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六十一章渡劫天尊,帝尊计划

  宫阙阴暗中
  一个身材臃肿的胖道士自角落中走出,面色有些怪异的看着苏易,发出自己的疑问。
  “天帝?”
  苏易转身,看着眼前这尊看上去三十多岁的胖道士,轻笑道。
  “段徳,神话时代的冥尊,地府的开创者,渡劫天尊,古老时代的留存者。我们见面了!”
  伴着他的话音落下。
  段徳全身剧震,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记忆中的那些片段,是真的吗?
  他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欲言又止,纠结的神色出现在胖脸上,有些滑稽。
  苏易好似提点的道。
  “务须在意,你就是你,难道还能改变不成!”
  话虽如此,段德却不怎么想。
  原先的自己,可就是一个小修士,最多是一个喜欢‘归还发掘历史’的小修士。
  若前世真有什么天尊级数的存在,那无穷无尽的记忆一复苏,恐怕在一瞬间就能压垮他的人格,将他彻底取代。
  “可是...”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苏易打断了。
  “若真的是在不断改变自己,那么,哪有这一世世,早在几世前,你的前身就已经不允许自己这样做了吧!”
  “你要相信渡劫天尊、冥尊、历代天尊古皇大帝的骄傲,相信,你自己的骄傲!!”
  说着,带着深意看着眼前的段徳。
  眼中好似蕴含着一个宇宙,无尽的深邃,抚平了他有些慌乱的心绪。
  段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梳理了自己的来意。
  好似做下了什么决断。
  朝着苏易一躬身,诚恳地道。
  “贫道愿归附天庭,还望陛下指引一条明路。”
  态度之诚恳坚决,与苏易脑海印象中的他大相庭径。
  终究是突如其来的冲击,乱了他的心绪啊!!
  苏易一笑。
  若对于凡俗而言,最可怕的是失去生命。
  那么,对于修士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失去自我了吧。
  他点头,受下了段徳这一礼,表示默许。
  毕竟平白多出一尊未来可以无缺成就红尘仙的种子,何乐而不为呢!
  苏易的默许,也使得段徳松了口气,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
  眼前的人可是天帝,扫平禁区,葬下上百尊至尊的绝代猛人,所有人都旧事重提,认为他成了仙。
  那什么冥尊,渡劫天尊,再强也不过天尊,还能强过天帝不成?
  道爷的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性格恢复有些跳脱,虽然顾忌天帝的身份,终究是没按捺住。
  目中有神,好似在打着什么主意。
  酝酿少许,出言道。
  “不知道陛下的来意是?”
  苏易看着他这幅样子,不以为意,转过头,看着下方的万丈红尘。
  有些玩味地笑道。
  “等一个人!!”
  段德眼中精光闪耀,有些激动道。
  “不知道陛下在等谁?”
  他有了猜测,认为天帝是在等自己,一股莫大的荣幸和骄傲自生。
  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
  可是苏易接下来的话,却无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
  “岁月中被惊醒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人啊?”
  “我说的对吗?帝尊!!”
  帝尊?!!!
  瞬间,段德好似被石化。
  即便他复苏的记忆没有关于帝尊的部分,也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
  古老的传说和史诗中,都记载着这个传奇的名字。
  帝尊,九天尊之一。
  开辟天庭,聚拢诸多天尊,统御九天十地,打算举教飞仙。
  要不是最终被天尊们反水,无数人都认为,帝尊或已然成功,打入了仙域。
  这样一尊传奇,竟然还活着吗?!!!
  也是此时。
  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出现,分割了天地,将这处宫阙彻底与外界分隔。
  带着赞叹的话语回荡在这片空间中。
  “天帝不愧是天帝,看来道友对宇宙的掌控程度,已然远超我的想象。”
  “说不定,我这一趟,就是白来了!!”
  话音落下。
  一尊黑发披肩,英武不凡的狂人自宫阙的阶梯上一步步走来。
  段徳看过去。
  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贯穿了天地洪荒,瞬间,就是天荒地老。
  段徳看着眼前来人,有些失神,脑海中无数的记忆碎片浮现。
  身影渐渐重合。
  “冥师,吾欲立天庭,可愿出山助我!”
  ...
  “天下可论仙者,唯你我二人!”
  ...
  “炼制成仙鼎,举教飞仙”
  一声呼唤将他拉回现实。
  那尊狂人,朝着他微微施了一礼,轻笑道:
  “久违了,冥师!”
  也伴随着这声呼唤。
  霎时间
  无数的记忆在脑海中炸开,好似瞬间记起了所有,一股无形的气度生出。
  自然而然道。
  “久违了,帝尊!”
  话一出口,又好似忘却了一切,浑身一震,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整个人微微僵硬。
  心中暗骂自己脑残,没事接什么话,强烈的求生欲看向苏易,希望自家陛下能救救自己。
  作为新加入天庭的萌新,苏易自然...不会管他。
  无视了段徳那悲戚的目光。
  直视帝尊,轻笑道:
  “不知帝尊道友此来,有何贵干?”
  帝尊看了眼有些害怕的段徳,心中微微明悟。
  看来,这位往日的师友,还未结成这一世的轮回印。
  应该也是被世间的变化提前惊醒的吧。
  他看着苏易笑道。
  “不知道天帝道友对炼制一件仙王器是否有兴趣!”
  苏易眉头一挑。
  “仙王器?”
  帝尊看着苏易的变化,一笑,道出了其中的关窍。
  “道友或许不知,人道绝巅之后,成仙也只是起点。”
  “寻常成就的不过普通真仙,即便你我这般红尘中蜕变出的红尘仙,也不过是真仙中的佼佼者,真仙之上还有准仙王仙王。”
  “吾从古老的遗迹中知晓,仙域中,真仙也不是强者,准仙王也不能无敌称尊,唯有仙王,才是仙域的主宰。”
  “真仙可以万古不朽,但却还要依赖不死物质,唯有仙王才能真正的不朽,超脱宇宙,更是有生灭宇宙之能,甚至逆改时空,都不在话下。”
  “吾辈无敌者,又如何能伏低做小。”
  “我们要做,就要做那天穹之上的存在,不说主宰仙域,也不能任人拿捏。”
  “然而,话说如此”
  “单单凭借我们这方宇宙,想要供养出一尊真仙都是极难。”
  “所以,我有一个计划。”
  说着,他的声音就有些顿挫,语气激昂起来,
  “既然不能供养出仙王,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另辟蹊径,炼制一件仙王器。”
  “即便是仙王器无法拥有仙王那等恐怖的力量,但依旧足够我们称尊做祖,延续我们的荣光。”
  “到时,吾等凭借这一件仙王器,未尝不能证就仙王,俯视仙域”
  声音铿锵,恐怖的威势,炸裂虚空,无数的混沌瀑布垂落在这片空间中。
  却被两人的威势所迫开。
  也是此时
  苏易似笑非笑的看着帝尊。
  “哦,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