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一章 穿越遮天,大罗时空

  “遮天世界吗?”
  一名少年身处玉皇顶,看着天穹之上越来越近的九龙拉棺,喃喃自语道。
  穿越他倒是无所谓,反正原世界无有牵挂,见识一下诸天万界的绚丽风景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他感应着脑海中的那一道华光笼罩着的书卷,丝丝光韵自其上柔和散开。
  有些明悟
  这就是我的金手指吧!
  信息流转交互,就让他明白了一切始末。
  他穿越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书卷,一件造化神器,又名造化天书。
  据说
  气运位格、天材地宝
  上至规则概念、下至基础物质,都可以通过造化神器转化为神力。
  而神力
  ——无所不能!
  只要有足够的神力,莫说是什么极道帝兵,盘古斧命运泥板都给你造出来。
  话是这样说的,至于真假,苏易却是不知。
  不过
  看着天穹之上那九条漆黑冰冷的龙尸,犹如亘古久远的青铜棺椁,一条条巨大的锁链连接巨龙和棺椁,自天穹坠落而来。
  或许,很快就可以验证!
  苏易这般想着。
  这时,不少游人旅客也发现了天上的异样。
  “天啊,你们看那天上!”
  “那是陨石吗?怎么朝着我们这里落下?”
  “逃命,快逃啊!”
  此起彼伏的惊呼逃命声回荡在玉皇顶之上。
  突然
  苏易神色微动。
  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无视了周遭的一片杂乱逃窜之声,朝着一旁看去。
  气运?
  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不远处二三十个人小团体中的一个年轻人。
  叶凡吗?
  虽然没有见过这方世界的主角,但造化天书的存在依旧让他感应到了一些东西。
  未觉醒的体质,深邃的本源,昌隆的气运好似在着一刹那被激发,如日中天。
  此刻
  苏易眼神微眯,气质有些梦幻,在这纷乱的现场,好似一尊脱离了画面的谪仙。
  剧情,开始了!!!
  一切就好似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一切,九龙拉棺坠落,生路被截,凝固了行动,‘跌落’祭坛,诸人被摄取。
  星空古路起航
  狠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身处于幽暗的青铜巨棺之内,一丝轻笑挂在少年的嘴角。
  苏易自然也没错过这一场机缘的意思,搭上了顺风车。
  他看着不远处的那口小铜棺
  而且
  叶凡的机缘在北斗。
  我的机缘,却是就在这方棺椁之中啊!!!
  遮天世界最大的几个机缘之一
  小仙界!!!
  这就是熟知剧情的好处了,只要稍稍操作一番,就能给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若是将一方小仙域转化,收获的神力,将是何其的恐怖。
  执掌伟力超凡脱俗,屹立于众生之上。
  说不得直面至尊的底气与本钱也有了!
  想到这
  他的小心脏就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快速跳了起来。
  苏易上前,轻轻触及眼前的铜棺,感受着耳畔时不时响起的大道天音。
  冰冷的铜棺有一种奇妙的魔力瞬间就让他清醒过来。
  事到临头,他反而有些犹豫了。
  毕竟着小仙域牵扯的太大
  要知道仙王就有逆溯时空之能,更是牵扯了荒天帝那尊猛人。
  怕不是刚动手,就被时空长河尽头的荒,一只手跨越古史把我GG了!
  沉默少许
  苏易自嘲一笑,因噎废食,可不是智者所为。
  遮天世界,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啊,玄幻世界的血与狰狞。
  帝路染血,至尊清算,甚至单纯口角,说不得就将他葬下了。
  相比将要面临的风险,这些虚无缥缈的猜测又如何?!!
  一只手触及冰凉
  心中一个念头升起。
  “转化小仙域!”
  轰隆——
  铜棺震动
  一缕缕璀璨的仙光自铜棺中升腾起来,神圣到了极致,苍凉久远的气息扑面而来。
  整个九龙拉棺都在震颤,好似在反抗着什么。
  棺中一片片惊呼响起,叶凡等人接着神光看着不远处手抵铜棺的苏易有些惊定不疑。
  叶凡在一旁出言道:
  “这位朋友,你是?”
  苏易此刻也恰巧微微蹙眉,并非因为叶凡等人,而是因为自己的金手指好似没有诸多小说中的那般犀利。
  竟然有种奈何不得小仙域的感觉
  心中一苦,不会这么倒霉吧!!
  也就在他叫苦的时候。
  天地
  凝固了!!!
  一切都好似化作一片古史,诸人陷入凝固,尘埃漂浮于空中,一缕缕神光中的粒子不再运动。
  一重重涛浪之声自虚无中不断传来。
  在苏易惊异的目光中
  一条恢弘壮丽而又沉重的长河自无尽遥远中来,自无尽虚无中去。
  放眼望去,一颗水珠就是一尊脚踏宇宙、肩扛日月的大能一生。
  一朵浪花翻滚,就是一个恢弘宇宙的生灭历史。
  一条条‘细小’的支流自这长河主干之上,无尽延伸。
  朝着这条浩荡长河的上游望去
  好似见到了一尊气吞山河、镇压八荒四极的绝代存在镇压在永恒的过去。
  恐怖的背影屹立在那,就截断了万古,镇压了种种可能,一切归一。
  连这恐怖的长河都在震颤
  时空长河?荒天帝!!
