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七十三章黑暗仙帝复活

  苏易听着柳神的疑问,并没有转头过去,反而饶有深意的看着不远处的小不点。
  面不改色的抛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
  “命运?你说他会怪我吗?”
  柳神的枝条摇曳,无尽的霞光散落,它有些疑惑,不知道苏易为何说出这样的话。
  但,转眼,它就好似明白了什么。
  无数的霞光沸腾,枝条震颤,柳神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是你做的?”
  苏易目光悠悠,答非所问的道。
  “道友还记得黑暗动乱吗?”
  柳神一震。
  无数的记忆碎片翻飞,整个树身剧震,那笼罩在朦胧神光中的身影肃然。
  一道目光洞穿天地,朝着他看过来。
  声音有些凝重的道。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易转身,眼中好似蕴含着无尽宇宙生灭,看着柳神,好像能洞穿神曦,看穿那背后的真颜。
  他带着笑意道:
  “这个孩子曾背负平定黑暗动乱的命运,我斩断了!!”
  那笑意有些欠,柳神莫名的感觉。
  当然,话虽如此,却还是在它的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斩断命运!
  如果苏易没说谎的话,将一个涉及这般巨大因果的人,从命运中剥离,那需要的手段...
  它沉默了!!
  而说谎?
  达到了它这种地步,超然的本质,谎言早就失去了意义。
  越是强大者,越能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无形之中存在着巨大的影响。
  若是谎言,一瞬间就会被它所察觉,而显然,它的沉默代表着,在它的感应中
  是真的!
  至于掩盖天机之类的操作更是直接被它忽略了。
  随着记忆的不断复苏,和苏易的不断刺激,它已然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也知晓自己已然踏上了某种奇特的蜕变。
  近道的本质。
  哪怕被蒙蔽了,也会存在感应,因为,任何的神通道法,甚至一举一动,都是道的演绎。
  蒙蔽道,可以。
  但完全蒙蔽,它有这个自信,就算是传说中的帝,都不行!!
  当然,它不知道的是。
  帝不行,但不代表大罗不行,大罗超出了道,不是道所化所生所演绎,而是他们本身,就算道的源泉。
  当源头都出了问题,所谓的道不会说谎,也就成了笑话。
  而苏易手中就恰巧掌握着这样一件大罗重器。
  苏易虽然没有说谎,但的确动用了造化天书屏蔽了一些东西。
  嗯!
  不是针对柳神,而是针对黑暗动乱的源头,黑暗仙帝。
  当荒天帝的一切被斩断,而他又没有选择出手复苏的情况下。
  一切未来就发生了变化。
  已经死去的黑暗仙帝重新在这段历史中活了过来,带着一丝希望,要浴火重生。
  这并不奇怪。
  因为仙帝存在着部分的大罗特性!
  而也是这部分特性,使得他们即便不是大罗,也难以轻易被杀死。
  即便真的因为意外死去,也能像大罗那般在无尽的时光和可能中,从古史中爬出来。
  原本
  荒天帝的出手,是斩杀一切的死亡,绝对被斩杀的宿命。
  黑暗仙帝过去现在未来无数可能都被杀死。
  死亡是既定、确定、一定、肯定。
  万千支流,无数可能,无尽映照,最终的下场,都是永恒的死去。
  但这一切,也伴随着真正的大罗伟力出手,最初的‘古史’被斩断。
  所有的可能和‘过往’被否定,一切回归初生。
  黑暗仙帝在这段历史中彻底‘活了’过来。
  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
  原本的黑暗仙帝就是一个既定的程序,静静等待着被石昊斩杀就是。
  而现在的黑暗仙帝,却是真正的归来,掌握着部分大罗的权柄,俯瞰时光,永恒不朽。
  所以
  说实话,此刻的苏易和小不点是很危险的。
  一尊仙帝在时空中窥视,完全就是作弊,因为他全知全能,还是无尽的强大。
  要不是此刻的黑暗仙帝被那滴黑血压制,陷入漫长的沉睡,加上自己手握着造化天书这件重器,苏易还真没信心布局这个世界。
  不过
  当集结了一切的条件,天时地利人和之后,苏易也是无法按捺住自己的内心的渴望的。
  嗯!
  无数仙王道果,几颗准仙帝道果,还有一颗仙帝道果。
  当时,只是瞬间,苏易的心中就下了决定。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至于是否后悔斩断这个世界的未来。
  苏易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不后悔。
  即便是未来要面对一尊仙帝,都不后悔。
  如果不斩断未来,在一尊无缺仙帝的注视下,对这方世界出手。
  呵呵哒
  那才是石乐志了!
  把自己的安危基于到别人的人品之上,苏易做不到,而且苏易要的也有点多,万一掀桌子咋整!
  一个纪元一次机会,已然用掉了。
  即便有那一缕大罗神力为筹码,却也无法面面俱到。
  有些帐,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算清楚的。
  良久,柳神迎着苏易的目光,平静的道:
  “证据?”
  苏易不紧不慢,有些玩味。
  “凭借道友的本质,应该能明白真假,这样的试探,没有意义!”
  柳神沉默。
  它明白,从对方知晓它的底细开始,这场对话的主动权就不在它这边了。
  “你想做什么?”
  “这是第二件事!”苏易温润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