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六十七章培养无始,两派纷争

  感受着身后泛起的凉意,诸人都理智的没有说话,讪讪一笑,打了个哈哈,没敢多言。
  少许,那道恶意才散去。
  转身
  看到一尊少年踏着天地规则而来。
  众人才有些恍然。
  苏易迎着众人的目光,微微有些不自然,有些疑惑地看着众人,道: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
  大成圣体等人古怪看了苏易一眼,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
  突然
  一股沉重的压力压上心头,心神好似一个踉跄。
  整个大脑和心神瞬间超负荷。
  一堆术数公式和计算量塞入他们的脑中,所有人都神色一凛。
  没有理会苏易,直接开始投入计算之中。
  甚至不远处,一边稳定着天地,一边维持着神网的近百尊至尊们都被抽调了一部分计算力。
  脸色发白!
  狠人女帝立身边荒,手中无数的术数公式飞舞,组合计算排列推演。
  天地乾坤宇宙星辰规则秩序,一切都被打散,重新组合排列,然后适应天地新的变化。
  无始大帝也主持这神网,在推动着改造天地乾坤的事宜,面色有些疲倦。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有了自己的事,他反倒好似成为了外人。
  苏易有些窘迫,实则心如明镜。
  知晓是不久前,女帝与无始大帝的比斗被他叫停,并且让无始去主持神网,改天换地引来了不满。
  但
  哪怕早知道如此,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
  因为,改造一方宇宙乾坤的计算量和负荷,真的不是他吹。
  目前,只有无始和他能够勉强承受。
  他靠开挂,无始靠什么?
  无始靠的是那惊艳了所有人的术数天赋和红尘仙的修为。
  那等注定成为引领术数前沿的大家资质,即便是同样资质不俗的女帝和老子等人都无法比拟。
  而红尘仙的修为为这种资质提供了足够的保障,几乎不出意外,只要得到足够的培养。
  一代术数大家就会在这个术数蛮荒的时代升起,成为扛鼎之人。
  更重要的是
  他在无始眼中看到了一种光,那是一种其他存在都不具备,或者尚且不具备的光。
  狂热?信念?执念?
  都不对!
  即便是他也说不清,但,这是每一个在某种领域拥有卓越建树的人都会拥有的特质。
  所以
  苏易也不吝啬一些可能的培养。
  对遮天宇宙的改造交给他,就是最大的支持,学以致用,而且还是这般大手笔的操作。
  一但完成,就是无始术数步入极限,随时成就术数大家的地步。
  到那时,他也能放心的离开这方世界踏上新的征程。
  ......
  时光荏苒
  三百年时光转瞬即逝。
  这段岁月中,因为青帝大道的散去,大道恢复,不再压制众生,无数的天骄并起,整个宇宙都是异彩纷呈。
  比原著中的盛世还要璀璨。
  因为天地间出现了新的体系
  ——术数。
  不仅得到了天地间最大势力天庭的支持,因为自身的特异性,还在短时间内收获了足够的拥蹙,拥有了不俗的声势。
  其中,声势最为浩荡者,还属天庭长生帝君的后裔,被誉为东荒第一美人的颜如玉。
  让人震惊。
  不禁感叹。
  “伴随着长生帝君的归来,这尊往日不甚起眼的青帝后裔,也要散发属于自己的精彩了!”
  面对这样意有所指的感叹。
  所有人都有些沉默,开始正视这尊往日被他们忽略了的存在。
  世间从不缺天骄,缺的从来是成长起来的天骄。
  往日的青帝后裔,承受着荒古最后一尊帝的荣光,太过耀眼,却没有足够的底蕴。
  使得没人将她放在眼里。
  因为,一尊暴露在天下人面前,却没有足够底蕴支撑的天骄,注定是难以长久的。
  她所谓的帝裔身份,甚至不如她的美貌响亮。
  不是谁都像叶黑,能够从这凡尘之中杀上九天,证道登帝。
  也不是谁都像狠人女帝才情惊艳万古,屹立岁月中不朽。
  话说回来
  女帝暂且不谈。
  即便是叶黑,都拥有一尊狠人女帝屹立身后。
  给神泉,给万物母气,给不死药,给秘术,给帝兵......
  叶凡这一路走来,有了太多的侥幸和气运。
  而显然
  颜如玉没有这样的‘气运’和狠人那样的才情。
  所以,才不被重视。
  而现在,当长生帝君青帝归来,补上这最后一环以后,一尊拥有了后台的她,才彻底入了天下势力的眼。
  甚至,还要高估和攀附!!
  因为,她的背后,站着的,是一尊帝,荒古的最后一尊帝。
  天庭六御之一的长生帝君。
  也是她这样的身份还有天庭的全力推动,术数才彻底推广到全宇宙,扎下根来。
  不过
  也导致了眼下两大流派并行宇宙的局面。
  一派认为术数不过小道,会分散精力,唯有自身才是永恒,挖掘自身都来不及,又如何会去专研这些。
  一派认为,术数可以辅助修行,有助于对天地本源和道法神通的理解。
  甚至同样的条件下,一个修习术数的人可以轻松击败一个不修习的存在。
  这样的话一出,当然引得传统的守旧派有些不满。
  于是
  火药味弥漫。
  在一次‘论道’中,两派的战争彻底爆发。
  要不是苏易一道旨意,提前开启星空古路,恐怕不少生命源地都被霍霍了!!
  当然,他对于这样的局面也是乐见其成。
  终究是新生的事物,即便是苏易也不能强求所有人适应。
  能到这样的地步,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