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二章 荧惑不死药,天帝踏光阴

  大地像是被血水侵染过,呈红褐色,冷硬而枯寂,入眼一片荒凉与空旷。
  地面上零星矗立着一些巨大的岩石,放眼望去犹如一座座墓碑。
  天地间光线暗淡,一片昏沉,像是死气沉沉的黄昏缭绕着淡淡的黑雾。
  苏易看着眼前这赤褐色的无垠大地,一笑
  “莹莹火光,离离乱惑,这片土地下终究不知埋葬多少。”
  感受着身后青铜巨棺中的一些异动,没有转身,即便是所谓的主角,对于他来说。
  自他来到这方世界的那一刻起
  主角?
  我的世界里,哪来的主角!
  肆意一笑
  伴随着那无尽汹涌的神力澎湃,苏易的性格微微发生了转变,往日被凡俗红尘压抑着的性格彻底张扬出来。
  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神光,一步千米,仅仅几个闪烁,就彻底消失在了叶凡的眼中。
  留下这个一脸震惊的,主角?!!
  “仙。。。神吗”
  叶凡的眼中只剩下震撼,不过随即眼中又有些火热,果然,上古有神。
  荧惑。。。
  ————
  走过废墟,路过亭台宫殿,屹立在一颗古树面前。
  这是一颗枯树,树冠光秃,干枯的枝干上,只残余着几片晶莹剔透的叶子在摇曳。
  谁能想到,这样一颗干枯的老树却是一株连大帝至尊甚至真仙都要心动的不死药。
  看过遮天乃至完美原著的他可明白
  一株不死药
  所代表的的可不仅仅是重活一世的可能,更代表着一尊真仙甚至仙王的道果。
  无尽的道和理在深层次的本源中交织,璀璨到了极致,是诸仙甚至仙王归来的一线希望。
  价值不凡!
  无论是转化为神力,还是带在身边可持续发展,都不失为是一种巨大的好处。
  所以
  苏易他出手了。
  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出
  一道生命之气浓郁到极致的仙光落下,天地中掀起无形的微澜。
  好似天地秩序的逆转,规则的拱卫,一种无言的神圣自菩提古树上绽开。
  树下的菩提子化作一缕飞灰被汲尽
  因为,天地不生两尊同样的不死药,原本代表着一线生机的它自然要逝去。
  刹那间,枯色退去,绿意盎然,一片片晶莹的绿叶自枝条中生长。
  恢复了往日生机,生命灼灼。
  苏易一脸认真的对着菩提古树道:
  “今日我赐你新生,自今往后,你合该奉我为主,你可知晓。”
  菩提古树灵性非凡,通人言,晓人事,闻言枝叶摇动,好似应允。
  苏易一笑,这般懂事,倒也不枉费他所花费神力。
  伸手一抓,菩提古树原地缩小,化作七八寸大小,落入了他的掌心。
  掌托荧光小树,踏入了不远处的古庙中。
  “大雷音寺!”
  看着头顶那几个大字。
  眼中有些思索流露,一抹亮光自眼底浮现。
  此行最大收获已然入手,剩下的都全当添头,在一声转化之中。
  一切随风化作飞灰消逝
  汲尽了神性,置换走了法则,这方古庙已然经受不住岁月千秋的腐蚀,轰然间化作了尘埃。
  苏易屹立原地,不紧不慢,传言大雷音寺下镇压着无数妖魔。
  其中可就封印着不少修为不俗的存在呢。
  单单大雷音寺那点蚊子腿,可不够做添头,唯有那下面封印的不少妖魔,才是他的所要的添头。
  目中无数的神力汇聚,短暂练就了大道天眼,洞穿虚空,好似看破了一切。
  看到了大雷音寺下十八层地狱中封印的一尊大妖。
  鳄祖!!!
  看着他不断神力化生出一条条神鳄,自阵文的缝隙中不断挣扎。
  苏易一笑,太慢了,我来帮忙好了。
  一尊金色的大佛自他身后升起,柔和的佛光挥洒,朵朵金莲自周身绽放。
  脑后一道道神环升起
  天花乱坠,地涌金泉,形成一片至圣的佛家妙境!
  恰巧此时,叶凡等人也赶了过来,见到这样一幅场景,霎时间,呆若木鸡,硬生生停留在原地。
  甚至凯德这个外国人都被震慑,用不流利的中文说出了那句常年的口头禅。
  眼神凝滞。
  “我的。。。上帝!”
  适时,苏易动作,一只手引动这大佛天象。
  金佛脑后无尽神轮不断转动,一道道神纹在虚空中交织出万千比丘罗汉。
  一直天佛巨手朝着庙宇的废墟落下。
  “轰——”
  无尽的符文自废墟中炸开,一道道灵动的佛门印记漫天飞舞。
  无尽的佛门异象被引动
  一块块石壁上铭刻的怒目金刚、伏魔罗汉,乃至神光普大的菩萨复苏
  屹立天地间!
  化作这道天佛巨手的璀璨一击。
  “轰——”
  汇聚了释迦摩尼留下的后手,再加上苏易根据造化天书推演出最合适的神通。
  这一击,打出了混沌,天地五行阴阳秩序通通崩灭,化作了一片大破灭之景。
  葬下了一切
  “吼——”
  一种恐怖的悲鸣散发开,震动了整个荧惑古星。
  若不是苏易脚下净土,将一切威能都拦截在内,恐怕,这一声巨响。
  就足以将叶凡一行人化作血雾,归于尘土,主角,也就葬下了。
  当然
  如果能无视冥冥之中的一道若有若无的狠人注视的话,的确是这样的。
  无尽的黑雾自地底升起
  冲天彻地的妖气,遮天蔽日,恐怖的妖风卷起无尽的黄沙,恐怖非常。
  黑雾中一对血红的巨大眼睛出现,无尽的冰冷,极致的杀意。
  惨烈的气息冲天而起,即便是黑雾都难以掩盖,动摇了不少域外星辰。
  压抑的嘶鸣自其中传出
  “你”
  “该死!!!”
  黑雾纵然是神力所化,也难以阻挡大道天眼的注视,苏易看着眼前这尊好似能摘星拿月的庞然大物。
  不仅不惧,反而神色一冷。
  “果然,孽畜终究是孽畜,还是要好好训化才是!”
  不待鳄祖震怒
  苏易就率先出手。
  一条亮银色的长河,凭空出现在他的脚下,缓缓流淌,就仿佛从过去流向未来,带走光阴,凝聚了时间的道妙。
  让叶凡等人一阵目眩神迷,这是时间的魅力,凡人都要贪恋。
  即便是鳄祖也是凭借大圣级数的道心,勉强压制住了内心的渴望。
  这一次不是真正的时空长河,而是时光大道的具现化神通。
  名曰
  天帝踏光阴!!!
  伸手一动,无尽浩荡的长河归入一道刀光,粼粼如水。
  鳄祖骤然间,脊背一冷。
  灵觉疯狂示警,极致的危险感出现在心头。
  “退!退!退!”
  不退,就是死!
  想退,再观气机已然胶着,时光锁定,天大地大,再无容身之处!
  刺啦——
  如时光奔腾流逝
  一道刀光惶惶闪耀。
  天帝踏光阴,镇压一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