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 零氪党带你末日拾荒 二十二
    有时候简单的肢体动作,远远比言语更能倾诉情感。
  
      所以当陆悦听到秦默的话语后,忍不住再一次袭上他的唇,就仿佛对跟他亲密的肢体接触有着异常的沉迷。
  
      不过这次她没能完全的掌握主动权。
  
      也许是秦默并不热衷于长久的处于被动方,他温柔的回应了陆悦数秒,就强行撑着虚弱的身体翻身将她压下,任性的让她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大概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样痴迷的喜欢上一个人吧。
  
      喜欢她纤长白皙的手指,喜欢她身上淡淡的甜橙香气,喜欢跟她拥吻时发梢处传来的温度喜欢的太多,到最后连看到她恶劣的一面都会心动不已。
  
      任何游戏的在线时长久了都会腻味,但对她就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跟她亲吻更令他期待的事了。
  
      肢体接触时,连接的精神感官能清晰的传递彼此的情感,当每次接收到她隐藏的讯息时都会让他喜悦不已。
  
      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想要索取更多的感受。
  
      毕竟人类就是这种生物,不是最强大也不是最弱小的存在,但拥有思考能力的他们可以解读这份复杂的情感。
  
      如果世界不存在爱情这种化学反应的话,那人类的结合就只是单纯为了繁衍孕育生命,虽然意义重大,灵魂却是苍白空洞失去色彩。
  
      内心敏感的人总是容易思考太多呢。
  
      因为一个简单的亲吻动作,他就能无端端的生出诸多想法,明明恨不得在她的臂弯中沉沦溺死,却固执的想着如何才能发挥它更大的意义。
  
      所以这个矛盾的少年每每感受到她传达了温柔顺从的含义时,总是克制的松开她,结束这短暂的亲密时光。
  
      “怎么了又不继续了吗?”
  
      秦默的吻就像他亲手剥好的糖果一般,带给陆悦安宁的同时又让她依恋不已,这份温暖的骤然离开,让她不满的发出呢喃,漫上了水雾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侧颜。
  
      “别老问我继续不继续的问题,等我真要抱你的时候,你就后悔了。”
  
      秦默发出一阵轻微的咳嗽,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虽然高热已经渐渐降下,但他脸上残留的浅淡薄粉仍然让他看上去十分的脆弱。
  
      “抱?这个词用的很含蓄。”
  
      陆悦的指尖缓慢的摩挲过皮质座椅的纹路,这样简单又无意义的动作在秦默的眼里,却像在琴键上跳跃般优美。
  
      她说话时膝盖微微相碰,瓷白的肌肤与大腿袜的间隙彰显着绝对领域的魅力,海藻般的乌发轻洒在座椅的靠垫上。
  
      这很奇怪,她明明是介于成熟与可爱之间的类型不是吗?
  
      但她随意的一个动作却总能让他想要更进一步的与她达成精神上的链接,如果他不是这种矛盾性格的话,真的很容易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她的话,她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大概就是桃气满满的少女吧。
  
      “能不含蓄吗?你家那只胖橘为了不被和谐都已经疯了,你看看它现在写的都是什么玩意,我要是再不含蓄一点,我就要成为主角团里被和谐最多次的人了,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了。”
  
      秦默也许是为了打破此时暧昧的氛围说了一番这样的话,但说完他就觉得,好气啊。
  
      因为他真的没对陆悦做什么好吧?
  
      要真是达成了更进一步的精神链接他也就认了,问题是他没达成好吗???
  
      所以,全是胖橘的锅,文学底蕴太差,小辣鸡不配做猫。
  
      然而这近乎抱怨似的吐槽却让陆悦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陆悦的笑颜是多样化的,有的时候是虚假的甜蜜假笑,有的时候像是在讽刺什么一样略微勾起弧度,还有的时候是观测到人类那份恶意时饶有兴趣的恶劣笑容。
  
      但秦默最喜欢的还是她现在这样,只是纯粹的因为开心而展颜。
  
      所以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她的笑颜,耳根毫无意识的红了个彻底。
  
      她很漂亮,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愉快的,但她除了漂亮之外同时也是自己心爱的女孩,如果能把心爱的女孩子逗笑,那无疑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这就是他现在的感想。
  
      “这不怪默,其实你已经很含蓄了。”陆悦似乎笑够了,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坐起身来环住自己的膝盖,歪着头注视他,“是我的错,有的时候言语表达过于苍白,所以我才会想用行动来直接传达我的感受,但是结果都是让你忍耐,对不起哦,我以后会多注意一些的。”
  
