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现实世界里的霍格沃茨 > 第十七章活着回来的父亲

  “切斯特,不要杀它们。”
  就在马蒂尼和班娜在沉思的时候,外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声音是压低了嗓子喊出来的,像是唯恐什么人听到一样。
  “切斯特,它们是霍格沃茨的猫头鹰,是给班娜和马蒂尼送通知书的信使。”
  “切斯特,你明白吗,班娜和马蒂尼可以上学了。这是唯一一次改变她们命运的机会。你要是把魔法学校的信使杀了,你会受到惩罚的,班娜和马蒂尼也会被你拖累!”
  马蒂尼的父亲塔姆扯着班娜的父亲切斯特的手臂,企图像劝阻他不要做傻事。
  切斯特的手中,正是霍格沃茨的两只信使,一黑一白的两只猫头鹰,正被切斯特捏在手里,发出一阵阵哀鸣。
  此刻猫头鹰们心情是悲凉的,我他喵的就是送封信,怎么就要被拔毛下锅了。呜呜,妈妈救我。
  “塔姆,没有霍格沃茨,没有魔法学校。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切斯特怎么都不肯相信会有霍格沃茨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在战争没发生前,他们一家也曾去看过这个米国电影,以前他曾对班娜说,她的小天使以后也一定会是个美丽的巫师。
  时光荏苒,这个他们一家曾经称赞的电影所在的国家毁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希望,甚至带走了他最爱的妻子。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去看这个帝国主义的邪恶电影。他们为这部电影贡献了票房,但是这个国家却用他们贡献的钞票制造枪支炮弹对付他们。
  我就是一个大蠢蛋,一个超级大的蠢蛋。切斯特心里懊悔自己做过的这个愚蠢的事。
  切斯特痛恨一切和霸权国家有关的东西。
  “是爸爸,爸爸回来了。”屋内,班娜听到了外面自己父亲的声音,立刻惊呼了一声,挣扎地就要爬起来。
  马蒂尼同样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眼睛也亮了一下,和班娜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推开破了一般的房门,走了出去。
  头顶上是露风的天花板,很早之前就被一发炮弹集中,屋顶塌了一半,一大片月光可以从缺口的天花板照进来,将地面照的茭白。
  马蒂尼和班娜刚推开房门,就看到了门外拉扯着的父亲切斯特和塔姆。
  细心的班娜发现,自己父亲切斯特的手里拽着两只可爱的猫头鹰,羽毛整洁,线条流畅,两只亮圆圆的眼睛充满了智慧的光芒。
  班娜发现两只猫头鹰正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好像是在哀求她一样。
  马蒂尼则看到了后边的父亲塔姆手里紧紧捏着两个信封,似乎是两封信。
  年纪尚幼的马蒂尼和班娜疑惑地对视,不明白两个大人在做什么。
  切斯特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班娜,整个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瘦弱的身体仿佛都在这一刻充满了力量一样,惊喜地叫了起来。
  “班娜,你醒了?太好。”
  “看爸爸找到了什么?吃的,肉食,还是两只,你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马蒂尼的父亲塔姆却没那么多惊喜,看到切斯特就要宰了猫头鹰,急了,跑了过来,焦急地说道。
  “班娜,别听你爸爸的,不能吃,不能吃,那是你们学校的信使,不能吃。”
  “你看,在这,信在这。”
  塔姆唯恐班娜不相信,急忙扬了扬手里的信封,从里面抽出信笺,摊开给班娜看。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你们可以上学了,你们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塔姆,我说了多少次了,那是假的!假的!”
  “没有霍格沃茨,没有魔法学校,现实世界是不可能有魔法学校的!”
  “塔姆,我的女儿快要饿死了,她需要吃的,需要肉食!”
  “你懂了吗?!!”
  切斯特看到塔姆还继续这样“蒙骗”自己的女儿,痴人做梦地以为真的有魔法学校,顿时就怒了,生气地朝他咆哮起来。
  “不!切斯特。”塔姆同样用咆哮回应,两手捂脸,整个人瘫跪在地上,泪水止不住地从他眼眶里顺着手指缝流了下来。
  “切斯特,这是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大马士ge现在已经是一个地狱,班娜和马蒂尼她们不应该生活在这里。要是有学校愿意录取她们,那就是她们活下来的唯一希望,那就是她们唯一的天堂。”
  “我们应该怀抱希望,真的要怀抱希望。不然我们要怎么坚持下去。”
  “现在她们可以上学了,你连她们唯一的希望都要剥夺吗?”
  “你真的要亲手把她们送下地狱吗?”
  “切斯特,松手吧,放过这两只可怜的猫头鹰。”
  “班娜和马蒂尼她们应该生活在天堂里。”
  塔姆悲痛欲绝,无声地哽咽起来。
  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个本应该养家糊口的大男人,却瘫坐在这个死寂的废墟里,束手无策。
  泪水不是唯一能解决他现在痛苦处境的办法,但却是他唯一一个能宣泄他情绪的手段。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