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现实世界里的霍格沃茨 > 第二十七章心软的卫子楚

  三十三具难民们的尸体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脸色僵硬发青,彻底是死绝了。
  卫子楚看了看这结果,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顿了顿魔杖,黑暗的力量立刻像烟雾一样收缩回地下,像是没出现过一样。
  而随着卫子楚魔杖不断顿地的动作,地面裂开了一道道裂缝,就像巨兽的大嘴,将三十多具尸体吞噬了进去。
  在地面复原的力量下,彻底将暴徒们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痕迹碾碎成肉泥,再也找不到一点他们曾经活过的痕迹。
  听到地面震动的声音停止,许久马蒂尼和班娜两个小丫头才从塔姆的怀里探出了头。
  马蒂尼和班娜两个也是聪明懂事的小丫头,知道卫子楚他在惩治坏蛋,不想让她们看到血腥的一幕,她们就乖乖地藏在塔姆的怀里不出来。
  打量着四周,废墟依旧是凌乱的残垣断壁,枯枝败叶到处都是,却见不到任何一个暴徒的身影,仿佛刚刚那些迫害她们的暴徒并不存在一样。
  马蒂尼和班娜奇怪地张了张嘴巴,那惊讶的小嘴看起来煞是可爱。
  小丫头们可能看不到卫子楚大发神威的场面,但是塔姆却全程看到了魔法的神奇,那吞噬人的黑雾和裂开的地面,简直就是食人巨兽,普通人在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一脸温和的华夏人面前,就像小孩一样脆弱,随手可灭。
  塔姆张大的嘴巴,眼里满是震惊。
  巫师,都这么恐怖的吗?
  这一刻,塔姆完全相信了卫子楚是魔法校长的事实,并且眼里充满了狂热的崇拜,脸上带着疯狂的神色。
  这大概是只有天主才能拥有的力量吧?
  要是卫子楚放弃巫师之路选择香火成神的话,不用多费工夫,他会立刻获得狂信徒一枚。
  “爸爸!”扫视了一圈的班娜看到了远处静静躺在地上的父亲切斯特,慌忙地跑了过去,焦急地呼唤起来。
  一声声的呼唤,切斯特毫无动静。
  他的胸膛轻微地起伏,出气多入气少,切斯特离死不远了。
  “爸爸,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班娜一下子哭了,轻轻地摇晃着父亲切斯特的手臂,悲痛地呼喊,想要将她的父亲喊醒一样。
  塔姆也拉着马蒂尼的手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一动也不动的切斯特,眼里闪过一丝悲痛,切斯特为了给他们争取时间,他怎么会不感动?
  相处了两年,切斯特已经是他最好的朋友和伙伴,切斯特的死,塔姆同样伤心,只是他是男人,更是成年人,他不能像班娜那样哭出起来。
  他的悲痛只能深藏在心底,像受伤的孤狼,独自舔着伤口疗伤。
  因为所有成熟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表现。
  他们坚强只会是给外人看到,独处的时候,他们其实都是脆弱的男人。
  “班娜,你的父亲已经走了。”塔姆缓缓地摇了摇头,蹲了下去,想要抱住班娜安慰她。
  但是班娜却甩开了他安慰的手,扑到了卫子楚身上,抱住他的大腿,带着泪水祈求道。
  “校长,你是我们的校长对吗?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父亲。”
  “校长,班娜求你,救救我的父亲吧。班娜一定会听你的话,好好上学的。呜呜,校长,救救我的父亲吧。”
  卫子楚愣了愣,实在意外小丫头班娜会知道他有救人的手段。
  不过也再次说明了班娜的聪明。
  只是,班娜的要求让他很为难,因为他不是圣人,也不是救世主,会见一个人就救一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了,以他的能力也就是救都救不过来。
  他是巫师,巫师除了追求真理,更多的时候和真理之门一样,秉承着等价交换的原则。
  虽然他想收班娜为亲传弟子,但他并没有责任让亲传弟子的亲属也起死回生,拥有第二次生命。
  班娜想让他救她的父亲,可以,用相应的物品或者知识来交换,卫子楚绝对不会吝啬出手。
  卫子楚的迟疑,终于让塔姆这个成年人反应了过来,看出了他有办法救活老友切斯特。
  塔姆看着卫子楚那严肃的脸色,心里咬了咬牙,“嘭”的一下,向卫子楚跪了下去。
  “校长大人,请您救救切斯特吧。”
  “班娜只有他一个亲人了,我愿意替他承担一切代价。”
  “校长。”班娜也同时紧紧抱着卫子楚的大腿,高高地抬起了头,张着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哀求着他。
  班娜原本可爱的脸在泪水和鼻涕的混合下,早变成了一只大花猫,看着人只想发笑。
  一旁的马蒂尼想了想,也慢慢地走了上来,拿可爱的小脸蹭了蹭卫子楚的大腿,然后抬起头,用湛蓝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像极了一只撒娇的小猫。
  卫子楚满头黑线,这个小丫头哪里学来的撒娇本事,卖萌就有用了?
  还别说,真的有用。
  兴许是班娜的悲伤太过浓郁,卫子楚肩膀上的两只猫头鹰也被感染了,对着他咕咕咕地叫了起来,像是给班娜求情一样。
  猫头鹰们可还记得这个小人类是帮过它们的,要不是这个小人类帮它们说了句好话,估计它们现在也不能安稳地站在这里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懂得知恩回报的猫头鹰才是好猫头鹰。
  猫头鹰们可是牢牢记得鹰妈妈的教诲。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卫子楚看着肩膀上的猫头鹰们哭笑不得,我家的猫头鹰怕不是假冒的吧?胳膊往外拐呀。
  “好了,我有说过见死不救吗?”卫子楚心里叹了一口气,不满地说了一句。
  地下躺着的这个男人并没有死透,想要救活他对卫子楚来说并不是一件什么很难的事情。
  卫子楚只是不甘等价交换的原则被打破罢了。
  巫师就是巫师,要是原则可以随随便便打破,注定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会崎岖不已,并且有可能走不远的。
  真理就是真理,容不得下任何一个妥协。
  但卫子楚心软了,因为巫师也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