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三章 鳄祖为仆,狠人目光

  “吼——”
  一声爆喝自天地间炸开,黑雾散去。
  既然躲不过,那就拼尽全力去征战杀戮,一路走来,登上大圣之境。
  他这一身修为,又岂是巧合能够说尽,此界哪一尊强者不是自尸山血海中走出,又怎会害怕什么。
  十万天剑冲霄,那是一片片黑色的鳄鳞,散发着丝丝缕缕恐怖的圣威,铿铿作响,化作一件甲胄。
  甲胄黑冽,泛着冰冷如金属般的光泽。
  传世圣兵!!
  这是一件鳄祖以自身孕养数千年的鳞片祭练的大圣兵器。
  一缕气机绽放就可压塌无尽的山脉。
  铮的一声,一把漆黑的长剑出鞘。
  又是一件圣兵。
  剑出血雨腥风,鬼哭神嚎,无尽的尸骨自天地间倒映显化,恐怖的血色杀意乃至冲天的恨意。
  可见是用何等之多的万灵祭练而成。
  此刻的鳄祖,只感觉自己仿佛恢复了曾经的荣光,回到了当年叱咤宇宙风云的日子。
  气机撕裂山川大地,荧惑古星上无数大地跳动。
  巨大的妖魔真身伫立天地间
  一剑劈出,天地惨烈失色,气机横贯星宇,通天彻地。
  苏易见状,神色有些嘲讽。
  “天帝踏光阴,而且还是造化天书魔改过的神通,又岂是这般普通。”
  不过,话是这般说,现实倒是不能用力过猛,得收敛一点,不然真打没了,还比较麻烦。
  随着念头一转
  刀光气机内敛,平凡无奇。
  让远处的鳄祖心头一跳,但来不及了,无从应对,因为两道神通相碰了。
  “嗡——”
  天地间一颗炽烈的白阳升起,即便是深处遥远的地球此刻都感觉到了天空的异样,看见了第二颗太阳。
  看似势均力敌
  但在两尊当事人的眼里,一人淡然,一妖惊骇。
  无尽的光阴如水般逝去,带走了一切的神力神通,葬在时光岁月,亮银色的刀光仅仅刹那就突破了鳄祖的神通。
  这一刻,鳄祖终于怕了!
  太诡异了。
  他这一生都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海量的信息流转计算,莫名猜测感觉这好像是什么时间神通。
  看着自己的神力好似经历了无尽岁月洗礼自然消逝的场景。
  当场炸毛
  这还是人吗?!!
  落到劳资身上怕不是要把我的寿元也削尽了。
  不行,我要走,我还要成仙!
  鳄祖下定决心
  滔天的妖力动乱天地,无尽的圣人道理拨动法则,一颗颗神圣的符文跳动好似演化出一本古经。
  又好似在吟唱
  一种诡异的秘力自天地间渐渐升起,好似要归来什么。
  一切的一切作为
  就是为了那一线的破绽出逃。
  但
  才刚刚起始
  银色的刀光就已然出现在了面前。
  鳄祖神色就一变,心中微沉,来不及了,硬抗,唯一的办法。
  好似无尽苍茫大海的神力骤然全数灌入甲胄之中
  浩荡的神力,即便是这件大圣兵器都有些承受不住,发出‘咔滋’的响声。
  但,在这一刻,无疑是这件大圣兵器最恐怖的时段!
  无尽的圣光自这件圣兵中涌出,无数圣道法则在周身奔涌,拱卫着他,抗拒一切。
  这是鳄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
  遮天的世界对于光阴的力量较为陌生,但却又极为克制。
  毕竟就算是屹立人道绝巅的大帝古皇,用尽手段,也不过是几万年寿命。
  但,规则的本质依旧在。
  用规则道理来抵抗光阴,总不会错。
  所以,他就这般做了!
  然后,也的确有作用,但他没算到的是
  这道神通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强!
  这是准帝层次的神通,可是苏易花费了大价钱制造出来的。
  一切水到渠成
  刀光如水,破碎了无数道理,一道白芒印在鳄祖的眉心。
  。。。
  就这样,苏易的身影屹立在诸人面前,背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那男子一脸愁苦,时不时摸了摸眉心的一点白芒,感受着其中令人心悸的力量。
  老老实实的跟在眼前少年的身后
  苏易此时心情不错,不仅收获了不死药,还喜提一只大圣仆从。
  完美!
  不是吗?
  这时要重新前往北斗,苏易也好心的提醒了一下,这个主角团队中的众人。
  “再不走,就只能永远留在这了!”
  说完,就带着身后的小弟朝着九龙拉棺而去。
  这时叶凡等人也从大场面的震惊中回转过来。
  外国人凯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大家,用他那口不流利的中文,道:
  “那是你们东方的神吗?”
  众人都是悻悻。
  叶凡有些苦笑地道:“也许吧!”
  倒是一旁的庞博抓住了重点,嘿嘿一笑,一把拉着叶凡朝着九龙拉棺走出。
  “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尊大仙说,再不走,就只能留在这鸟不拉屎的火星了!
  叶子,跟上!”
  这样一打岔,众人才回味过来方才苏易的话,朝着九龙拉棺跑去。
  苏易站在九龙拉棺的五色祭坛之上,掠过不远处跑来的主角一行人,朝着大雷音寺遗址的方向看去。
  十八层地狱之下,可还封印着不少存在啊!!
  他没有出手是因为性价比不高,出手屠掉几尊妖圣又如何。
  最后所得就算全转化了,恐怕也是连本钱都赚不回来。
  鸡肋
  至于为何不收为己用?
  却是因为没必要!
  一尊大圣境界的仆从已然足够他行走北斗。
  前期的北斗连个斩道王都是绝代强者,真心不够打的。
  不过
  那尊最特殊的存在还是出来了。
  苏易眼中略含深意。
  看着不远处一行人中的一处影子,有些阴影在波动。
  一笑,既然如此,许你又如何。
  大成圣体复苏归来,说不得,还有些利益能够谋划。
  等待众人都回到了祭坛之上
  鳄祖打出一道神力
  八卦阴阳显化,星空古路再开,九龙拉棺再次破空而去。
  回到棺中
  那种若有若无的注视才终于被隔绝消失。
  狠人!!!
  苏易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丝微笑。
  他能感觉到,狠人这时已然把一部分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不再是单纯为了叶凡。
  叶凡此人可以说重要,也可以说不重要。
  因为他是相似的花,所以重要,甚至不惜寻来合道花,安排无数机缘因果。
  也因为他只是相似的花,所以不重要,终究不是,即便是叶凡最后即将成仙,狠人也只是见了他一面,最后认为他不是他。
  落泪成仙!
  而眼下,另一种可能和异数出现。
  无疑吸引了她的目光
  研究过轮回,尝试截取过时光,却从没见过这种神通。
  光阴的法则
  迥异于这方世界的道法神通,拥有剥夺和甚至乃至逆溯的可能。
  她,心动了!
  这种道延伸到尽头,能否救回自己的兄长。
  狠人,遮天史上最惊才艳艳的几人之一,几乎近仙,甚至苏易怀疑她此刻已然有了逆斩真仙的战力。
  但,再强,她也有弱点,有弱点,就有制衡的余地。
  可谋取和利用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就算再不济,靠着造化天书,他也无惧一切,莫说还没成仙,就算她成仙了。
  我。。。
  我还能跑啊!
  红尘仙可战准仙王,哪来的设定,太不严谨了。。。
  苏易无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