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遮天开始的无敌 > 第七十五章膨胀的准仙帝,觊觎完美世界

  所有存在都在疯狂,一尊尊仙王准仙帝全部面色冰冷且疯狂,各自统御一段时空。
  一颗颗道果彻底炸开,绽放出无极至圣的光芒,无量的神力不断喷涌,未来所有的道则全部被抽出,气数本源种种通通都被集聚,所有的一切被压上。
  轰隆——
  伴着一声巨响,随后又是无尽的寂静。
  大音希声!
  而又...大象无形!
  轰——
  那是一道光,难以言说的至圣和浩大,覆盖了一切时空,统御了一切维度,也葬下了一切历史。
  所过之处。
  无尽的时空彻底断却,所有的古史化作齑粉,道的概念都好似被抹去,所有都不再存在。
  时空...静止了!!
  因为不被允许。
  所有都在逆溯,只因为这道光在向上回溯。
  一道道时空中,难以计数的生灵和存在抬头仰望,都在见证这一幕盛大,随后被彻底抹去。
  所有的仙王准仙帝,哪怕平日良善闻名的存在见了这一幕,此刻都只是一脸冰冷,没有丝毫动容。
  因为
  没有意义!!
  是的,没有意义。
  如果这一击失败,一切都将成空。
  如果说,在上游接近的时空,可能还只是一部分岁月的蒸发和替换。那么,距离遥远的时空,可就是完全的颠覆和消亡。
  所以,失败了,同样是消亡,成功,尚且还有希望。
  所有人都异常的理智,不会有所动摇。
  无匹的力量,神圣而又浩荡到了极致,照亮和覆灭了无尽的时空。
  一切都被同化,化作这无敌璀璨的一击。
  滚滚无尽的时空长河此刻已经彻底被炸断了,最后只剩下概念的依存。
  这一击,打穿时空,葬灭一切,循着时空的概念不断朝着过去杀去。
  那自过去而来的无尽洪流此刻也陷入黯淡。
  然而
  想要跨越时空,将一切历史归还原点,却也必须要面对着无尽的洪流。
  一尊尊仙王准仙帝有些凝重。
  他们,只有一次机会。
  他们踏在时空之上,所以能在不可能存在时差的历史改变中走出,把握住了一线生机。
  但,哪怕是集结了无数仙王和准仙帝的力量,几乎祭掉了所有的未来。
  换来的
  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轰隆隆!!!
  无数种可能,每种可能的每个瞬间和刹那,都是无尽兆亿次的演变。
  如此铺天盖地,覆盖所有维度,把握一个漏洞,其实并不难。
  因为,那是无数仙王和准仙帝的共同出手。
  嗡——
  一道道伟岸的心灵瞬间就捕捉了到了一种可能。
  然后,直接驾驭着这那道浩瀚的伟力,抓住了那一个特殊的节点
  跨越了无尽洪流,就来到了过去。
  很顺利!
  顺利的不同寻常,顺利的甚至让诸多仙王和准仙帝都感觉有些虚幻。
  看着脚下无尽奔腾的时空长河,众人都有些不现实。
  但
  他们并没有想太多。
  毕竟,现在他们掌握的伟力......
  他们甚至有自信,就算是一尊帝,在他们面前,都能屠掉。
  冥冥之中,他们能感觉到,自己好似触及了更高层次的力量。
  超越了帝的力量。
  把握和暂时沾染了某种可怕的特性。
  所有存在,无论是仙王还是准仙帝,此刻的眼中,都包含着无尽的炙热。
  当一切被统御,所有被统合。
  本源、气数、权柄、大道、可能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被他们掌握在手中。
  所有的积累,在极致的璀璨中升华,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使得他们站在不同的视野,观看不同的风景。
  所有的奥秘在他们眼中都纤毫毕现,大道法则俯拾即是,时空也不过尔尔。
  他们有一种玄之又玄的预感。
  只要渡过这一劫,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之时!!
  甚至,有一尊准仙帝,对仙帝的境界都隐隐有了些许明悟。
  成就仙帝的机会都大上了两分。
  一行人气势如虹,执掌着浩瀚的伟力,眼中弥漫着无匹的自信,自以为此行是因祸得福,面色都好看了不少。
  至于此行将历史归还的目的,已然不再被他们放在心上。
  一尊身上缠绕着苍龙的古老神魔,面色放松。
  “错过了唯一对吾等出手的机会,看来,并非是某些仙帝和仙王在出手!”
  不少仙王都赞同的点头称善。
  事实上,即便是执掌了这股伟力的他们,刚才心中也有些提心吊胆。
  穿越无尽的时空洪流的同时。
  一旦被狙击,就将面临整片时空的绞杀。
  若是在古老的过去,真的有一尊黑手在排版坐镇,还真的有可能功亏一篑。
  但
  索性,不是!!
  弥漫在大道迷雾中的准仙帝有些膨胀,不屑地道:
  “原以为此行能斩落一尊仙帝,成为本帝证道路上的一面丰碑的,看来,让本帝失望了!”
  所有人,都面色震动。
  看着这尊准仙帝身上某种越来越浓厚的气韵,知晓这尊存在,恐怕真的对那一个境界有了把握!!
  不少人,面色都不好看。
  出现一尊统御时空,镇压万界的仙帝,对他们的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无尽的时空还在不断上溯,但气氛却诡谲了起来。
  ......
  “仙帝?”
  苏易面色平静,眼底却一片冰冷。
  “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作为一尊执掌着大罗重器的存在,时空长河中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只是想要,炸出一些鱼而已!!
  他的目光同时看向几个方向,那无尽幽深的混沌和时序的深处。
  一道道伟岸到有些破格的本质和力量。
  有些心惊,同时又暗道。
  果然,对这方世界有想法的,可远远不止我一个人啊!!
  神道、梦道、西方神系、大道神魔...
  每一尊,最弱的都几乎半步超出了太乙,屹立在诸天万界的绝巅,实力只是稍稍弱于仙帝。
  甚至有一人,即便是他也看不清。
  甚至,他有些怀疑,对方已经摸到了大罗的门槛,想要终极一跃。
  让他有些失神。
  不过,话说回来。
  摸到大罗的门槛又如何!
  这不恰恰说明还不是大罗吗!!
  他嘴角挂上冷笑。
  想摘桃子?
  可以,来!
  来看看谁,技高一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