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余烬 > 第三章 牺牲
怪物发现眼前的鬼爷,停下即将下秦麟拍下去的利爪回手向鬼爷挥来,阴阳鹞带着鬼爷一个闪身躲开了,躲过一劫的秦麟趁机拔出刺进怪物爪腕上的佩刀,拼命的不断朝着刀口附近展开刺击以求能让怪物脱手。
  眼睛,整个怪物的都被厚实的皮肤和坚硬的甲壳保护,经验老道的鬼爷很快发现了怪物的眼睛是这东西的弱点,骑乘着阴阳鹞奔着怪物眼睛的方向飞去。
  鬼爷借着阴阳鹞提速的巨大惯性飞身而出,一手反抓刀柄一手用力抵住刀柄底部向怪物的褐色眼球刺去,怪物看到了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眼睛飞来,下意识的把头转开,想要用爪子驱赶眼前的东西,鬼爷的刀已经深深插入了它的皮肉。
  因为怪物头部的偏斜很可惜的没有刺入怪物的眼球,而是刺入了左眼的下眼睑的位置,相对于其他身体组织,这里的保护远远没有其他皮肤来到厚实,怪物感到了巨大的痛楚开始浑身剧烈的扭动,鬼爷没有放手,用脚蹬住怪物粗糙的皮肉,用力的抵住刀把,顺着刀刃的位置朝着眼部划去。
  怪物的眼睛被划出了一条口子,绿色的血液从中流出,刀子破出怪物皮肉的同时,由于力量的惯性失去了平衡,一个后仰朝地面摔下去,阴阳鹞快速向下飞去接住了下落的鬼爷。
  疼痛让怪物发出惨厉的嘶吼,双臂不断的四处挥舞,抓住秦炎的爪子也因为疼痛无法使出全力,微微松开了爪子,秦炎拼命的向左右挣扎最终挣脱了怪物利爪的束缚,从怪物的爪子的缝隙处爬了出来,秦炎的阴阳鹞趁着秦炎离开后留下的空隙滑落下去,一个振翅转而飞起。
  “哥哥,我们快走!”秦炎拉住秦麟的手一个飞跃到了半空,阴阳鹞也十分机敏的做出接应,兄弟两人顺利的跳到了阴阳鹞的后背上。
  “可恶,真鬼东西也太强了吧,秦炎你快走,我去拖着它,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说完,秦麟吹了声口哨,把自己在天空中盘旋的阴阳鹞召唤过来,与此同时鬼爷也一同来带了他们身边。
  “你小子别再这逞英雄了,趁现在这个怪物混乱的时候我们快走,到时候它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可没好果子吃。”鬼爷说话的同时,秦麟已经翻身上了自己的阴阳鹞背上,“你们快走,我在后面垫后。”
  秦麟和秦炎俩人立即朝远方飞去,鬼爷则紧随其后,周围的沙暴渐渐变得稀薄,示意着他们逐渐远离这怪物的中心地带,三个人都保持着全速的飞行,多飞一寸就多一寸生存可能的机会。
  漫天的黄沙肆意的飞舞,怪物被疼痛折磨的张牙舞爪的扭动,渐渐有些适应了这份疼痛,左右环顾寻三个人的位置,最终发现了远处天空中的三个黑影,上半身向后一个扭身,尾巴则扭到身前,接着转用身强劲的扭力把尾巴甩到最远端的同时,甩出长在尾巴上的两根巨大骨锥。
  两个骨锥如同两枚巨型的飞弹朝着三人急速飞行,超高速度的骨锥撕扯着空气,高速的气流在弥漫着的沙尘中撕开了两道口子,轰的一声闷响,两根骨锥从沙暴中窜出,远远望去两个巨大的窟窿出现在沙暴外围。
  三个人听到了这声闷响同时回头一看,不由感到强烈的恐惧,两枚巨大的骨锥径直向他们飞来,锐利的锥头和巨大体积,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感觉被捏住了命门无法动弹。
  他们刚回过神反应的时候,高速行进的骨锥早就离他们近在咫尺,三个人奋力向左右两边躲避,骨锥从鬼爷身下侧身飞行阴阳鹞的腹下紧紧擦过,强大的气流将他们直接震飞,躲过一劫。
  两根骨锥在继续飞行的过程中,它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瞬间两根骨刺碰撞到了一起,迅速发生变轨,其中一根正巧朝着向右边躲避的秦家俩兄弟的方向笔直飞去,这次已经完全没有时间逃脱躲避。
  “秦炎!”
  就在秦麟近在咫尺的眼前,巨大的骨刺从秦炎的阴阳鹞的腹部向上直接贯穿,不过骨刺超快的速度,就在眨眼的一瞬间已经飞到远处。
  就在命悬一线的一瞬间,秦炎骑着阴阳鹞向上撞开了秦麟的阴阳鹞,冲撞让秦麟从自己阴阳鹞的背上弹出,而秦炎自己此时的位置完全正对着那根骨刺,瞬间被骨锥集中,秦麟的阴阳鹞同时也撞在了骨锥边缘身负重伤,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落。
  鬼爷骑乘着阴阳鹞快速的飞去接应掉下去的秦麟,秦麟安全的落在了阴阳鹞的背上。
  “鬼爷!快去救救我弟弟!”秦麟歇斯底里的对鬼爷哀求道,鬼爷目睹了全部过程,心中的愤哀让这个中年男子不由的也湿了眼眶,紧缩着眉头让泪水停留在眼中没有落泪。
  秦麟见鬼爷没有任何前去拯救他弟弟的举动,一把抓住了缰绳试图改变阴阳鹞飞行的方向,鬼爷抬手直接把秦麟按在了鹞背上,秦麟留着泪拼命的挣扎。
  “小子,看看身后面的狗东西,你给我好好活着,才对得起你弟弟!”鬼爷没有把话说绝,在此刻没有说他弟弟死了,这样致命的攻击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
  秦麟停止了挣扎,趴在鹞背上默默的流泪,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充满了愤怒又显得那么无力。
  鬼爷带着秦麟向东边的方向飞去,身后的怪物没有再追上来,沙漠又恢复到了平静,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月亮渐渐从地平线慢慢升起,月光映照在大漠上显得有几分凄凉。
  “我们快点月牙峡谷了,鹿溪你们在哪?”鬼爷抬起手腕上的手环说道,使用的时候手环上纹路微微亮起。
  “我们在这,你能看到吗?”从手环中传出鹿溪声音,同时在远处闪起了一阵阵的光点,随着逐渐的靠近,光源越来越清晰,很快他们就找了鹿溪一群人。
  鬼爷跳下了鹞背,鹿溪一群人马上迎了上来。
  “你们终于回来了。”鹿溪侧身看了看鹞背,秦麟狼狈的坐在鹞背上一声不发,“秦炎呢,他在后面吗?”
  说完鹿溪似乎猜到了,原本高兴的面容变得凝重,鬼爷和秦麟变得沉默,这种沉默持续的时间越长,鹿溪心中的不安感越强烈,她心中的答案也越来越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