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七十八章明悟黑手,柳神意动

  无尽时空倒卷,岁月驳逆,一切都发生了紊乱,过去现在未来种种重合。
  仙帝的本质,时空唯一。
  所以,哪怕苏易将战场的时空拉到了过去的某个瞬间,也依旧是由现在的他来直面。
  只是,战场被拉升到了时空维度中!
  于是
  在黑暗仙帝彻底归来的那一个瞬间,天旋地转,时空紊乱,整片场域被转移。
  在感受到那一股力量的时候。
  他只剩下一半的脸,都瞬间漆黑了。
  但
  把握的时机太准确了,在他刚刚归来的那一个瞬间,唯一的破绽。
  无法定住自己的时空,也无法打断。
  只能眼睁睁的直接被转移入时空维度。
  丝丝缕缕的仙帝气机不断垂落震动整条时间长河。
  完好的双脚踏在无尽的时空之上,身后好似无数种可能的发源。
  本来这也没什么。
  落入时空也无事,他是仙帝,杀出去就好,举世之中,没有什么能拦住他,即便是时空长河,在他眼中,都不过尔尔。
  但
  刚刚进来,就看见无数仙王和几尊准仙帝驾驭着无量神光朝他杀过来是什么鬼!!
  朝着下游望去。
  嗯
  没有下游了!
  整片古史都被颠覆,无尽未来都被点燃化作了这无敌璀璨的一击,彻底消散了!!
  那种恐怖的杀机,无尽本质的升华,几乎超出了维度,恐怖到了道的极致。
  冥冥之中,甚至某种概念都被触动混乱了。
  不朽的帝躯在这一刻都本能的发出示警,生命本能的求生欲使得他瞬间汗毛炸立,肌体生寒。
  这样的力量...
  黑暗仙帝沉默了。
  源于仙帝层次的本质瞬间让他洞悉了一部分真相。
  “归还历史”
  “祭掉了整个未来”
  ...
  “时空的关键节点”
  ...
  “屠掉一尊仙帝”
  零零散散的信息,在一尊仙帝的手中已然可以推演出太多的东西了!
  甚至触及了一些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真相。
  “我竟然,只是一段维系历史的影像吗?”
  心中掀起无尽的涛浪。
  或者说,任何人骤然间听闻自己是假的,是死去的存在,都无法冷静。
  当然
  黑暗仙帝明显是一个例外,初始的时候虽然有些震惊,但转眼就被他强大的心性所镇压。
  能走到他这一步的,必然信奉自己,什么虚幻什么真假,都是虚无。
  自信哪怕真的虚假,自己也能练假成真。
  而眼下
  他也不是什么虚假,而是从这段所谓的‘历史影像’中活了过来啊!
  他的眼底泛过一丝冷意。
  “未来被改变,我‘活了’过来,看来,还要感谢那个存在吗?!!”
  他知道有人在设局针对他。
  如果没猜错
  就是那尊改变了‘历史’将他从死亡的既定中拉回来的存在。
  恩情?
  不,他会赐予他死亡!!
  永恒的死亡,将他从历史和可能中彻底抹去。
  没人!
  能算计一尊仙帝!!!
  某种诡异的秘力在维度中弥漫,冥冥之中好似在针对某个人或事物。
  那股力量弥漫处,时空和大道都在腐朽衰亡,拥有着无上的大恐怖。
  而这股力量所要针对的,也不言而喻!!
  不过,任凭那秘力覆盖层层维度,追根溯源,探索种种可能,也无法找到那尊算计黑暗仙帝的幕后黑手,好似天地间本就不存在这样一尊存在,只能在时空中徘徊。
  而此刻
  苏易立身于时空的缝隙中
  感受着来自时空维度中散发的浓厚恶意,自然知道其中的因果。
  没有害怕惊怒,只有那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淡然微笑。
  “你,还是先处理掉眼前的事吧,能不能存在下去,都还是两说!”
  “若你真的能在这一场劫数中全身而退,吾就算是接下这段因果又如何!”
  声音回荡时空缝隙。
  苏易的身影也已然消失不见。
  这注定是一场弥漫时空的交锋,一尊仙帝和无数仙王准仙帝驾驭伟力的交手。
  哪有这么快结束。
  这一击,注定漫长,因为没有谁能彻底压过谁。
  而最后的结果
  无非要么就是黑暗仙帝被磨灭,但归还历史依旧失败,被无尽的时空绞杀,一起下葬。
  再或者黑暗仙帝胜利,背负更深的伤势,彻底沉眠,甚至直接伤重反噬死去。
  结果
  已经不重要了!!
  就算是黑暗仙帝惨胜。
  那时候的黑暗仙帝,在苏易的眼中,说不定就是一颗大药,等待他的收割了!
  没有谁是赢家
  只有他一人,笑到最后!!
  苏易身影渐渐淡去,眼中最后的画面。
  那是一道好似能背负诸天万界的伟岸身影,脚踩万千长河,时空咆哮。
  恐怖的道果高悬在头顶。
  无数的符文自其中喷涌而出,万千大道在他的脚下哀鸣,举手投足间间爆发着埋葬时空的伟力,朝着那浩荡的神光杀去。
  轰隆——
  无数的时空炸断,万千长河四散飞舞,过去现在未来种种可能全部发生错乱。
  ......
  但,也只是到此为止了!!
  此刻的苏易已然脱离了时空的维度,重新回归了现实,出现在柳神旁边的躺椅上。
  有些悠然自得。
  最后的一环补上了!!
  心头终于彻底放下了顾虑,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道行功体再度前进了一大截。
  苏易迎着柳神那略显怪异的目光,温润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柳神虽然本质神异,但终究修为还没恢复,即便感受到了时空的异动,也并不了解时空中的情况。
  加上它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苏易自然也没有暴露自己的习惯。
  所以
  一切都包含在了这一笑中。
  柳神自然也不是笨人,知道这一笑中的意味。
  嗯!
  是的,时空中的异动与我有关,但我就是不说,你能咋样。
  不过,虽然如此。
  柳神却并没有因此生气,反而若有所思。
  无数道霞光自十几道柳条中穿行垂落,氤氲的神光不断散发开。
  心中微微一动。
  “或许,可以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