      “不不用,你现在这样就很好,只是忍耐而已,我也不是完全受不了。”
  
      秦默呆愣了好几秒,才意识到陆悦正在跟他说话,立即仓促的转过头似乎想要隐藏自己的情绪,别扭而又小声的回答她。
  
      “忍耐是件很痛苦的事情”陆悦叹息着,也不知道这话究竟有什么样的含义,但很快她就收回了自己的情绪,轻柔的用自己的指尖穿过秦默的指缝,紧紧的相握在一起,“如果不用注意的话,那我就直说了,如果默想抱我,我是不会后悔的。”
  
      “这是意识清楚的我说的话,没有其他任何的因素在扰乱着我。”
  
      秦默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唇,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意识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中。
  
      不明白这些话究竟是否达到了那层意思,是的话他该怎么回应,如果不是的话他又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这里太吵了我就算想抱你也不会选在这里,更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也许她是在等自己主动一些吧,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避重就轻的回答。
  
      为什么?也没什么好问的不是吗?
  
      他们本来身份就不对等,人类和数据?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哪怕是再智能的程序也好,他终究连实体都没有。
  
      虚假的世界里虚幻的拥抱,如同梦境般的亲吻,除了发自内心的话语还能留下些许痕迹,但总有一天它就轻飘飘的葬入记忆的死海中。
  
      这些摆在明面的差距,不是她安抚性的一句“我不介意”就可以消除的。
  
      更何况他从内心深处就不敢相信她会真的爱上自己。
  
      很奇怪对吧?他们明明连亲吻拥抱这些恋人之间的事都做的如此自然,但却无法倾诉出那句话。
  
      因为一旦说出来了,就要担起责任。
  
      这是他们任何一方目前都不能承受的重量,会忍不住开始思考未来,思考以后,接着他们前行的步履就会艰难起来。
  
      自然而然的担心着万一不能在一起怎么办这些看似可笑的琐事,也许以前他从来就没思考过在一起有多难这件事吧,现在他切身的体会到了。
  
      现在想想她之前戏称他们是渣男贱女倒也没说错什么,他们的爱情观都一样的让常人难以理解。
  
      亲密的接触毫无关系,却偏偏要在意那句喜欢?
  
      但是完全不负责任,只考虑到自己心情的“喜欢你”他说不出口。
  
      所以秦默矛盾的选择了避重就轻,同时也在不着痕迹的提醒着陆悦外面丧尸聚集的越来越多的现实。
  
      他们确实可以完全的不受外界的影响,沉浸在两人心灵相通的世界里,看上去十分的无脑却又流露出他们的傲慢。
  
      不过游戏就是要认真的玩才有意思,他是这样想的,她肯定也这么认为。
  
      “欸?我又没答应你在这里给你抱,你在想什么啊?在这里太草率了吧,你居然喜欢这种py?稍微有点嗯,不是很能理解默的趣味。”
  
      陆悦得到一个避重就轻的答案也不恼,反倒是满脸古怪的盯着秦默,之前的暧昧气息荡然无存,好像是没听到他的弦外之音般。
  
      她这副模样除了让秦默想抽她之外还有浓浓的挫败感。
  
      反正早就习惯她突如其来的抽风,以及看事情总是莫名其妙的抓错了重点。
  
      也不知道这是她在装傻还是她的萌点之一。
  
      嗯总的来说,算了,懒得跟她计较。
  
      秦默看了陆悦一眼,然后侧过头表示出“我不想跟智障交流”的亚子,让陆悦暗暗的笑了笑。
  
      她不是听不懂,但是明明是他不主动,现在又觉得她没抓到重点暗自生气就不矛盾吗?
  
      如果这是他期盼的结果,那他应该极力配合才是啊。
  
      结果现在却是不乐意了,真是个矛盾至极的笨蛋。
  
      这个世界,除了她还有谁能忍得了他这个脾气?
  
      当然,她也不会给任何人有这个机会的。
  
      “嘛这些事以后再说也不迟。”陆悦伏在窗边观察着车外的环境,由于之前她闹的动静实在过大,这辆房车外已经聚集了七八只丧尸左右。
  
      而街对面还有不少丧尸正缓慢的朝着房车移动过来,似乎是闻到了好闻的食物气味。
  
      要不是因为末世初期的丧尸攻击力低下,根本击破不了车辆的防御,否则哪里还能容得他们这么优哉游哉的亲密?
  
