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五十五章禁忌法,至尊陨落

  相似而又不同的场景不断出现在一些大帝传承中,一件又一件的极道帝兵在天地之下共鸣。
  宇宙中无数的法则奔涌联系。
  这是无数人乃至极道帝兵共同的意志。
  因为
  没人能置身事外,甚至帝兵也是如此。
  一种冥冥之中的灵觉告诉它们其中的神邸,即便是他它们,也可能在接下来的大劫中化为劫灰。
  事关己身,帝兵也在复苏震动
  太古种族也被惊动,提前出世,遵循帝兵的意志,做出准备。
  然而
  冥冥之中的波动虽然微弱,但对于至尊来说,却依旧犹如洞若观火。
  几尊相视一眼,眼中露出不屑。
  蝼蚁的挣扎。
  转而就不再在意,开始对太初古矿出手,十几件帝兵而已,算得了什么。
  解决掉天庭,才是头等大事!!
  十几尊至尊,仙陵老道最先动手。
  太初古矿之中无尽的天势被引动,无数的绝地交织出的天地道痕在这一刻齐齐被引动。
  “火龙坟”“龙喋血”“赤血窟”....
  恐怖的天地大势被强行拘来,无数凶地炸开,露出其中的一件件宝物和神源。
  每一件放到外界都是震惊天下的珍惜之物,却没有引起这些至尊的丝毫兴趣。
  漫长岁月,什么宝物没见过。
  除非是足量的极道神料,或者仙宝,其他都难以入得他们的眼。
  天地大势汇聚成一柄浩瀚神矛。
  不朽的极道帝威在矛尖凝聚,整片禁区的力量都加持其上。
  撕拉
  犹如划开宇宙,神矛飞出,朝着下方的太初古矿杀了下去。
  所过之处,一切化作齑粉,域外星辰的光芒都在这一刻被夺走。
  轰隆——
  无数的碎片翻飞,只是瞬间就撕裂了天地,打入古矿。
  十几尊至尊紧随其后,同时催动几大禁区攻入古矿。
  恐怖的神威惊世,大帝古皇都要色变,不敢力敌。
  也是在他们打入古矿的那一瞬间。
  他们听到了一声咆哮。
  “莫要忘记你们许诺的!”
  “自不敢忘,这也是天帝的意思!!!”
  简短的对话,却使得所有至尊面色大变,心中好似沉入无尽的深渊。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恐怖的杀声,犹如穿透了古史,在时间长河中都掀起了涛浪。
  恐怖的仙光惊世。
  一尊尊神魔一般的身影与天庭重器一起,向几大禁区迎面杀来。
  轰隆——
  恐怖的碰撞,短时间内,就是无数次的交手,天地碎成齑粉,打入混沌,惊起无数的浪花。
  仙光神光杀伐之光交织,照亮大片大片的混沌。
  天庭一道道杀阵飞出,无数的仙葩起舞,杀灭一切。
  一尊尊恐怖的极道身影在其中伫立,时不时走出一尊分神,驾驭着一道天庭杀阵与诸至尊碰撞。
  而更危险的还是来自那些反水的至尊,足足七尊,他们存于太初古矿漫长的岁月,掌控了一部分太初古矿的玄妙。
  即便是己方同样有太初古矿的至尊出手。
  依旧受到了极大的遏制。
  一尊尊身处禁区之中的至尊驾驭真禁区交手,打出绝代的杀伐。
  也有至尊走出禁区,与那些反水至尊交手,打入混沌更深处。
  举手投足间,就是无尽的伟力,生灭世界,在无数的世界生灭中,打出极道的杀伐。
  轰隆
  来自神墟的至尊打出不朽的仙光,直接挥舞着大道,神拳舞动,震碎了无数混沌。
  反水的至尊,一道神通凝聚,打出宇宙星河,杀伐绵延。
  两者三个刹那间就交手千百次。
  身上通通挂了彩,帝血不断滴落混沌,演化一方方小世界,转眼又被恐怖的混沌重压压灭。
  但,没有任何人在意。
  神墟的至尊冰冷的质问,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天帝迎来大劫,注定陨落,天庭的余孽也不过明日黄花,屠掉他们,什么得不到,为何如此不不智!!”
  说着,一拳击出,打穿空间,一拳打在这尊至尊的身上,没有丝毫留情。
  那尊至尊忍着一丝闷哼,手中梦幻的星光闪耀,迎来无数的混沌星辰,化作一方周天大阵,绞杀神墟的至尊,。
  嘴角喃语。
  “大劫?黄花?你们太自负了!”
  他想到见到的那一尊存在的化身,还有见到的那一幕,心中不由一颤。
  也是此时
  “轰隆”
  那尊神墟至尊撕裂大阵而出,无数混沌星辰炸开,满身淋漓鲜血。
  他并没有听到反水至尊的喃语,只是神色冰冷的道。
  “执迷不悟,注定要为天庭陪葬的蠢货。今日,本座就尝尝至尊的血骨,滋味如何!!”
  轰——
  恐怖的神魔法相高高耸立,脚踏无尽混沌,要施展自己的禁忌法。
  极道的气机绽开,不断攀升。
  每一尊大帝古皇,都屹立神禁领域,无敌宇宙开创自己的无敌法,禁忌秘术。
  随便一丁点,就能兴盛一个不朽大教。
  而这种,恐怖的法门,后人不论如何临摹也难以发挥到极限。
  因为,这是属于他们本人的法,是他们无敌的结晶,唯有自身才能无缺的发挥。
  展望仙,镇压了宇宙后开创的法,即便是至尊施展起来,也需要付出代价!!!
  这就是禁忌!!
  轰隆——
  一拳打出
  极致的仙光爆开,逆溯了宙光,时间倒流,无数法则被击溃,无数的混沌都被打成虚无。
  这一道秘术,要是落在遮天宇宙。
  怕是要破灭数十方星域,化作齑粉,形成漫长光阴中的绝域。
  无法再存在任何的有形之物。
  威能恐怖到了极限。
  纵然是那尊反水的至尊都面色大变,不敢硬接,想要躲开。
  但,气机交织下,又岂是能为他所左右的。
  就在他咬牙要极尽升华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头,平息了他体内的异动。
  熟悉的温润之声回荡在混沌中。
  “我来吧!!”
  在神墟至尊惊恐的目光中,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朝着他的拳头覆了上来。
  声音略含歉意。
  “让你失望了,抱歉!”
  神墟至尊嘴唇轻轻颤动,不可思议地道:
  “怎么可能?”
  咔嚓——
  轰隆
  帝体瞬间炸开,元神化作无尽的光雨挥洒混沌,绚烂的神光飞舞在混沌之间。
  引起混沌的异动。
  无形的波动传遍整个混沌战场。
  所有人色变。
  “那个方向”
  “有至尊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