  苏易的脸上明灭不定,手中的拳暗自攥紧,随即又有些无力。
  这是荒天帝察觉到未来的变数,想要抹去变量,要自过去对我出手吗???
  仅仅刹那,他就有了猜测,而且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反而极大。
  一声苦笑
  一种难言的滋味自心底泛开,不是愤怒,也没有恨意,只是有些遗憾。
  毕竟是自己的选择,本身就做好了为之付出代价的准备。
  不怪荒天帝,也不怪造化天书
  不过是夜郎自大罢了。
  只是没有一展拳脚就要陨落,有些遗憾吧!
  苏易一个念头升起。
  我
  或许是史上最惨的穿越者吧!!!
  但,历史却没有照着他所想那般预演,只见脑海中的造化天书好似被激怒,骤然间神光大放,自苏易的脑海中飞出。
  古朴素白的书卷上,一缕绽放到了极致的光散发开来。
  这一刻
  神物好似活了过来,灵性复苏,苏易真切感受到了造化天书的情绪。
  不屑!
  是的不屑。
  是那种上位者对下位者天然的蔑视。
  至高的本质流露出一丝
  自无限时空中落下唯一锚点,收束一切时间线,掌控无尽可能。
  一切时空永恒自在!
  恐怖的威势自其上散发,无尽的时空,一道道支流包括主干自这一刻都陷入混沌。
  埋葬下一切,因果秩序道则所有都被改写。
  “大罗?!!”
  苏易有些口干舌燥,一切不言自明,竟然是神话中的大罗本质。
  心中一定
  稳了!
  拥有大罗本质的神器,荒天帝又如何,完美世界中,荒天帝最后证就的仙帝虽说也拥有了大罗的部分本质。
  但,真按照大罗的设定来深究,还差了不少呢!
  境界越高,莫说差了不少,就算是差了一线,那一条线也是竖起来的直线!
  无限延伸,犹如天堑。
  只见造化天书一页一页被翻开,一条一条时空支流被烙印,最后甚至连弄条巨大的主干都被摄取,烙下无尽的痕迹。
  一种种崭新的因果秩序不断自天书中飞出,替换无尽时空可能中的一切。
  即便是屹立时空尽头的那道伟岸身影,都没有丝毫所觉。
  嗡——
  一股无形的波动散开
  苏易心中有一股明悟涌上。
  合理合法,自古以来,这小仙域就是吾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
  面色古怪
  这就是造化天书吗!
  这么霸道?
  不过,我喜欢!!!
  一条条时空的虚影散去,苏易的身影重新归于青铜巨棺之中。
  时空的画卷之感散去,一切归于现实。
  叶凡一行人对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无有所觉。
  不过,也是
  即便是真仙也很难抵御那等层次的力量,唯有仙王,才勉强能在那等力量下挣扎。
  仙帝的意志锁定,又岂是这些凡人能够挣脱的。
  此刻神光已然消失,因为,铜棺已空,小仙域已然化作了他的神力。
  虽然天书反馈说改写一切因果秩序消耗了大半。
  但他不在意
  毕竟他可不是目光短浅之辈。
  解决掉收尾才是真切,消耗神力总比被一尊残缺大罗盯上的好。
  此刻
  苏易感受着造化天书中浩瀚的神力海洋。
  陷入沉思
  “我是先具现出几件极道帝兵防身呢,还是先把自己强化到准帝圆满一跃证道呢?”
  哎,幸福的烦恼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啊!!!
  不过,强化自己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苏易pass了,若是单纯想要成仙,这些神力已然勉强足够。
  但见识过大罗伟力的他
  心中也有了野望呐。
  所以,强化这种根基不稳的事,第一时间就被排除了。
  虽然,造化神器能够无损根基的强化,但那种强化可是涉及到精气神意的四种改造。
  甚至涉及真灵
  试问更改自己的灵魂意志真灵,那还是自己吗?
  苏易还真不敢那般做,只能老老实实自己走自己的路。
  这时,一旁的众人有些不耐了,毕竟身处如此诡异的境地,还刚刚见了那般奇幻的一幕,是个人都难以冷静。
  就在有几人有异动的时候
  苏易侧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凡,眼中深邃的光芒闪耀着。
  “我是谁?
  我也不知道,漫长的时光中,总会有我的痕迹,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决定。”
  有些玩味的话语,在这个幽暗的氛围中显得格外诡异,不少人心中都是一冷。
  庞博更是打了个哆嗦,嘴里小声在叶凡耳边道。
  “这不会是个鬼吧?”
  不过,终究是棺中,声音回荡,不少人都听见了这句话,自觉有理,身子一缩。
  苏易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让他悻悻。
  叶凡此刻也压下心中的不适,想要出言询问更多。
  却不待他发言,青铜巨棺就是一震,不断动摇,无数人东倒西歪。
  唯有苏易一人岿然不动,显得格外特殊,若有人于此刻细心观察。
  就会发现一道透明的光晕笼罩在他的身上
  终于
  “轰隆——”
  巨棺翻倒,铜盖倾斜,外界一丝光亮透入。
  苏易眼神一亮。
  “到了!”
  朝着外界走去,毕竟荧惑古星之上,可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主要是那颗不死药,他很眼馋。
  而叶凡此时也发现了他的异动
  不顾有些头昏脑涨,大声问道:
  “你去哪?”
  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
  “荧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