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女相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官上任

  第二百七十一章新官上任
  房遗玉转身走入府中,房玄龄和卢氏还在院中等她。
  卢氏眯眼笑道:“臭丫头,快说,你跟曌儿到底是何关系?”
  房遗玉闻言着实感到可笑,翻了个白眼道:“娘,你想什么呢?女儿跟月婉那是特例,怎可能没完没了啊?再说还一月女儿便要成婚了,你跟女儿说这个?”
  “也对啊!”卢氏应了声,露出一副她都忘了的模样,紧接着摇头叹气道:“曌儿那丫头真讨人喜欢,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温柔得体,娘都被她给迷住了,你二兄没那福分,我就想着将你俩撮合一起——反正你跟月婉——罢了罢了——”
  房遗玉无言以对,真不知道武曌给卢氏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这般没有节操。
  始终未出声讲话的房玄龄忽然道:“这武家丫头着实不凡,年纪轻轻,对人心的把握却是不差分毫,就连为父也——假以时日,我瞧朝中上下,无人比的上她。玉儿啊!你以后可要多加小心啦——嘿嘿嘿——”
  房玄龄怪笑一声,严肃的老脸竟罕见露出一些老不正经的表情,似在调笑打趣。
  房遗玉揉着眼睛,再次看去的时候,房玄龄已然恢复了平日里的严肃,暗道:“莫非是我出现幻觉了?”
  房遗玉也不在意,吩咐立于旁侧,那两个等着她指挥的家丁,命他二人将箱子搬去后院。
  房玄龄看着两个大箱子,奇道:“玉儿,你这又是搞的什么名堂?”
  “嘻嘻!”房遗玉得意一笑,命家丁停下。
  她将其中一个箱子打开,箱中装的全是方形纸张,房遗玉拿出一沓递给房玄龄。
  房玄龄将纸拿于手中,手感毛糙,不但不平滑,也没什么纸的特点,纳闷问道:“这是——”
  房遗玉眯眼笑道:“此纸并非用于书写,而是用来如厕擦拭。尽是由草制成,造价低廉,故而女儿称之为厕纸!”
  房遗玉一直以来,都没忘记厕纸一事,整日用宣纸如厕,她都有些肉疼,故而在前些日子,命造纸作坊以杂草为原料,造了些厕纸,方便如厕。
  “你——”房玄龄将厕纸搓的乱七八糟:“死丫头,你这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不全心为国效力,尽想这些旁门左道!”
  “才不是旁门左道呢!”房遗玉不满房玄龄这般贬低厕纸,当即辩驳道:“有这厕纸,女儿便可免去用宣纸如厕了!”
  房遗玉是随口一说,房玄龄却是听得老眼都直了,如厉鬼似的,凶神恶煞道:“死丫头,今天不将你屁股打烂,我就跟你姓!”
  “哎——哎——”房遗玉连连惨叫,房玄龄取家法抽了她十鞭,屁股都给抽肿了,全是血道。
  卢氏一副心疼的模样,给房遗玉的屁股上药,眼中含泪,听她那不停叫唤,不禁怪道:“喊什么喊?你就是活该,跑得好好的,为何停下?遭这个罪?”
  房遗玉可怜巴巴道:“不停能行吗?就他那老胳膊老腿,才跑两圈就快累趴下了,若是让他老人家再跑两圈,别还没打着女儿,就自己先趴那了。”
  房遗玉顺嘴脱出的那句话,令房玄龄暴怒失智,硬要将房遗玉的屁股揍烂。
  房遗玉为避免屁股遭殃,自是拔腿就跑,以她的速度,房玄龄自是追不上她,然而才转两圈,房遗玉却发现房玄龄已然快要累趴,心下不忍,这才放弃逃窜,主动被房玄龄逮住。
  可房遗玉哪曾料到,房玄龄竟真将她揍了个屁股开花,此时想来,不免还有些愤慨,嘟囔道:“不就用了些宣纸吗?有这必要吗?真够心狠的!”
  “还没受到教训?”卢氏听闻此言,挥手在房遗玉的屁股上又是一拍,疼的房遗玉浑身哆嗦:“宣纸昂贵,你爹都不舍得用,见你挂个女大家的名头,才节省下来,想让你好好练字。却不曾想被你这般糟践,你爹心里哪过得去啊?”
  房遗玉疼的俏脸扭曲:“如今有了厕纸,日后都留给他用!”
  “你呀!”卢氏瞧房遗玉根本没受到教训的模样,摇头苦笑:“这话若是被你爹听见,免不了再受一番惩戒。”
  “嘿嘿!”房遗玉讨好笑道:“娘你最好了,肯定不会告知爹爹,哪忍心让女儿再受这皮肉之苦啊!”
  卢氏轻哼一声:“你这臭丫头,如今受陛下宠信,谁也治不了你,让你爹管教一番,也并非坏事。”
  卢氏的嘴上虽这般说着,却没什么行动。
  次日一早,房遗玉的屁股仍旧疼的很,可也不得不去上任。
  今日可是科学院开张的日子,房遗玉可不想第一天就旷工不去,给麾下那些老匠师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然而似乎房遗玉即便没旷工,也没给别人留下什么好印象。
  对少府监中的匠师而言,因为马铁与印刷术,令房遗玉在少府监威望不小,他们对房遗玉自也是热情的很,然而武器监和工部的人,态度就不怎么友好了。
  他们都是些年过半百的汉子,锻铁技术极为精湛,于整个大唐都是能排上号的人物。
  先前在武器监和工部,都是些小部门的领导,如今却被房遗玉这么一个黄毛丫头骑在头上,心中那滋味自是不好受。
  房遗玉也不觉意外,会心一笑,将众人态度看在眼种,谁对她表露了善意,谁对她露出了不善之色,她全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房遗玉先命少府监之人回少府监帮忙,以便尽早印出各地书馆所需之书籍,工部之人暂有手头事物尚未交接,房遗玉也命他们回去了。
  众人领命去后,科学院中只剩十几位武器监之人。房遗玉发现他们似乎以一个叫闻人瑜的老爷子马首是瞻,故而心生定计,擒贼先擒王,只要能先将闻人瑜收服,旁人自也会对她死心塌地。
  “你就是闻人瑜?我听过你!”房遗玉微微点头:“听说你手上功夫还凑合,还行!”
  闻人瑜年过花甲,须发发白,许是因时常打铁之故,身体看着格外壮硕,精神头完全不像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他早年间便已是大隋有名的铁匠,锻铁技术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