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六章 劫气盖顶,荒古禁地

  苏易面色微动
  速度明显加快了,是狠人在出手吗?
  想来也对,毕竟冒出一尊唤回道果的大成圣体,变数太大。
  不放心加快了路途,也是可以理解的。
  苏易看了一眼已然醒转一段时间,尚处在迷迷糊糊中的叶凡,心中有些可惜。
  还没有和叶凡做好交易,就到达北斗了,倒是有些麻烦。
  不过想了想手上握着的牌,终究没有计较这些小节。
  大势已然在握,心态有些转变。
  “咣当——”
  伴随着一声巨响,青铜棺盖坠落在地。
  外面的亮光透入棺内,新鲜的空气一下子涌入,使得不少人都面色激动。
  “光明!”
  “我看到了光明!”
  “是熟悉的光明世界!”
  花草树木和泥土的芬芳一下子为人所感知,要不是苏易这尊大仙屹立在不远处。
  恐怕他们都已然冲出了棺椁,冲向了外界。
  虽然这尊存在好似与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但众人都有自知之明。
  那天生的位阶差距,仙与凡。
  苏易看着诸人,温和一笑。
  “去吧”
  “此方地界可不太平,早些离去的好。”
  诸人闻言如蒙大赦,一股脑的鱼贯而出,前往了外面的天地。
  不时传来一些
  “我活过来了!”
  “亲吻阳光”之类的话语。
  苏易不置可否,此行虽然没有原著那般惊悚,死去不少同学,但经历的凶险和对三观的冲击,带给他们的压力可不比死亡小多少。
  不远处,叶凡看着棺壁上的星图有些迷蒙的喃语道。
  “众神归处。。。”
  还没说完,就被庞博一把拉了出去,还传来大嗓门道。
  “好了,别神神叨叨的了,快出去吧。”
  在苏易略含深意的目光中,叶凡心中微微发虚,摸了摸鼻子离去。
  通过造化天书的神力,苏易很明显的就发现了叶凡身上的变化。
  金色的苦海被打开,某种异象的种子播下,气血澎湃犹如一条大龙。
  留下了传承吗。
  的确,大成圣体因圣体一脉传承断绝而滞留人间形成神邸念,而一复苏过来,就有一尊圣体在他面前出现。
  如何不心动。
  但
  有必要吗?
  这般心虚偷偷摸摸的。
  苏易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我的心胸不算囊括四海,但区区一个你,我还是容的下的吧。
  随意摇了摇头。
  带着鳄祖走出了青铜巨棺
  伸手一招,无尽的神力流出,转眼就炼化青铜巨棺,收入袖中。
  看得不远处的众人一阵目瞪口呆。
  这时不少人也意识到这方世界的奇异了,此时起了心思。
  想要让苏易帮忙送他们回去!
  为首便是那刘远志为代表的几人,诸人虽然有些意动,但还是迫于苏易先前的威严没有附和。
  唯有几个偏理智的,眉头微皱,感觉刘远志是失了智了,才会有这种想法。
  仙神又怎么会被凡人所夹裹,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
  庞博更是在一边揶揄道:
  “上吧,顶多十八层地狱几日游罢了,怕啥,大不了十八年后又送一条好汉。”
  好似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几个苗头,让刘远志大为恼火,和他争执起来。
  作为当事人的苏易倒是神色没有变化,反而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刘云志。
  劫气上涌,乌云盖顶,其中血光隐隐闪烁。
  啧,死定了,没救!!!
  针对叶凡,让狠人不爽了。
  狠人不爽了,都不需要自己出手,甚至没有针对他的念头。
  但,天地却会为之代为出手。
  狠人那等存在,一举一动都在影响天地,天地为之起舞。
  可以说,一个凡人,只要天地稍稍对他不顺,转眼就不知陨落在哪了。
  这并不奇怪,可以说是天命眷顾,也可以说是讨好,怎么说都不为过。
  就是
  让我作为他的劫数。。。还是有些不爽啊!
  突然
  苏易笑意有些诡异。
  大袖一挥,一阵风在神力的造化下形成,带走了众人。
  悠悠之声顺着风儿而去。
  “此地可不是你们能呆的地方,就让吾送你们一程吧!”
  叶凡等人只觉一阵天地失色,就来到了荒古禁地之外,周遭郁郁葱葱。
  如此神通伟力,让诸人都是一阵向往。
  倒是刘远志,突然感觉脑袋一清,头顶劫气散去,思及方才前后,有些后怕不已。
  。。。
  苏易目视虚空,洞穿了空间看到了远处的画面,心中有些玩味。
  留下这个叶凡的敌人,会发生什么呢。
  值得一试呢!
  就在这时,身后九座山峰中围绕成的无尽深渊中传来剧烈的震动。
  无数的‘铿锵’作响,好似金铁交击之声,回荡于天地之间。
  那黑暗的深渊中,好似有一尊被囚禁的远古凶兽,自沉睡中不断复苏过来,气机搅动天地。
  莫名的沉重!
  诡异的场景,若是普通人在这,恐怕脊背的寒气都嗖嗖嗖的往上冒。
  然而,明显,在场的两人都不是简单的存在。
  一尊背靠造化天书,知晓剧情,大帝他都能碰一碰,屠掉都未为不可。
  更何况是一尊已然走向末路的大成圣体。
  另一尊可是一尊莽天莽地的大圣妖神,当年青帝陨落后的道艰时代中成就大圣。
  那个时候,大道越发艰难,诸人都难以前进,大圣就是宇宙间的绝顶强者。
  要不是倒霉碰上了释迦摩尼这尊准帝刚好在完成自己的一部分宏愿。
  他可不会轻易陷落
  实力经历决定心气,自然也不是好相与的。
  在他们的眼中
  黑暗不是阻隔,神力练就神眼,洞穿了一切!
  入目
  那是一尊人型的生灵,浑身长满金色毛发,毛发上游一种诡异的光泽使人不寒而栗。
  眼中尽是痛苦和疯狂。
  一条条稀世罕见的仙金,在这就好似寻常事物,被练成巨大锁链,捆绑在这尊金毛生灵身上。
  每一次挣扎
  锁链上都会飞出无数的符文,莹莹神光,镇压这尊金毛生灵,每一次镇压都会有无数的毛发脱落。
  但,伴随的却是一阵诡异的光泽大盛,无数新的金毛长出。
  在神光与光泽的较量中,一缕缕并不显眼的帝威不断垂落大地,破灭无数虚空。
  要不是这里乃是禁区。
  恐怕这等波动,早就震动北斗,葬下无尽生灵大地。
  鳄祖看着那一缕缕垂落的帝威,瞬间汗毛耸立,脊背生出一丝冷汗,赶忙散去窥视。
  我的乖乖
  难道我真的跟不上时代了!
  这才多久,我就见了两尊大帝了,还有眼前这尊不知底细的存在。
  我不会是穿越到仙域了吧!
  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这是——”
  苏易面对疑问,依旧目不斜视,平淡地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
  “荒古禁地,大成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