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女相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乎其技

  第一百七十九章神乎其技
  拳速如电,拳拳裂空,宛若暴风骤雨一般,击于拔灼周身要害。
  拔灼也是不凡,并未选择退避或是向旁侧躲闪,而是手脚齐动,上挡下踹,斜击侧扫,每一击都精准无比的将李云成的拳头封锁,硬是将李云成的所有攻击尽数挡下,且未后撤半步。
  只是拔灼哪又会只甘心防守?他一记回旋转腿挡住了李云成的第十二拳后,身体再度猛的一转,另一脚紧随其后突破了李云成的攻势,狠狠撞向了李云成的咽喉。
  咽喉乃人体要害,若被踢个正中,就算李云成功夫再高,也无法承受。
  迫不得已之下,李云成只得转攻为守,双臂合拢,挡住了拔灼这记回转腿。
  可虽只一挡,李云成的进攻优势便已失去,拔灼获得反攻机会,单腿如龙,见缝插针的向李云成游来。
  李云成既已失先机,只得上挡下踹,拳击腿扫,将拔灼攻击抵御。
  周遭百姓们看得是眼睛不敢乱转,只死死盯着,皆是感叹此行不虚,呼喝声连绵不绝,将气氛烘至高潮。
  拔灼也没想到李云成的防守能力竟也这般出色,强攻许久硬是没破掉李云成的防御,心中着实讶异的很。
  索性放弃腿击,近身向前,抢先扣住李云成的双臂,使出了近身战斗的摔角之法。
  “完蛋了!”玉洁公主惊呼一声:“这近身缠斗,李云成的拳势便被限制,难以发挥,可是要吃大亏!”
  房遗玉闻言当即回道:“你才完蛋了呢!只是小把戏罢了,云成哪会被他牵制!”
  果不其然,只见台中的李云成虽被拔灼扣住双臂,可却并无慌乱,后脚猛地蹬地,右膝如重锤般猛地顶向拔灼下跨,此招若是撞实,拔灼那繁衍后代的命根必会被撞的稀烂。
  “下流,卑鄙!”玉洁公主见此动作,耳根忽地通红,轻啐一声。
  “有用的招术便是好招,哪有什么下流卑鄙之分!”房遗玉扫了玉洁一眼,而后继续看向台中。
  玉洁公主也觉房遗玉所言有理,故而不知该怎样反驳,只得板着脸,坐在旁侧生闷气。
  拔灼看着李云成这般攻击,岂敢不退,嗖的一下,远远避去。
  同时脸带怒容,叫骂道:“你这无耻之徒,你方唐人个个阴险,都是没卵子的货!”
  李云成闻言也是面现怒色,冷哼道:“本想陪你多玩一会儿,可你小子这般猖狂,小爷必让你知道唐人的厉害!”
  李云成虎目怒瞪,神情恐怖异常。
  拔灼忽地发现,他似被李云成的双目吸引住了,视线无法摆脱。
  李云成的双眼便像是对深邃黑洞,无边无际,满是邪异,拔灼跟他对视后,三魂七魄便似被其夺走,目光无法挪走也就算了,身体似乎也被李云成的双眼束缚,难以动弹。
  这是唐人的法术?
  拔灼心中骇然,想呼喊求救,却也不能人语,想挣扎摆脱,却也难以移动。
  李云成的目光忽地一变,狂暴的气息由他身上迸发。
  拔灼被李云成那眼神一瞪,不禁斗志消散无余,且身底寒意乱涌,恐惧之心竟充斥全身,身子不停颤抖起来。
  李云成飞身近前,以一击稀疏平常的重拳,击打在拔灼胸前,使得他当即昏死过去。
  全场哗然。
  观众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们仅是看到李云成与拔灼深情对望,起先还当二人惺惺相惜,准备下番猛烈攻势,可却意外发现拔灼忽地露出恐慌之色,身子颤抖不已。
  而后李云成砸出一记寻常至极的直拳,拔灼却呆呆的被他给击昏了。
  既然拔灼能入四分之一决赛,自非等闲人物,李云成先前那拳并不高明,即便是普通百姓,也自信可以避开,以拔灼本事,却为何会被击中?
  怪了!实在是太怪了!
  但有件事毫无疑问,李云成胜了。
  房遗玉盯着台上的李云成,一脸的不可思议,隐约想通了李云成的取胜之法,心中吃惊之余,且低声道:“莫非是精神攻击?没想到云成深藏不露啊!”
  在房遗玉旁侧的玉洁公主更是满脸错愕,听房遗玉此言赶忙问道:“何为精神攻击?莫非是你们大唐的法术?着实厉害,那拔灼丝毫没有还击之力。”
  “什么法术?那东西都是假的,云成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功夫!”房遗玉对玉洁公主翻了个白眼:“云成这是种类似精神威慑的武功,譬如一头受伤濒死的雄狮,一群身子完好的鬣狗。鬣狗可以轻易将雄狮杀死,可雄狮只要以余下之力爬起,嘶吼一声,鬣狗们必会逃跑。这便是与生俱来的威慑,因鬣狗在潜意识中,清楚知道自身斗不过雄狮,故而不敢近前,产生畏惧。”
  “再譬如一国之君,帝王大多不会武艺,可帝王一怒,别说寻常百姓了,即便文武百官,哪怕是百战之将,也会身不由己的双腿发软,本能服从。”
  “其实大将只需一拳,便可将帝王砸死,但他于帝王面前却不敢轻举妄动,甚至帝王让臣子死,臣子不敢不死,更不敢还手,这便是潜意识中的威慑。”
  “李云成将自身气势凝结,令拔灼刹那间认为李云成强大到无可匹敌,令他无望而生却,适才心神失守,难以还击。”
  这精神震慑,听着离奇,被人误会为传说中的法术,可事实上并非如此,粗略来讲,这精神震慑几乎人人拥有。
  于现实当中随处可见,说通俗些,便是用表情,用声响,或用自身的动作威压使得敌人丧失斗志,产生难以抵抗,不是对手的错觉,继而不战便降,甚至于精神错乱。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便说群殴,数十人围殴一人,按理说数十人稳占上风,绝不能输,可若被打那人,为搏生机,抢个武器奋起反击,肆意砍杀。
  那数十人便会被他的那种气势威慑,心生错觉,认为自己若出头上前,必会被他砍伤,便纷纷选择后撤,甚至逃离,导致数十人被一人击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