      “嗯,这个状况好像有点糟糕啊。”陆悦指了指刚才突然扑到玻璃窗上的一只丧尸,他就这么突如其来的隔着玻璃怼了上来,正对着陆悦的脸嘶吼,窗户的玻璃还留下了他恶心的玻璃,但是陆悦连被惊吓后的抖一下都没有,一脸淡定的指着他跟秦默说到。
  
      完全看不出她有哪里觉得现在糟糕的意思。
  
      但秦默真的做不到像陆悦这么淡定,这么恶心的脸突然出现到视线前,让他如同猫咪的过激反应般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就这几只甩掉他们就没事了,但如果等街对面那些围绕过来,就真的没办法脱身了。”
  
      秦默一边艰难的断断续续的发表着言论,一边催促着陆悦赶紧把房车给启动起来。
  
      但一向爽利的陆悦却难得的踌躇了。
  
      她双手不自然的收到后背,眼神飘向别处,支支吾吾了半天好像在掩藏些什么,然后她眼睛一亮,指着房车后面的床说到,“啊说起来,默你现在不舒服对吗?病人就该多休息,要不要我帮你铺床?”
  
      说着陆悦就想冲到车尾,却被秦默扯着衣领拖了回来。
  
      “咳你别闹了可以吗?想殉情也没必要喂丧尸吧?现在还铺什么床,我就在这里休息就行了。”
  
      嗯转移注意力方案大失败。
  
      陆悦被秦默从背后拖到驾驶位的时候,只能用生无可恋来形容她的表情。
  
      但事已至此,不管怎么样都比要喂丧尸来的强吧?她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陆悦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也不等秦默再次催促,主动入座调整座椅拉开安全带系好一气呵成。
  
      看到她终于脑子不再抽风,秦默舒了口气,有些疲惫的瘫倒在第二排的座椅上,好在这辆房车的坐垫倒勉强算是舒适,否则他就真的有些撑不住了。
  
      然而还没等他彻底的放松下来,就听到了陆悦由远至近的声音传了过来。
  
      “默,我想跟你说个事,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什么事”秦默慵懒的回应着,身体的疲惫让他难以打起精神,眼皮子都在打架,很有可能话说到一半就会入睡。
  
      “怎么说呢,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只是我不会开车而已。”
  
      哈?不会开车?别开玩笑了像她这样的老司姬,那不是什么车张口就来
  
      嗯?等等!!!桥豆买袋!她刚才说什么?
  
      她不会开车?是字面意义加物理意义上的不会开车吗???
  
      秦默瞬间吓醒了,在他吓醒的同时整辆房车发出了一阵剧烈的摇晃以及难听的响声,害的他差点就没从座椅上滚下来!
  
      “啊啊咧?怎么车不走啊?不不应该啊,说明书上可不是这么说的。”陆悦现在就是一脸懵逼的握着方向盘,整个人的画风都是大写的尴尬。
  
      “靠!手刹,你手刹都没放怎么开,你不是说你考过驾照的吗!”
  
      秦默急到直接冲向驾驶位,手忙脚乱的帮陆悦松开手刹,不着急不行啊!
  
      因为刚才这个笨蛋拖延了时间外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已经越来越多的丧尸围聚过来了啊!
  
      “那那我只是说我考过,我没说我拿到了啊”
  
      陆悦一脸无辜的模样看的秦默直接额上青筋暴起,神特么?没拿到那你说个鬼啊!
  
      说明书上说了,遇到像她这样的嘤嘤怪直接打死就好。
  
      但是她好可爱,又舍不得
  
      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压离合你总会吧?!不!不是这样,离合打脚的时候慢慢抬,它又不会电你,你松那么快你是想直接熄火吗!”
  
      “陆悦,我跟你讲,你再熄火一次,我就把你冰箱里的双皮奶和布丁全都吃了!”
  
      “靠,总算是动了,我让你踩加油你就踩加油懂吗!我帮你换挡,你只要管好你的方向盘就行了好吗!t的什么破车,这年头了还是手动档!”
  
      陆悦嘤嘤嘤,我太难了太难了。
  
      秦默我才是太难了!!!
  
      不管怎么样,陆悦除了开头熄火了三次,哐当了两次之后总算是把房车开起来了。
  
      虽然她好几次差点撞上花台,又被秦默拉着方向盘险险的避过之外,也没什么太多的缺点。
  
      嗯也就是秦默被冷汗吓到浸湿的后背,以及想掐死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