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现实世界里的霍格沃茨 > 第六章真理之门

  “巫师之心,一半的世界权柄究竟可不可以让真理之门帮忙造人了?”卫子楚目光炯炯地看向巫师之心。
  迎着卫子楚的目光,巫师之心有些复杂,他没想到会有人不贪婪世界之主的权柄。
  世界之主权柄是什么?
  那是无上的权力,这一个世界里的人和物,他可以让所有的人和物匍匐在他的面前,舔他的鞋面,甚至可以让植物折断自己树干,丢掉生命,向他弯腰致敬。
  世界之主权柄可以主宰所有生物的命运。
  要是卫子楚乐意,他可以让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女跪着舔他的丁丁,祈求他的宠幸。虽然这个新生的魔法世界古兰迦还没有人类这一种生物,但并不妨碍卫子楚有这个能力。
  现在卫子楚要干什么?要把这样的能力分出去一半?
  作为相处了几十年的伙计,巫师之心知道卫子楚要不是要留着一半的权柄以防自己的心血被人所掌控,恐怕卫子楚一定会把所有的权柄都交换出去。
  《权力的游戏》十年的探索,《哈利波特》世界十二年的学习,《魔法师学徒》世界三十年的研究,漫威世界二十年的魔法体系整理,巫师之心见识了卫子楚的稚嫩,也见识了他的成长,更见识了他作为一个巫师该有的风范,执着与智慧。
  巫师之心怎么会不了解卫子楚的一举一动的深意?
  卫子楚是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像个疯子,和它曾经见识的那些顶尖巫师一样,偏执和疯狂。
  但正是因为有偏执的本质,才有可能达到巫师的顶尖层次。
  卫子楚有着这个潜质。
  这一次,为了重建巫师文明,卫子楚同样偏执和疯狂,只要能够对重建巫师文明有帮助,他丝毫不在意付出一切能付出的东西。
  巫师之心明白卫子楚的心思,也感动卫子楚对它的使命的认可。卫子楚做这么多,不为什么,只为了帮助巫师之心它完成使命罢了。
  虽然卫子楚是巫师之心选择的巫师文明继承人,但是它知道,卫子楚并没有责任一定要负责重建巫师文明,卫子楚可以拒绝这一个要求,巫师之心并不会对他有什么处罚。
  现在卫子楚一点也不反抗,选择承担起这个责任,不为了其他,是为了帮助自己的老伙计巫师之心罢了。
  想到这里,巫师之心沉重地闪烁了一下七彩光芒。
  仿佛灵魂突然震动了一下,天空之中轰隆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光门,一道道符文在门上流转,每一道流光像是一个个看不透的奥义,吸引着卫子楚所有的目光。
  神秘与伟大,威严与神圣。
  那是卫子楚对真理之门的第一印象,庞大的威压和灵魂的颤栗,让他这个桀骜不驯的大魔导师都忍不住收起了自负的心,在真理之门前微微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真理之门上有一个图案是Thetreeoflife,意思是赐予生命之树,其最下端的圆轮内标“Adonai”,即为“天主”,其下十片羽翼,代表造物主用以彰显自己的十个溢出阶段或十种大能(称Sefira,复数型为Sefirot或Sephiroth),每一个Sefira代表造物主的一个方面,依序为:
  至高冠冕(Kether),
  慧(Chhokmah),
  智(Binah),
  爱(Chesed),
  大能(Geburah),
  美(Tiphareth),
  永恒(Netsah),
  荣光(Hod),
  基盘(Yesod)
  及王国(Malkuth)。
  其上的十个圆轮,有的标“Eloah”或标示“Elohim”,其意皆指上帝,又指造物主。此十圆轮亦代表十个Sefira,若仔细观看,可以发现每一杈枝上亦标有“Sefirot”或“Sephiroth”。
  右边又有一个被金光裹住的图案,卫子楚睁大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但是下一刻,一道光芒立刻刺痛了他的眼睛,连他的灵魂灼烧了一丝,痛得他忍不住捂眼痛哼了起来。
  卫子楚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巫师之心那么害怕他接触真理之门。
  在实力没有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贸然地探索更伟大的存在,那不是智慧的体现,而是愚蠢的象征。
  神威如狱,凡人不可直视,更别提比神明还要神圣和伟大的真理之门了,哪怕卫子楚已经是大魔导师,但在真理之门这样说不出概念的存在面前,他就好比一个蝼蚁的存在,对抗着一个巨人。
  不,或许对真理之门来说,卫子楚的存在比蝼蚁还要渺小,几乎微不可见。
  卫子楚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估计都是巫师之心的庇护了。
  一下子,卫子楚就明白了巫师之心的苦心,也知道了巫师之心对他的关照。
  “老伙计,谢谢了。”卫子楚缓过神,心有余悸,感激地深深看了一眼空中漂浮着的巫师之心,心底暗暗地说了一句。
  “真理,永存。”
  “万物皆有定价!”
  下一刻,一道毫光从真理之门弹射了出来,射进卫子楚的脑海,传来了一个讯息,意思就是询问他想要得到什么,又能付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