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三十一章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

  等待苏易的心神带着那恐怖的大罗伟力离开遮天宇宙。
  一切异象散去。
  时空命运因果归还,概念重聚,长河滔滔隐没。
  无始钟和黑皇才从那浩淼的一幕中反应过来,面色都有些难言。
  看着眼前这一尊,好似失去某种灵性的苏易肉身。
  破灭和再生之力无所制衡之下,肆意的绽放,一切物质被化作齑粉,归还原点。
  规则破碎,混沌倾泻翻涌。
  若隐若现之中,一尊圣洁而又魔气森森的神魔屹立在混沌深处。
  若是没有见到刚才那一幕,这一幕也已然足以引起它们的惊讶。
  但,见了那一幕,遮天一切,还处在规则之中的异象好似都失去了颜色。
  这是一种概念性的影响。
  不为它们自身所动摇。
  突然,天穹之上,一点灵光落下。
  巍然,浩淼,博大!
  犹如主宰一切的意志入主苏易的肉身。
  “轰隆——”
  两道混沌神光自神魔的眼中爆射而出,击散了无数混沌,朝着无始钟走去。
  肉身的异象伴随着脚步的落下,不断被收敛。
  衣袂翩翩,公子如玉。
  目中好似有星辰闪耀,无尽的灿烂。
  然而,无始钟等人却明白,那璀璨星辰的眸子背后,是一道恐怖的意志入主。
  温润之声在天地间回响。
  “抱歉,刚才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我们可以开始了!”
  无数的道痕在紫山深处交织,遍布整个紫山内部,抽取无尽的大地精气。
  无始钟震颤,无数的仙光神光自无始钟内翻飞出来,帝道甚至仙道法则延伸。
  时空的碎片在虚空中翻飞。
  界壁被一股神秘的伟力给镇压,没有破碎,只是发出嗡嗡的轰鸣。
  一缕宏大的意志好似夹裹着这方空间。
  拔高,无尽的拔高。
  自这个过程开始的那个瞬间,无始钟就已然不能自己,有些苦笑。
  “果然如此,倒是吾坐井观天了!”
  并没有反抗什么,这等存在和手段,没必要用一些小手段。
  如今,它更担心的是大帝的境况。
  虽然见了那无尽宏大的一幕,但道心不朽的它并没有忘记初衷。
  大帝有危险!
  “轰隆——”
  骤然间,好似跳出了一个维度,笼罩在光辉中的苏易夹裹着它们行走在一道长河之上。
  脚下一条浩荡的长河平稳的自无尽遥远中来,到无尽遥远中去。
  脚下水面波纹横生,过去的一幕幕历史倒映,有大帝古皇一代代君临天下,万族朝拜。
  有黑暗动乱的一幕幕悲歌,万族泣血,大帝负伤。
  历史自脚下生出,无尽的玄妙,使得黑皇有些失神,只有无始钟镇定本心,心中微动。
  不是那道长河,或许是一道支流又或是一道浪花。
  随即有些叹息,大帝古皇屹立人道绝巅,无敌天下,有仙踪浩渺,这样的世界。
  也只能是一段支流,或是一朵浪花,诸天,何其盛大。
  想到这,心中又有一股豪气生出,恨不能与大帝横推万界,诸天无敌。
  想到记忆中那道伟岸的身影,敬仰和濡慕之意浸满心神。
  突然,不知何时,脱离帝道法则镇压的黑皇,突然汪汪大叫。
  “大帝,大帝的历史!”
  “不愧是大帝,只手接帝兵,独坐宇宙,禁区都要战栗!”
  无始钟震动,发出嗡鸣。
  那是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历史中,明明是他们在看着这尊存在。
  但却好似这尊存在在背负时光而行。
  一路的无敌,一路的高歌猛进,一只手横扫天下群雄,不成帝徒手接下完全复苏的极道帝兵。
  成道时面对至尊的狙击,只手镇杀,苍天泣血,至尊陨,天地恸。
  证道后,背对苍生,犹如背负宇宙苍穹,无尽的混沌瀑布垂落拱卫。
  孤寂之意在天地间弥漫
  至尊古皇都在战栗,无敌宇宙数万年,无人敢有造次。
  无敌,就是那个时代无始的代名词,无始钟和黑皇都与有荣焉。
  “嗯?”
  笼罩在光芒中的苏易看着那道背影,笑道。
  “找到你了,无始。”
  “轰隆——”
  无尽的光自无始钟上绽放,一重重光晕道则不断加持在无始钟上。
  撕拉——
  驾驭着无始钟瞬间撞碎了时空,无数的碎片翻飞,朝着历史中的无始撞去。
  恐怖的仙光全盛时代的绽放,好像就要打杀了那无尽时空中的无始。
  黑皇在一旁直接就陷入了呆滞,然后,又瞬间反应过来。
  看着那历史中毫无所觉的大帝,眼睛都红了,瞠目欲裂,怒道:
  “你在干什么,大帝,小心!!!”
  无始钟也是愣了一瞬,瞬间大怒,直接燃烧起自身的器身和神,帝道法则都要祭掉,脱离那尊存在的掌控。
  但,一切无能,恐怖的本质凌驾于一切,根本不能自已,从一开始,它就没有挣扎的可能。
  看着已然近在眼前的大帝,有些悲恸。
  就在无始钟神邸都有些绝望的时候。
  “嗡”
  场景好似水波纹一般绽开,无始钟好似融入了那道身影一般,彻底消失不见。
  一道温润的声音响彻在一神一狗心底。
  “突破时空的壁垒抹去一个过去的存在,可是很难做到的。
  无始钟为依凭,落下唯一的锚点,在正确的时间才能联系到现在的无始。”
  这样的话,让一神一狗都微微放下心,无始钟有些歉意的陷入无尽的沉睡。
  这是时空的力量,不允许干扰。
  然而,事实上
  即便是苏易动用所谓的手段,其实也没有对真正的时空产生影响,只是使得无始和无始钟,在另一个维度和层面连接起来。
  留待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发挥作用。
  要知道,无始钟的作用,可没有表面上这般简单。
  真的单纯为了联系无始,直接从因果层面联系不好吗?
  干嘛大费周章?
  其中,自然还有苏易的后手和盘算在里面。
  至于他们是否是一个时间段的事物,对于大罗来说
  这不重要,不是吗?
  而做不到抹去另一个时空的存在,咳咳,也是骗人的,大罗伟力,就算是一丝,都能逆改光阴,不受劫数。
  脚下无尽的河流流淌,一切历史在脚下远去。
  一人一狗一钟,回到了紫山内部。
  除了无始钟陷入了沉睡以外,好似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幻。
  也就在黑皇还在唏嘘的时候。
  苏易动了。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
  声音回荡,使得黑皇想到了什么,瞳孔收缩,难道。
  一声轻笑回荡。
  “无始,可来一见?”
  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