息交汇,在造化天书的主导下,推演无数可能。
  轻笑挂在嘴角。
  “帝战?也未为不可啊!”
  一旁的玄鳄也正巧听见这句话,本就没抬多高的头,再微微低了低。
  其他东西,他或许不知道,但,他知道,眼前的局面,或就是自己这尊主上一手促成的。
  帝战?
  玄鳄有些咂舌,虽然没有经历过大帝的时代,但对于帝级的力量他深有感触。
  先不说青帝的大道镇压整个宇宙,单单说不久前,他接触的那尊大成圣体,那一缕气息。。。
  玄鳄突然冒出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
  真的帝战的话,整个宇宙恐怕都会被打碎吧!
  至于,为什么不怀疑苏易的话,自然是因为眼前这尊存在深不可测的手段。
  这等恐怖的存在,怎么可能无的放矢!
  突然
  苏易没头没脑地对玄鳄说了一句。
  “吾天庭的先锋大将,你可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