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疾控档案 > 第443章 车长草了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连海市的鼠疫应急响应刚结束,市民们的生活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路上的车辆行人渐渐多起来。
  各大菜市场也开始人来人往,路边的商店已经撤去防疫期间的标语,贴上了正常营业的标签。
  之前疫情期间宅在家里通过外卖解决饭菜的人们也走上街头。
  居民区周围的菜市场也热闹起来。
  自春节开始停课两个多月的学校,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也陆续开始恢复正常教学秩序。
  连海市东城区大学城内有数个食堂,负责供应全校2万多名师生的饮食。
  大学城开学的第1天,除了老师忙碌的给学生们上课,各大被私人承包的食堂早在前一天就开始忙碌准备第2天饭菜的原材料。
  各类瓜果蔬菜一车车的运往各大食堂的后厨。
  中午下课,学生们从教室里出来涌向各大食堂。
  食堂大厅里熙熙攘攘,经历了近三个月的漫长寒假,学生们又吃到了食堂熟悉的饭菜。
  食堂就餐的时间是根据学生们上下课的时间来进行安排,中午大约有近两个小时的就餐时间。
  从大批学生涌入,到最后学生们熙熙攘攘的离开,已经快到下午1:30左右。
  食堂大厅靠窗的角落围坐着4个女学生,其中一个是谷雅南的表妹李欣然,她就读大学城经贸学院,今年读大二。
  4个女生来食堂比较晚,因为4个人下课之后,先去了大学城附近的商贸街买了一些女生用的日化品,回宿舍放下东西之后才来的食堂。
  如今每个人各自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饭菜,围在一张桌子上聊着八卦。
  舍友林菱吃了一口自己餐盘里的土豆炖鸡块,一边吃一边问身旁的李欣然,“欣然,你表姐在我们市疾控中心工作,你有没有跟她打听这次疫情真的过去了吗?像我们这样聚在一起吃饭没问题吗?
  其实我喜欢大家在一起吃饭,但又担心有问题,在家里的这三个月我都快闷坏了。
  你知道昨天是我爸开车送我来学校的,出门之前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
  我家小轿车挡风玻璃前面的缝隙里竟然长出了一片小草,是真的野草啊。
  三个月没出门,我家车竟然长草了。”
  李欣然最近在减肥,她的餐盘里只有一份西兰花,一点米饭,外加一份土豆韭菜汤。
  李欣然吃了一块西兰花,摇头回答说:“我家车没长草,但我待在家里自己身上都快长蘑菇了。跟我们这些大闲人相比,我表姐平时很忙的,听我大姨说我表姐近三个月都没有休过假。
  我很少问她工作上的事。对于这次疫情消息的了解,我们可以通过很多渠道啊,他们疾控中心的公众号就有详细的介绍,应急响应已经结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不过我看公众号上疾控中心建议我们尽量不要聚餐,就算在食堂也要实行分餐制。”
  舍友晶晶看着4个人各自的餐盘,很萌的点点头,“个人吃个人的,这也算是分餐吧。”
  舍友林菱把自己餐盘里的一块鸡肉夹到李欣然的餐盘里,坏坏的笑着说,“这样就不算分餐了吧?”
  李欣然眉头皱了皱,学着表姐谷雅南样子和语气,“不要给别人夹菜,这样不好,会传播很多种疾病。”
  舍友林菱撇撇嘴,“你这是嫌弃我?”
  李欣然刚要说话,却被舍友晶晶抢先一步,“林菱,欣然不是嫌弃你,她这是在教育你,你没发现欣然说话的语气有时跟她表姐很像吗?就像上次我们在酒吧被她表姐逮到一样,那教训人的口气我真是印象深刻啊。”
  李欣然:“晶晶说的不错,我刚才就是在学我表姐的语气。”
  舍友林菱想起去年在喵喵酒吧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上次的事多亏有欣然的表姐,否则我们就被那几个吸食了僵尸浴盐的人给吃了,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人有时候比电影里的僵尸更可怕。”
  舍友林菱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的胳膊,仿佛身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林菱个子比较小巧,人也比较瘦弱,但饭量一点不小,餐盘里两荤一素的菜,还有一大碗米饭,大部分都被她吃光。
  李欣然看了一眼,把自己的土豆韭菜汤推到林菱面前,“土豆韭菜汤,我没喝过,不嫌弃的话这碗汤也给你。”
  “我倒是不嫌弃,不过你就吃那么一点?连汤都不喝?”
  林菱心里想,自己这个舍友为了减肥也是拼了,活活把自己饿瘦的。
  李欣然摇头,“这次疫情期间待在家里不怎么运动,我都长了五六斤,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减下去,而且我是易胖体质,喝点凉水都会长肉,更别说喝汤了。关键是该长肉的地方不长,不该长肉的地方噌噌往上窜,你看我的小肚子,再过一个月都没法穿裙子了。你帮我把汤喝了,也算是帮我的忙。”
  “不想喝汤,怎么还打一份过来?”
  “这土豆韭菜汤不是免费的嘛,我本来想吃一点米饭,喝一份汤算了,但又一想不好意思,人家食堂也要赚钱,就又打了一份西兰花。”
  舍友小玉搭话,“食堂也不差你这点钱,我听说他们私人承包的食堂每年轻飘飘的赚个几十万。
  你看我们食堂的菜也没有多好,价钱还这么贵。
  你看林菱这份土豆鸡块,没有几个鸡块,全是土豆了,还有这个土豆肉丝,也全是土豆,没有肉。
  我的冬瓜烧海米,海米没有几个全是冬瓜。
  晶晶的大白菜烧牛肉,也是牛肉没几块,全是大白菜。
  欣然,以后你可以只喝免费汤,不吃饭和菜,省下的钱捐给贫困山区。”
  “下次可以考虑……其实我们可以考虑换食堂,听说西边的食堂比这里好一些。”
  “这个食堂不是离我们上课的地方和宿舍都近嘛,去西边食堂的话走路就要近半个小时。”
  4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吃了近半个小时,眼看快到下午上课时间,匆匆收了餐盘到洗水池之后开始往教室走。
  路上,舍友林菱突然不舒服,扶住身旁的李欣然,声音颤抖,“欣然,我感觉不太好。”
  “怎么了?”李欣然担心的问,同时发现舍友林菱手脚有些发抖,额头冒冷汗,而且嘴唇青紫。
  “我嗓子痒,还有些疼,舌头嘴巴都发麻,肚子疼……”
  舍友林菱话未说完,突然捂着肚子,一俯身,吐了一地。
  几个小姑娘都慌了,舍友呕吐,这是生病了,李欣然在一旁努力镇定,指挥所有的人,“别慌,我们送林菱去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